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春闺玉堂 > 019 宋锦绣番外之一

019 宋锦绣番外之一

小说:春闺玉堂作者:莫风流字数:0更新时间 : 2021-10-22 06:08:54
  “小姐。”花枝小心翼翼的从进了房间,心虚的回头看看朝宋锦绣眨眨眼睛,宋锦绣抬头撇了眼,问道,“怎么了,鬼鬼祟祟的。”
  花枝关了门走过去,挨着宋锦绣小声道:“奴婢刚刚去正院转了一圈,看到郭夫人来了。”
  “不是常来的吗。”宋锦绣接着翻书,看的津津有味,花枝就哎呀一声按着书嗔道,“我的好小姐,您是真不知道还是假不知道,郭夫人这是要给郭洪说亲事呢。”
  郭洪是郭大人的长孙,翻年十七岁,去岁刚刚中了举人,在京中颇有才名。
  “是吗。”宋锦绣这才有点动容,抬头望着花枝露出少女本该有的好奇心,“郭夫人打算给洪大哥说哪家的小姐,我们认识吗。”
  花枝恨不得翻白眼,她惊骇道:“您真不知道啊。”
  “我该知道?”宋锦绣见她不说就又重新翻书接着看。
  花枝急了,她自进府就跟着宋锦绣,宋锦绣的个性是看着温顺乖巧,实则是个有主意的,她若是觉得事情不重要,便随别人做主去,她是一概不反对的,可若是对什么事上心了在乎了,她就会固执的令人害怕。
  “郭家的人对您什么态度您还不知道吗。”花枝急着道,“自小您过去,那一回不是洪大爷照顾招待您的,有什么好完的,好吃的,洪大爷自己舍不得吃都巴巴的捧来送给您,您不还说洪大爷比大少爷对您还好嘛。”
  花枝话落,宋锦绣就沉了脸,直直的看着她:“你亲耳听到娘和郭夫人说这话了?”
  “不……不是。”花枝摆着手,“奴婢猜的。”其实也不是猜,明眼一看就知道了啊,这些年国郭夫人也没有藏着掖着,正好郭老夫人的孝前年也除了,如今说亲事刚刚好。
  宋锦绣抽了书,冷声道:“以后没有亲耳听到亲眼见到的事,不要乱猜乱说,这回就饶了你,下次再犯就给我跪院子里去。”
  “小姐。”花枝想要再说,可看宋锦绣的脸色她还是将话咽了下去,哦了一声,蔫了不敢说话。
  房间里安静下来,宋锦绣看了几页书还是停了下来。
  她和郭洪自小一起长大,郭洪性子温和处事得当,有时候比宋策还要更像她的兄长……娘也很喜欢郭洪!
  要是郭夫人真的和娘提这事儿,娘会不会同意?
  宋锦绣眉头轻轻皱了起来,她长的很像宋弈,精致的眉眼看着没脾气似的,即便不悦也叫人看着舒心。
  宋锦绣没动,又重新捧了书接着看,过了好一会儿正院的小丫头来请她去用午膳,宋锦绣才放了书收拾了一番过去,父亲致仕后不常出门,在家中不是和娘腻在房里说话,就是在书房里看书,两个人好像说不完的话,弄的她和宋策无事从来不去正院露面,实在受不住父亲那副被打扰后强装温和的表情。
  还是哥哥说的对,父亲是真的嫌弃他们的。
  宋锦绣叹了口气,却又忍不住嘴角溢出笑意来,嫁给父亲这样的人,大概是这世上所有女子的梦想吧。
  能被人捧着爱着呵护着,何其有幸。
  正院里很安静,想必郭夫人已经回去了,宋锦绣一进门采芩就迎了出来,笑着道:“给您镇着乌梅汤呢,奴婢给您端过来。”
  “谢谢芩姨。”宋锦绣笑着挽了采芩的胳膊,“爹爹在房里吗?”
  采芩明白她的意思,笑着摇头道:“郭大人那边似乎有点事,亲自来请老爷出门去了,估摸着要下午才能回来。”
  “知道了。”宋锦绣点点头随着采芩进了宴席室,一眼就看到玫红色的玫瑰床上斜歪着一个女子,穿着件银红色对襟褙子,半截湖绿的裙子懒散的散在地上,修长如葱段般的手指里捏着一张小像,画的很精致,清清雅雅的着了色,面容和歪在玫瑰床的女子如出一辙。
  “娘!”宋锦绣笑着走了过去,床上的女子很自然的将画收起来转头看她,宋锦绣脚步一顿,就看到女子神色慵懒,凤眼微挑,她立刻就想到了艳光四射那句话……宋锦绣暗暗叹气,就想到出去赴宴时,闺中女子私下里笑着埋怨她,问她这京中第一美人的名头她娘什么时候让出来。
  人家是年纪大了容色衰减,她娘倒好,这些年越来越美!
