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神话版三国 > 第四千五百零五章 送剑

第四千五百零五章 送剑

小说:神话版三国作者:坟土荒草字数:2000更新时间 : 2024-04-12 08:38:26
很多时候,听起来像是假的消息和看起来像是假的物品,在越假的情况下,被判定出来是真货,都意味着极其离谱事件的发生。

        正如白起之前在宫内听到的那个用膝关节想一想就知道是流言一般的东西,堂堂韩信岂会被一个十岁的小鬼找到战阵之中破绽,你丫的看不起韩信,就是看不起我白起好吧,我们两人一档!

        就跟辱苏的本质就是辱美一样,韩信被爆杀了,那只能说明公认和韩信同一档的军神们也就这个水平了,所以白起一直当乐子听,结果你现在告诉我这是真的,你开什么玩笑?

        “放水放的自己忘乎所以了?”白起正襟危坐,带着几分痛心疾首的神色道,“年轻,还是太年轻!”

        “不,没有放水,就是纸面上摆了阵型,然后没接触过这个东西的羊祜找到了破绽。”韩信很明显输的起,所以也没什么隐瞒,于是将之前李优带羊祜过来发生的事情都给叙述了一遍。

        “这样啊,那确实算得上天赋异禀了。”白起听完韩信的讲解差不多就明白怎么回事了,阵图只要摆出来就肯定有破绽,实际上白起自己摆的战线也是有破绽的,但有破绽不代表伱能抓住,很多时候,破绽这东西,只要抓不住,就不是破绽。

        韩信的阵图摆在皇甫嵩的面前,那几乎是铜墙铁壁一般的东西,但摆在白起面前,那就是随便就能找出来一堆可以利用的破绽的垃圾,问题在于阵图是阵图,活人是活人啊。

        “是的,天赋异禀,十岁有这样的眼光和决策,最起码说明确实是跳出了正常兵法的思路去思考问题,这很厉害。”韩信带着几分感慨说道,“兵法这种东西,最重要的一点在于跳出兵法的窠臼。”

        “说不定并没有你们想的那么优秀。”陈曦小心翼翼的打防疫针。

        武庙之中一辈子只打了一仗,还特么是败仗的,就只有羊祜了。

        至于为什么一辈子0胜率还能进武庙,那只能说意识到自己没有爪爪之后,羊祜开始搞灭吴战略,死后留下的平吴疏,这玩意儿俗称简单易懂,只要有手,按部就班,就能灭吴,然而问题在于我没有手,请其他有手的人员按照该计划书进行操作,我相信吴国会进行配合。

        上述的核心点在于,只要有手和吴国会主动配合,这两点相对比的话,其实正常人都知道后者才是逆天的关键。

        然而更逆天的在于,杜预和王濬拿着这玩意儿和吴国打的时候,吴国所有的反应就跟平吴疏的描述一模一样,以至于开战前最多觉得这玩意儿相当于透视挂,结果开战之后发现这玩意儿直接是剧本!

        过于夸张和离谱的表现,使得这三个家伙都因为灭吴入了武庙,故而一般俗称羊祜武庙保送班。

        故而陈曦从来不怀疑羊祜的天资,只要是蔡二小姐生的叫做羊祜的孩子,资质逆天一些,陈曦是完全能接受的,但陈曦需要谨慎的观察一下羊祜这孩子是不是还是跟历史上一样没有爪爪。

        毕竟这一世,羊祜见了陈曦也要叫一声姨夫的,过年还能从陈曦这边领点压岁钱,关系近了,有些事情要处理也好处理。

        结果韩信上来将羊祜捧到这个水平,陈曦多少有些慌,你说羊祜的脑子是军神的脑子我是信的,但你要说羊祜是天生的统帅……

        “怎么可能,我亲自鉴定过了,非常优秀。”韩信自信的开口说道,毕竟之前那话已经放出去了,当然不会吞回去了!

