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锦衣 > 第五十八章:老鼠吃象

第五十八章:老鼠吃象

小说:锦衣作者:上山打老虎额字数:2921更新时间 : 2021-06-10 07:45:00
  宅院占地很大,这在平清坊这种穷人遍地的地方,倒是很少见。

  而在此时,却有一个东厂的档头,带着一群番子到了。

  东厂的档头,大致和张静一这百户官差不多的地位。

  不过依礼,锦衣卫比人矮一头,哪怕大家官职品级相同,张静一也要行个礼的。

  不过张静一并没有动。

  对方显得有些错愕。

  张静一随即道:“可是赵档头?”

  “正是,你是张百户?”

  “久仰,久仰。”

  赵档头拉下脸来,他当然也久仰张静一,宫里的人早就传了讯息来,这个张百户……平日别太招惹他,他的水很深。可是……也千万别和此人走近,东厂里有某些人不喜欢他。

  所以,他只敷衍的点点头:“动手吧。”

  “好,动手,依我之见,东段的墙角僻静,此时又是三更,我们可以架起梯子,先让一部分弟兄们偷偷潜入进去,除此之外……为了防止贼子逃窜,还需让弟兄们守住后门……这是建奴人的细作,定会藏匿利刃,为了防范于未然,我看应该调拨几个火铳手……”

  张静一这一路,可不是白来的,他搜肠刮肚地想了很多捉人的办法,虽然不知道这玩意有没有用,不过……

  不过的是……

  他却发现,赵档头压根就没有听他的话,而是大喇喇地走到了门前,拿起了门环。

  啪啪啪……门环敲击着门。

  卧槽……张静一的眼睛直了,还能这样操作?

  这是串门好嘛,哪里像拿贼?

  门……吱吱呀呀的开了,一个门房探出脑袋来。

  赵档头抬腿便是一脚,将这门房踹开。

  而后,他下头的番子们拔刀,大喝:“莫走了贼子!”

  呼啦一下,数十人便如潮水一般趁着夜色,杀入宅中。

  张静一:“……”

  “三弟,怎么不进去?”邓健在一旁抱着手,一副牛气哄哄的样子,表示自己也是专业人士。

  张静一哑口无言了良久,才道:“这……就不怕打草惊蛇?”

  邓健深深地看了张静一一眼:“嘿嘿……这蛇一听咱们来了,便吓瘫了,跑不掉的,这是小意思,以后你就懂。”

  张静一:“……”

  进入宅中。

  果然……便有一干人五花大绑的被拎了出来。

  赵档头坐在中堂翘着脚喝茶,气定神闲的样子。

  不久之后,隔壁的耳房似乎传出了用刑的声音,叫骂和哀嚎,在这夜空之下,格外的刺耳。

  中堂里点了烛火,烛火摇曳,可在这烛火冉冉之下,照着赵档头的脸昏暗不明,更添了几分恐怖。

  “好啦,张百户,我也不知今日你竟会亲自带人来,现在你们锦衣卫的差事已经干完了,就请张百户收队吧。”

  张静一不禁道:“这一次抓的细作,要不要搜一搜?看他有什么和建奴人交往的密信,或许对辽东的军事有所助益。”

  “知道了,知道了。”赵档头不断点头:“我会办的。”

  张静一道:“这细作这样大胆,居然在这里置这么大的宅院,我看他将自己的女眷也留在这里,难道这些女眷也和建奴人有染?”

  赵档头道:“我会查出来,到时送去教坊司就是了,张百户辛苦了,天色不早,你快收队吧,噢,对了,这是给弟兄们茶水钱。”

  说着,一个银锭拍在了案牍上。

  邓健眼前一亮,像饿狗扑食一般要去拿。

  张静一一扯他的衣襟,示意他要点脸。

  邓健顿时闷闷不乐起来。

  张静一听不得这刺耳的哀嚎声,只觉得站在这里,有一种本能的不适,索性大喝一声:“收队。”

  一队人出了宅院,张静一则低头思索。

  次日,他是晌午时才起来的,昨天三更才睡,脑子里像塞了浆糊一样,他努力地用清水洗了脸,随即打马到了百户所。

  百户所里还是老样子,校尉和力士们无所事事,一个个病恹恹的样子。

  张静一到了中堂,却见邓健和王程二人,正在下棋。

  他们很认真,二人各自如老僧坐定一般,苦思冥想的样子,一个如举重若轻的大将,一个像谈笑风生的朝中阁老。

  张静一心中一凛,没想到我的两位义兄,也有陶冶情操的一面啊!