  “怎么了。”幼清拉着宋锦绣在自己身边坐下来,笑着道,“看着我发什么呆,有事和我说?”
  宋锦绣尴尬的咳嗽一声,温顺的笑道:“外面太热,一进来就觉得有些凉。”
  宋弈不让她在房里摆冰,所以宴席室并不凉,幼清挑眉看了眼宋锦绣,笑眯眯的颔首,拿怕给她擦了擦额头,柔声道:“给你们镇着乌梅汤,一会儿喝点解解暑。”又道,“一会儿就别回去了,在我这里歇了午觉,等太阳小些再回去。”
  宋锦绣偎着幼清撒娇道:“我好久没有和娘一起歇午觉了。”又咬着耳朵,“爹爹今儿终于肯出去了。”
  幼清噗嗤一声笑了起来,嗔道:“哪有这样说爹爹的,他出去是有事,你该想他在外头热不热,有没有吃好才对。”
  宋锦绣掩面而笑,一双大眼睛弯成了月牙。
  “娘。”宋锦绣靠在幼清身上,“哥哥整天这么看书也不成,眼睛都要熬坏的,要不然您给我找个嫂嫂吧,让嫂嫂管她!”她不敢说的太明显,但凡露出一点苗头,她那好似长了三个脑袋的娘一下子就会明白。
  幼清没说话,端了茶喝了一口笑着道:“你哥哥年纪小,这事儿不着急。娘还要再看看。”
  宋锦绣一听就高兴起来,长幼有序,宋策不定,娘不会把她给嫁了的。
  “娘也舍不得你们。”幼清放了茶盅摸了摸宋锦绣的头,“再在家待几年,陪陪娘好不好。”
  宋锦绣好像怕幼清会反悔似的,赶紧点头不迭:“我巴不得一辈子都这样,不要长大,赖在爹娘兄长跟前。”
  幼清只笑,点了点宋锦绣的额头。
  宋锦绣就明白了,她娘还是看出了她那点小心思,她就说她娘长了三个脑袋,宋锦绣叹了口气笑眯眯的接过采芩递来的乌梅汤喝着,不再提这件事。
  中午吃过饭宋锦绣刚梳洗陪着幼清上了床,就听到外头宋弈说话的声音,宋锦绣立刻就嘟了嘴委屈的看着幼清,幼清失笑拍了拍她道:“睡吧,你爹爹今天有事,估摸着会去书房。”
  果然,宋弈只在外面转了一圈就去了书房。
  宋锦绣笑了起来,抱着幼清踏踏实实的睡觉,下午醒来太阳已经柔和许多,她收拾回了自己房里,花枝还在门外等她,见着她急着道:“小姐,您问夫人了没有,她点头没有?!”
  宋锦绣就点着花枝的额头,笑道:“乱操心,忙你的去。”
  花枝愣住,想了好一会儿才听出宋锦绣的话外之音,顿时笑着跳起来道:“那我去和二表少爷说去。”话落就朝外头跑,可不等她出去就听身后宋锦绣气道,“你做什么去,给我回来。”
  花枝眨巴眨巴眼睛看着宋锦绣:“奴婢去和二表少爷说一声,您放心奴婢知道他在哪里。”顿了顿又道,“他每天早上回去医馆,中午回家陪大舅太太用膳,申正就会再去医馆,这会儿他肯定已经在医馆了。”
  “你说这些做什么。”宋锦绣把花枝拉进去,压着声音道,“你当你聪明还是怎么着,给我老实待在家里哪里都不准去。”
  花枝哦了一声,想到薛茂的样子又看看宋锦绣,实在是不明白,她是看出薛茂对宋锦绣的爱护和情意,也看出宋锦绣对薛茂的心思,可是两个人平日里是从来不联系也不见面的,就算是过去窜门碰上了也不过寻常几句话。
  怎么就和说书的不一样呢!
  “不要觉着我宠着你,你就无法无天了。”宋锦绣不高兴,沉了脸道,“若你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来,我一样能打杀了你。”
  花枝知道宋锦绣不会真的打杀,但是把她送出去还是会的,想到这里花枝跪了下来红了眼睛道:“小姐,奴婢只是着急,二表少爷年纪也不小了,这事儿要是你们都不提,就算夫人不给你定亲事,姑老太太还有大舅夫人也会给他定的,他可是薛氏的长房长孙啊。”
  “你不用说了。”宋锦绣道,“事有可为不可为,我再有意也不会违背纲常!”