        “呃,武安君收拾的赵括,不也在谈及兵法的时候头头是道,甚至连马服君都自认辩驳不过吗?”陈曦努力暗示,虽说羊祜极其有自知之明,发现自己没有爪爪之后,绝对不搞事,但陈曦也找不到适合的类比对象,毕竟马谡这几年当参军当的挺好的,没有任何的问题。

        “问题是马服君说不过赵括,但马服君都说了自己儿子也就是嘴硬,我记得当时的原话好像是‘兵,死地也,而括易言之。使赵不将括即已,若必将之,破赵军者必括也’,事实也是如此。”韩信闻言随口回答道。

        “是的,马服君的原话就是这个。”白起点了点头说道,“实际上站在赵奢这个高度很多问题是一眼就能看出来的,赵括将兵家的事情想的太简单了,兵书这种东西,要看给他写一份!”

        说这话的时候,白起哈哈大笑,韩信也跟着哈哈大笑,这是实话,将兵书掌握的通透就以为超过他爹赵奢了?赵奢最有名的一战阏与之战,说白了就是撕兵书,乐乘和廉颇都是名将,都认为没救了,打不了,放弃吧,结果赵奢给整了一个狭路相逢勇者胜。

        兵书,兵书有屁用啊,你靠兵书辩驳胜过了你爹赵奢,可你爹当年的成名战绩是撕兵书啊!

        所有撕过兵书的名将都会有起码一个意识,那就是兵书这东西看看就行了,真将这个当规矩,这辈子的上限超不过写兵书的那个人。

        “羊祜不一样,他的目光和逻辑确实是跳出了兵书。”韩信赞叹道,“到底是不是靠兵书,对于我们这个层级的人一眼就能看出来,赵括那个水平马服君都能看出来,马服君距离我们两个,还有整整一个层次的差距,所以是靠自己的天赋,还是靠后天的学习,一览无余。”

        陈曦沉默了一会儿,确实,赵奢都能看出来的问题,白起和韩信不可能看不出来。

        “那万一这孩子天生和我一样军团指挥比较废物呢?”陈曦小心的试探着,这其实就差挑明羊祜没有爪爪这个事实了,但陈曦只是没想到羊祜没爪爪的程度比他离谱多了,那是先天不具备这部分基因表达形式。

        “这是问题吗?”韩信撇了撇嘴说道,“练一练就行了,那样的资质,就算一开始比较废,心态不好,再或者压力比较大什么的,都不是问题,胜利可以解决所有的问题,五十连胜,解决一切指挥问题,将校士卒自己就会执行命令,根本不需要你指挥。”

        “问题是五十连胜……”陈曦感觉自己喉咙梗了一口老血,你们别说的这么简单啊,这可是五十连胜,五十连胜都差不多该登天之阶了,皇甫嵩都攒不出来五十连胜好吧,这直接是人神屏障了!

        “很简单的,哪怕一开始输几场,但稍微练起来,将自身对于战局的判断能力和敌方战线的预读能力发挥出来,后面就会越打越容易的。”白起打断了陈曦的话,难是真的,但能做到的才是能走这条路的人,做不到的,连碰瓷都没资格好吧。

        “实际上只要不是指挥上存在什么天然的缺陷,有你现在的水平,出道不碰到少数几个人,基本就能从开始赢到最后。”韩信想了想说道,对于羊祜的资质,他还是非常乐观的,毕竟那眼光和判断确实是非常优秀,哪怕因为年岁而很是稚嫩,问题是如此稚嫩就有这水平,怕个屁啊!

        “哦哦哦,这样啊,那我回头让人好好带带。”陈曦在两大神佬的保证下安心了很多,看来没有手这点虽说严重影响发挥,但在神佬这个级别看来,只需要好好培养,还是能有救的,那就好,那就按照最高规格出将入相这个级别进行培养,再怎么自己也是羊祜大姨夫啊!

