顶点小说网 > 漫威魔法事件簿 > 第一千六百二十五章 卡玛泰姬·凡人的损伤

第一千六百二十五章 卡玛泰姬·凡人的损伤

小说:漫威魔法事件簿作者:别语愁难听字数:2000更新时间 : 2024-02-28 16:28:15
  散发着污秽光芒的汹涌浪潮里,炽热的恒星以超出想象的急速运动,但在这个并不具备矢量和引力的维度里,所谓的运动也只不过是一种主观感受。这颗灵能恒星周围并没有物质宇宙的重力井,可并不具备实体的以太灵体还是不由自主地朝着这颗灵能恒星靠近,然后被烧成飞灰还原成最原始的、最纯粹的以太能量。

  汹涌的以太浪潮充斥着卡玛泰姬的每一寸空气,就连最简单的、探索命运的预言咒术也要花费远比之前更多专注、更多能量才能施展,而充斥着无序的火焰与雷霆则强大到几乎失控。秘法师们原本还想探究这种情况的成因,但探入以太之海的第二视觉仅仅是短暂触碰灵能恒星光晕的边缘,大脑就可能遭受生理性创伤。

  这是一种自然灵能现象,能够引发这种自然现象的人历史上极少存在,卡玛泰姬历史上也只有阿戈摩托、梅林以及现任至尊法师能够引发这种灵能潮汐,那代表着这个具备灵能天赋的个体并不需要肉体来维持生命,所谓肉体只不过是束缚灵能的载体,呼风唤雨、移山填海对于这样的人来说只不过是举手之劳——然而更令莫度感到脊背发凉的,是他根本没能用自己的第六感找到以太之海中至尊法师存在的痕迹。这并非一般意义上的不存在,或者数学意义上的空集,而是彻底的不存在,就好像是被以太浪潮吞没,卷入海底深渊那般不见踪影,从概念上彻底消失。

  “我们要不要请尊者出来,现在看起来没人能抵挡他。”

  一名年轻的秘法师小声嘀咕,但莫度装作没听见的样子,抹干眼角的血。在其他秘法师的帮助下,他勉强克服恶心感吞下灵药,让他受损的第六感恢复了许多。由于有许多强大但却极具危险性的消耗品被收藏在地牢里,而地牢则由皇帝的一名禁卫军和世代看守地牢的族群看守,莫度无法让这些年轻的秘法师独自前往那里拿走必需品。幸运的是,卡玛泰姬永远处于战备状态,几乎所有秘法师都接受过使用法器的训练。

  “服用依格萨尔灵药,加入密仪。”

  他拔出背上的龙牙剑,这把由至尊法师锻造的剑刚一出鞘就散发着磅礴的热量,烧得人头发卷曲。他没有告诉这些秘法师,所谓的依格萨尔灵药其中一种成分,其实是由食尸鬼族群使用人类脑髓制造的,至尊法师将那些收缴的战利品制成灵药,避免了浪费。卡玛泰姬有许多秘密,莫度并不认为自己知晓全部,但他能够理解至尊法师的做法,这种行为算不出触犯禁忌,只能称得上学术研究。

  作为卡玛泰姬的总教习,莫度男爵并不会只依靠两个密仪来阻挡皇帝的脚步,他所涉猎的知识并不局限于此。他深知自己那位同门的强大已经超出了常人想象的范畴,无论多么强大的灵能屏障总会有陷落的时候,卡玛泰姬的大部门有生力量又都被抽调至月球暗面,驻扎在维度间隙的秘法师又站在了皇帝这边,莫度必须使用一切可以使用的手段。

  但他绝对不会使用污秽的奥术来攻击背叛的同门。

  在他看来,旺达·马克西莫夫使用黑魔法攻击维持密仪的秘法师,完全能够说明皇帝已经涉足卡玛泰姬的禁忌,可以肯定她是在某些人的指示下才会使用这样的巫术,而她之所以能够学会这样的巫术,必然是因为教导她奥术秘法之人的亲身传授。无论皇帝有什么理由,使用这样污秽的力量就将被判为有罪。莫度早已决心抛开一切杂念,抛开所有情谊,发誓击杀染指污秽魔法的背叛者,但亲眼目睹曾经的同门涉足黑暗魔法,还是令他无比心痛。

  “如果他闯进来,我们就向他发起攻击。”

  他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命令自己的学徒将几面绯红色的椭圆全身镜以特定角度安置在庭院大门附近。他发过誓,绝对不会使用污秽的奥术来攻击敌人,但他知道自己绝对没有能力与曾经的同门正面对抗,因此他必须让后者远离这片战场,为他寻找到至尊法师的灵魂争取时间。他深吸一口气,一只手在空中描绘出遍布符文的护盾。

  苦行僧们仍然念诵着咒文,他们并不知晓这里发生了什么事,莫度也没有向他们解释的打算。

  “做好准备,我们今天可能会死在这里。”

  如果要问一名身经百战、身手敏捷的指战员最讨厌的事是什么,那肯定是有上级指挥官接手自己的指挥权,尤其是上级就站在自己身旁、将正常行动进行扁平化管理的时候。可第一机密团高级军士松了口气,因为即便是名义(事实上也是)南斯拉夫联邦、不朽之城最高军事指挥官站在身旁,皇帝也没有对他安排室内特种作战等细节指手画脚,这让军士非常高兴(哪怕他只盯着皇帝的胸甲也得将战术目镜调整为衍射模式,要不然他的视网膜准得灼伤)。但遇到一位内行的上级真的是一件非常值得高兴的事,而且第一机密团的行动可不会受到任何政治因素影响,他可以自由发挥自己的战术规划。