  花枝没有说话,只觉得宋锦绣太苦了。
  “我的婚事爹娘会做主,他们不会害我。”宋锦绣在书桌前坐下来写大字,“他们若给我定二表哥,那是我们的福气,他们若不给我定,那也定然是二表哥和我并不合适,我年纪小没有他们考虑的周全,所以不能给他们添乱。”
  “是奴婢多嘴了。”花枝点点头,哽咽的道,“以后这事儿奴婢再不会胡说了。”
  宋锦绣颔首轻声道:“你去吧,我一个人待一会儿。”
  花枝起身出了门,刚走到门口又转了回来,倚在门扉上回道:“小姐,郭大爷给您送葡萄来了,说是西域进贡的,圣上赏下来的。”
  宋锦绣自小喜欢吃葡萄,所以宋府每年葡萄上市的时候都会存买许多,吃不完就晒成干,或是做果脯给宋锦绣留着。
  “知道了。”宋锦绣颔首没有多说,花枝就没有再说什么,等到了晚上,宋锦绣房里就摆了好几筐的葡萄,有郭家送来的,单家送来的,还有薛府那边来的,宫里赏给他们宋府的,圣上单独给宋锦绣的,甚至于祝皇后也让人送了一筐子来。
  都是西域来的葡萄,也都是从宫里赏出来的,可送来的人不同,心意自然也是不同的。
  “奴婢赶紧弄出来明天开始晾晒。”花枝很有经验,带着丫头们收拾葡萄,“每年都是这样,奴婢算着过几天应该还有一批来的,”
  宋锦绣笑了起来,摘了一颗放在嘴里,牙齿一碰甜甜的汁液便溶在口中,她指着其中一筐道:“把圣上和皇后娘娘给的留着吃,其它的都晾晒了!”又道,“过几天我去宫里陪娘娘说说话。”
  花枝点着头带着三两下将葡萄搬出去,宋锦绣吃了半盘子有些撑就净手到院子里散步消食,走了半个时辰,等回来的时候就看到院子里摆了几个新架子,她一愣奇怪的看着婆子:“哪里来的?”
  “是二表少爷送来的,说家里的葡萄架子样式太老,他今年就找人定制了新式的,到时候摆在阴房里,出来的葡萄干效果会更好。”婆子说着,看着架子啧啧称奇。
  别人送葡萄,他送葡萄架子,宋锦绣笑容更浓颔首道:“夫人那边怎么说?!”
  “夫人让直接送您这里来让您定夺。”婆子笑道,“所以奴婢就般来了。”
  宋锦绣就没有再说,脚步轻快的回了房里。
  第二日郭洪又送了五筐子怀柔产的葡萄,他人没进来,只宋策捎了句话,说是这葡萄不心疼,多做些葡萄干,薛茂那边却送了两副中药来,什么都没说,宋锦绣却知道他是怕她贪嘴吃多了,让她养胃。
  两个人的东西都是过了幼清的手,幼清没拦着,宋锦绣就心安理得的收了。
  等葡萄干晒出来,宋锦绣拿小小的瓷碗装好了,让人送出去,一家都不落的还了礼,随后又得了许多的回礼,这么一来二去就到了七月七……
  宫中下了帖子,请宋锦绣去说话。
  宋锦绣找到幼清,幼清笑着道:“娘娘让你去,你就去,也不用拘谨,就跟往常一样就好。”宫中贵人少,只有太后和皇后,太后对小事向来放的开,而祝皇后性子活泼,她只求宋锦绣去闹一闹她好有些人气,若是拘谨了反而失了她请宋锦绣去的初衷。
  宋锦绣明白,所以每次去的时候都是有什么说什么,在礼数之内,她向来能让人舒服。
  “我知道了。”宋锦绣让花枝拿了件芙蓉面的褙子和一条桃粉的裙子来,“娘,这样穿行不行?”
  颜色不跳却也不失华贵,幼清颔首笑着道:“把皇后去岁给你的那支琉璃耳坠戴上,清清爽爽的,看着舒服!”
  宋锦绣笑着点头。
  ------题外话------
  掌门投票的事,谢谢大家的支持……其实一开始我是不知道,后来在群里看到大家在聊我才后知后觉的明白她们在说什么,好吧,我也算是两耳不闻窗外事的人了。
  不过,既然是投票是竞争,不管有没有福利,争取一下还是有必要的,所以我又开始很认真的求票了,哈哈哈哈哈。说起来有点功利啊,有求你们了就开始更番外,无求的时候就拖拖拉拉。
  总之吧,还空着的没有投的,记得挪过去点点鼠标啥的,成全一下我的虚荣心,感谢,鞠躬!
  大多时候我觉得我还是很真的,想什么说什么,不过说的话就有点糙,虚荣功利什么的就该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我还明晃晃的说了,不值得骄傲,应该接受鄙视。
  最后,感谢所有已投将投的读者们,即便没投我也感谢,因为你在看文。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99.cc。顶点小说网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biquge99.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