        “带带他?”韩信古怪的看着陈曦,“子川,你今天是不是没有睡醒,这种不需要带的,你忘了为什么你们那里有几个家伙开始研究投胎学了吗?你只需要给他打基础,剩下的靠他自己就行了。”

        孙乾、简雍、刘琰、糜竺几人以前主要投钱搞教育,以及各种乱七八糟的比赛,甚至因为郭凯的逆天表现,几个人有段时间狠狠的投了一笔钱搞棋类比赛,最后这群人全转到研究该怎么有效的投胎。

        没办法,人才是培养教育出来的,天才是生出来的。

        陈曦沉默了一会儿,确实,好像也就打打基础,李优带着就行了,兵家那些东西,李优是真的懂,只是李优的上限就在那里,不过就算如此,几十年的经验,打打基础还是能打好的。

        更何况李优的心思陈曦也清楚的很,那家伙这么多年一直都没有改变自己的想法,陈曦也懒得纠正了,考虑到诸葛亮其实没比陈曦小多少,李优的计划连展开的可能都没有,现在好不容易捞到了一个能在陈曦之后时代活跃的外孙,李优教的时候只会比诸葛亮的时候更细致。

        “那就这样吧,我先回了。”陈曦带着游煕剑对着两人抬手道,没办法,倒不是不能在这里混个饭,问题在于在场这两位面对各种外焦里生的玩意都能下口,陈曦实在不配一起吃啊。

        “啊,不留下一起吃烤肉吗?”白起插着一大块滋滋冒油的牛肉对着陈曦询问道,陈曦忙不迭的跑路了。

        “说起来,陈子川走了之后,我多少有些担心。”吃了几块肉之后,韩信突然开口说道。

        “我也是,不知道是不是哪句话说错了,很奇怪。”白起皱眉,他在陈曦走了之后,就生出了些许的感应,好像有什么麻烦沾染了上来。

        “那就没问题了,咱俩都有心血来潮,那反倒不是问题了,大概是陈子川那边出事了。”韩信嘿嘿一笑,白起闻言双眼一亮,对哦!

        怎么说呢,韩信和白起心血来潮的事情不是一件事,韩信是隐约察觉到了陈曦之前那番话之中暗示,而白起更多是因为即将踢到铁板而产生了些许感应。

        陈曦带着游煕剑直接出宫,也懒得回政院,然后出宫的时候发现黄滔在带队巡逻。

        “今年你又到长安来轮值了吗?”陈曦抬手对着那一队禁卫招呼了一下,黄滔秒刷新在了陈曦面前,然后陈曦带着好奇询问道。

        “啊,不是轮值来长安,是核清了军籍,我被太尉从扬州调回了长安,李御使派人给我将之前的宅院修缮了一下,我就带着全家从扬州回来了,现在在执金吾手下当军司马。”黄滔叹了口气。

        黄滔的军籍其实一直在禁军,当年去扬州的时候,也只是去参加婚礼,结果被李优拉了壮丁,一直钉在扬州,之前去恒河的时候,才算是将军籍的问题捋清了,后面等各层签字核查完毕之后,黄滔就又被调动回长安当禁卫军的军司马。

        连带着还将自己的老婆孩子全部带回来了,虽说在扬州有江刀吃,但能回国家政治军事经济中心的长安,那当然得回长安啊,更何况,黄滔在长安是有住的地方的,别说李优还派人给修缮了一下,就算没修缮,黄滔也会在查清军籍之后,第一时间回长安。

        “挺不错的,长安感觉如何?”陈曦对着黄滔询问道,他认识的中层将校其实不多,黄滔属于过于有特色,使得陈曦记忆深刻的那种。

        “除了生活必需品,其他的东西比扬州贵了一截。”黄滔带着几分感慨说道,“不过长安的东西除了贵,种类远多于扬州那边,甚至明明是海货,这边居然都能搞到一些我在扬州都见不到的东西。”

        “生活必需品能保证就可以了,其他的,只能按照市场调控了。”陈曦笑着说道,也没深入解释,“说起来刚好遇到你,相比于找个内气离体去送这个东西,还是你更合适了一些。”

        内气离体带着游煕剑过去,陈曦多少担心会引起对方的极端情绪,而且白起都说了,云梦泽那家伙应该是所谓的宾尸飨礼产生的邪物头领,虽说被白起震慑后没有在之后造成什么动乱,但对方到底还有多少这种邪物,谁也不知道,万一还有个几万,怎么办?

        宾尸飨礼的邪物组织起来可是有云气的,还是黄滔更合适一些。

        趴窝

        (本章完)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99.cc。顶点小说网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biquge99.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