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藏娇记事 > 第五百七十一章 高人

第五百七十一章 高人

小说:藏娇记事作者:木嬴字数:0更新时间 : 2021-12-05 23:49:20
  玉林香铺就在昌平街街尾,被煜国公府小厮一砸,这事很快就传遍了大街小巷,谋害季清宁的嫌疑人直指温珵。
  其他房没有害季清宁腹中胎儿的必要啊,人家要害也该害温珵和温玹,还轮不到季清宁和她肚子里的孩子,可温珵就不同了,季清宁出事,温玹必受打击,毕竟是为了季清宁能豁出命去的人,季清宁一死,他可能从此就一蹶不振了。
  那样就没人和他温珵争夺世子之位了。
  流言传的煞有其事,传到温珵耳中的时候,温珵气的双眸赤红,吓的屋子里的丫鬟小厮都担心他余毒未消,又又又毒发了。
  温珵气的把那张新的花梨木圆桌锤的稀巴烂,一口银牙没给咬碎掉,他不知道事情怎么就变成了现在这样。
  他当日鬼迷心窍,差点要了温玹的命,被温晏给打断,后面的事就完全失控了。
  不过短短几日,他就成了大家眼里比不上温玹,却又没有自知之明,嫉妒自己弟弟,怕被夺了爵位甚至不惜痛下杀手,心狠手辣的兄长!
  以前,所有人都向着他的!
  因为温玹骑了他的马,导致他坠马摔断了腿!
  屋内,季清宁歪在小榻上看书,温玹人在书房,外面小丫鬟端糕点进来道,“姑娘,国公夫人来了。”
  季清宁愣了下,赶紧把书放下,准备起身去迎接煜国公夫人。
  不过等她走到门口,煜国公夫人已经去了书房,显然,她是来找温玹的。
  不知道她找温玹何事,季清宁迈步过去。
  书房门没关,季清宁还未靠近,就听到煜国公夫人的说话声传来,她哽咽痛心道,“你们兄弟当真要为了个爵位自相残杀吗?”
  这话听得季清宁郁闷,哪来的自相残杀,温玹压根什么都没做,从头到尾都是温珵在蹦跶,只是他倒霉不知道她就是宁大夫,才在她面前班门弄斧,最后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这么冤枉的话,季清宁想听听温玹是怎么回答的,静默了好一会儿,温玹才开口,“他千不该万不该嫁祸清宁。”
  煜国公夫人无话可说,差点失手杀了温玹,还不知悔改,把错摁到季清宁头上,煜国公夫人也没法替温珵辩白,她不知道自己好端端一个儿子,怎么就变成了这样。
  平老夫人虽然宠温珵,但她不会教温珵用这些下作手段,她要真为了帮温珵争爵位不折手段,当初只要同意温玹入赘季家就成了,犯不着如此。
  煜国公夫人看着温玹,眼底满是乞求,“你二哥以前不这样的,腿断了两年,让他患得患失,才会如此,说到底是娘没管好他……。”
  煜国公夫人确实没怎么管教温珵,这一点煜国公府没人能反驳。
  但她不是不管,而是没机会。
  这也不是她替温珵说情的理由,温玹忍不住提醒她道,“祖母不总说您没把我管教好吗?”
  煜国公夫人呐呐,一时间没话反驳。
  温玹道,“这是我和二哥之间的事,娘还是少掺和为好。”
  季清宁在门外,听得嘴角抽抽,这话说的……煜国公夫人是他和温珵的亲娘,两个儿子都掐上了,做娘的能安心当个局外人在一旁磕着瓜子看热闹吗?
  “可……。”
  煜国公夫人还欲再说,被温玹打断道,“二哥颓废的症结不在我这儿,他太在乎外人的看法了。”
  不在乎别人说什么,就不会用苦肉计,不会嫁祸季清宁。
  不会因为别人猜熏香是他的算计,就气的摔东西,罚小厮,吃不下饭。
  这是温珵的性格使然,温玹帮不了他,他总不能拦着不让外面的人说话吧。
  煜国公夫人来之前还没想明白问题出在哪儿,温玹三两句话,她就通透了,她好像从来不了解珵儿,都是她生的,玹儿从来不在乎别人怎么看他,不论是她,还是国公爷,甚至是皇上。
  他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别人对他的影响甚微,更别提街上那些不相干的人了。
  可珵儿不一样,他从小就喜欢别人夸他,喜欢别人的奉承和巴结……
  煜国公夫人说不通温玹,她心底其实也不愿意委屈了温玹,没待一会儿就走了。
  季清宁不想和煜国公夫人打照面,就赶紧回屋了。
  小丫鬟不解道,“国公夫人为什么不去要求二少爷,而是来要求姑爷呢?”
  季清宁看了小丫鬟一眼道,“这事复杂着呢,都是国公夫人亲生的,因为显国公府和广阳侯府的关系,两个儿子分开养大,虽然平老夫人没有亏钱过二少爷什么,府里也从不缺他花用,但在做母亲的心底,陪伴才是最重要的,她心底始终觉得对二少爷有所亏欠。”
  “她和二少爷也远不及她和你家姑爷来的关系亲厚,她根本就不敢对二少爷提任何要求,怕更生分,就只能来找你家姑爷了。”
  煜国公夫人会瞪温玹,会训斥他,但她从不会瞪温珵,也不会训斥温珵。
  打是亲骂是爱,这话不无道理。
  小丫鬟听得似懂非懂,这时候,门外进来一丫鬟,福身道,“三少奶奶,二少爷求平老夫人让三少爷继承国公爷的爵位。”
  季清宁,“……???”
  季清宁疑惑之余,眉头拢成麻花。
  好一招釜底抽薪之计。
  现在街头巷尾都在说他温珵为了爵位要置温玹于死地,他干脆直接把煜国公府世子之位让给温玹以证清白,到时候流言自然不攻自破。
  计谋是好计谋,就是火候差了些,他温珵应该直接去找煜国公啊,找平老夫人,这摆明了诚心打了折扣。
  不过不论找谁,都不会让成功的,煜国公就算真有这心,也不可能这时候立温玹为世子,不然舆论就一边倒的砸向煜国公,是他一碗水端不平偏心温玹才导致他们兄弟相残了。
  温玹也听说了这事,走进来,季清宁看向他,笑道,“你二哥身边有高人。”
  这是在鄙视温珵的脑子想不出这样的釜底抽薪之计。
  温玹没接话,难道他要说季清宁猜准了吗?
  本来温珵是要出府的,在花园和大老爷碰上,说了几句话,温珵就去了知福堂。
  这主意谁给他出的,不言而喻。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99.cc。笔趣阁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biquge99.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