  但是现在他后悔了。

  第一机密团不是没有参与过追捕灵能者的任务,但绝大多数攻克作战都是由卡玛泰姬秘法师和基因改造战士完成,并且那些灵能者的整体水平也比不上卡玛泰姬这些专业巫师。因此,即便总部告知了这次行动的风险,高级军士仍然以为自己见到的、能够抵御远程火箭弹和精确制导炸弹的屏障已经是最强大的灵能法术了。

  即便塔季扬娜以及其他战斗姐妹以狂风暴雨般的攻势冲向那名秘法师,后者依旧仍游刃有余地向第一机密团士兵和战斗姐妹展开反击——高级军士从来没有见过有人能从肺里咳出那么多海水,更何况这里是高原,这是他第一次在陆地上见到窒息而死的人——他没有时间和精力去哀悼那名突然死去的士兵,因为更恐怖的还在后面。由于秘法师阻挡实体弹药的能力,战斗姐妹选择用狂热的贴身肉搏去解决问题,队伍中的精确射手只能在狙杀烟雾怪物的时候,抽空朝着秘法师开上几枪。

  炽热的激光擦过秘法师的手臂,原本围绕着秘法师运行、阻挡塔季扬娜挥舞的剑刃的护盾顿时化为四散的火花。那名秘法师愤怒地看向敞开的大门,看向庭院掩体后方的精确射手。没等那名神枪手炫耀自己这一枪的精准,高级军士就见证了自己队伍中的精确射手的末路。

  本该命中一头烟雾怪兽的激光偏离原本的轨迹命中房梁,精确射手包裹在全环境作战服中的肢体开始以常人无法做到的角度扭曲,浑身上下发出清脆的咔咔声。眨眼之间,精确射手整个身体就向后蜷曲,手臂与腿则朝着反方向掰扯,整个身躯被无形的力量硬生生捏成紧密的圆球。正在接受军医治疗的Caveira甚至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就看到站在掩体后面的精确射手死于非命,这种恐怖远比从天而降的火焰、凭空出现的高压雷霆甚至是鬼魂般的烟雾怪兽都更加令人感到恐惧。

  哪怕是经历过多场战争的军医也没法接受眼前的景象。

  他快速结束Caveira的伤口包扎,甚至还没依照规定更换橡胶手套,就和高级军士一起冲到那名精确射手身旁,快速手动剥离全环境作战服的防弹防爆装甲,用臂甲上的微型单分子锯切开作战服和外骨骼支架,将精确射手的肢体拖了出来。仿佛正在拆开一个柔软包裹,类似宇航员与飞行员加压服的柔性材料挤压着伤口,避免大量出血。当作战服被切开时大量鲜血从切口里涌了出来,森森断骨刺穿皮肤与肌肉完全暴露在空气中,原本受到挤压的血管也开始喷涌鲜血,贱得军医浑身都是。

  “他已经休克了!”军医焦急地大喊。

  Caveira也过来帮忙,她虽然受了伤,但在止痛剂的作用下她仍然能帮忙扎起止血带。军医的臂甲中弹出一根针,他小心摸索着伤员折断的肋骨,然后在医疗无人机的快速扫描指引下,缓慢地将这根长长的针刺进中心静脉导管,将去甲肾上腺素注射了进去。幸运的是,不朽之城的医疗科技极其强大,身为一名军医,他能够接触并学习到许多先进设备的使用。

  “急救血浆还在后面的医疗装甲车上,我们得赶紧把他搬过去,让自动手术机进行急救。小心一些,他的脊椎已经断了。”军医关闭近心端上自动止血带的伺服器。他能做的并不多,最多只能在诊疗无人机的协助下用针刺电刀灼烧几个肺部和脾脏出血点。但这并没有什么作用,因为这些出血点之所以出现,完全是被暴力折断的肋骨骨片划伤,军医能做的就只有紧急止血,让伤员支撑到得到救治而已。“我会准备AED,但我不确定他能否活下来。我只能希望他的内出血没有那么严重。”

  半神般的巨人冲向闪烁着火花的护盾,禁卫军阿蒙将大戟举过头顶,卷起一阵钢铁风暴。堵塞通道的塞拉芬之盾被锋刃劈开,包裹在装甲里的拳头轰开内层的拉格伽多尔之环,将一名试图冲上来攻击皇帝的秘法师撞了出去,与此同时一道雷霆毫无威胁地从他的装甲上滑开,落到地面上烧焦了一块地砖。禁卫军对这些仍然保持敌对的秘法师没有丝毫留手,那名被阿蒙击飞的秘法师此刻正倒在地上痛苦地嚎叫,后者的手臂和脊椎。如烂泥般瘫软。

  皇帝与禁卫军组成的攻击矛头如同一列高速行驶的列车车头,秘法师们发现自己根本无法汲取更多灵能来强化护盾或者攻击,根本不需要皇帝挥剑,炽热的剑身足以逼退意图敌对的秘法师。他们冲上第七枢纽的阶梯,看也不看那些受伤的秘法师。皇帝的声音如同雷霆般炸开了第七枢纽的大门,深红色的全身镜反射出辉光,笼罩了他与两名禁卫军。然而皇帝的目光紧紧锁定在那些苦行僧身上。

  “莫度!你做了什么!”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99.cc。顶点小说网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biquge99.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