  等走近了,方才知道二人下的不是围棋,而是斗兽棋…

  额……大象吃狮子,狮子吃老虎,老虎吃豹子的那种……

  此时,这种棋在大明也有流行,当然……主要是孩子们玩的。

  “咳咳……”

  “呀,三弟来了。”邓健抬头,惊喜地看着张静一:“三弟要不要来下一把,谁输了便钻裤裆。”

  “不用了。”张静一苦笑道:“这棋太难,我下不来。”

  说着,张静一认真起来:“昨日的细作,查出来什么了吗?”

  邓健笑着道:“结果已经出来了,那细作送去了诏狱,严刑拷打之下,已经供认不讳,说他和建奴的什么哈赤有染,他的妻女们都已送去了教坊司。”

  张静一感慨道:“没想到这样的人,居然真是细作。”

  邓健则用古怪的眼神看着张静一:“三弟,你是真不知道还是假不知道?是不是细作不打紧,可东厂说他是,他便得是。”

  “你的意思是说不是?”

  邓健一脸麻木不仁的神情道:“那人是外地的客商,在京城里买下了一个宅子,东厂见状,便上门去讨要茶水钱,他给的少了,非说自己家里已经揭不开锅,你说说这人,现在晓得厉害了吧。”

  张静一登时觉得头皮发麻,他想过杀良冒功,也想过这世道的可怕,但是独独想不到,居然可以如此横行无忌,嚣张跋扈到这样的地步。

  而偏偏……自己竟兴冲冲的带着人去做了帮凶。

  张静一愣在原地纹丝不动。

  邓健见他异常,忍不住道:“你看看你,又发呆啦,这就是没娶媳妇的坏处,我有一个做大夫的朋友说,这男子到了你这样的年纪,若是身上的精元无处发泄,这阳气便过于鼎盛。时日久了,精虫上了脑子,那可不得了,要发疯的。”

  一旁的王程便托着下巴道:“你还有大夫朋友,我怎的不知道?”

  张静一觉得心里有一团无名业火,冷笑一声:“都给我站起来。”

  “什么?”二人瞠目结舌地看着张静一。

  张静一面色冷酷,不留情面道:“你们是锦衣卫总旗官,当值期间,在此下棋,该当何罪!去,到堂外站一个时辰,若有下次,定然严惩不贷。”

  邓健:“……”

  王程:“……”

  虽然他们很想摆一下义兄的架子,可见张静一脸色冷酷得可怕,心里竟有些发毛,忙灰溜溜地躲到外头去罚站了。

  邓健郁闷无比地低声道:“我悔不该说精虫上脑的事。”

  ……

  张静一则失魂落魄地坐在正堂,此时他觉得自己有些可笑,以为自己两世为人,已是深谙人情世故,哪里晓得,这旧世界带来的三观,还是让他无法接受。

  事情发生在别人身上,自然不会有心如刀割的感受。

  可是当得知真相,心底深处却好像有泰山压顶一样的感觉。

  透不过气!

  这时,一个校尉小心翼翼地进来,给张静一端上茶盏。

  张静一细细一看,正是姜健。

  姜健放下茶盏,便蹑手蹑脚地要走。

  张静一叫住他:“且慢着。”

  “百户有什么吩咐?”姜健感激的神色看着张静一,毕恭毕敬。

  张静一打量他:“在这里当值,习惯吗?”

  “还好。”

  “成日无所事事?”

  “确实无事可做。”姜健很老实的回答。

  “为什么?”

  姜健想了想道:“大事和卑下没关系,百户又严令我等不可欺凌百姓,更不得随意勒索商户。大贼不是我们做的,蟊贼也轮不到我们抓,清闲倒是清闲……就是觉得不自在。”

  张静一则道:“那你想干事吗?”

  “想啊。”姜健认真地道:“吃了这份粮,又是亲军,怎么不想干点事呢?”

  张静一道:“弟兄们呢?弟兄们现在怎么样?”

  “他们……他们……”

  “你但说无妨。”

  “他们说什么的都有,还有的嫌百户拦着他们发财,不能去商户和百姓那里讨一些茶水钱,这亲军干的也没什么意思。他们更愿意去东厂干,或者调任到其他的卫所去。”

  张静一点点头,有这样的想法并不奇怪。

  张静一斩断了他们的财路,而锦衣卫现在本身就是东厂的附庸,大家实在觉得这百户所干的没有意思。

  带着这么一群臭鱼烂虾,张静一似乎也别想干出什么成绩来。

  张静一这时候,表情忽明忽暗,他心里似乎权衡着。

  最后,他下意识地抓起案牍上斗兽棋的一枚‘老鼠’的棋子,啪嗒一下,狠狠砸在了‘象’的棋子上!

  老鼠吃象!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99.cc。笔趣阁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biquge99.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