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花下醉思酒 > 第一百零九章 愿此刻永恒

第一百零九章 愿此刻永恒

小说:花下醉思酒作者:青衫殿主字数:3366更新时间 : 2021-02-10 20:47:40
  醉生一剑刺穿蔚无瑕心脏,眼见他一动不动,已然是毙命了。

  却见他右手不自然地放在胸口。

  醉生恐怕蔚无瑕有诈,用剑将蔚无瑕的手挑起,只见他右手紧握,拳心隐隐露出一点碧色。醉生仔细看去,那一点碧色顶端青蛇环绕,栩栩如生,正是蔚无瑕最初送给落雪的定情信物——竹叶青蛇发簪。

  醉生不由微微一怔。

  原来一个魔头,也是有心的么?

  眼见蔚无瑕毙命,醉生手中的金色巨剑竟化为一阵青烟,消失无踪了。

  醉生顾不上其他,急急向思酒奔去。

  思酒像是被血包裹着,他身上又是泥,又是土,又是血,竟再无半分翩翩公子的模样。任谁见到思酒这个样子,也想不到他昔日儒雅潇洒的样子。

  醉生心痛得像被揉成一团的废纸。她手忙脚乱地给他止血,将自己所有的碧落丹都倒出来,一股脑地给思酒喂下。思酒的血染红了她的衣裙,她却像是没有看到一样,只是一边撕下袖子裹住思酒的伤口,一边喃喃道:“思酒哥哥,你别怕,会好的,一切都会好的。”

  思酒微微一笑。最害怕的,是她罢?

  思酒全身都是伤,醉生怎么都包扎不过来,她急得直掉眼泪,眼泪和思酒的血混在一起,竟分不清哪个更烫。思酒忽然温柔地拉住了醉生的手,道:“醉儿,别弄了,你陪我说说话好么?”

  醉生绝望而无助地停下来,勉强咽下涌上嗓子的酸涩,道:“好。”

  她问道:“思酒哥哥,你很痛罢?”

  思酒道:“也不是很痛。”

  醉生仔细地将思酒的脸擦干净,思酒忽然道:“醉儿,让我抱抱你好么?”

  醉生几不可闻地“嗯”了一声,将思酒扶起来,思酒伸手,轻轻抱住了她。

  思酒抱了好久好久,才恋恋不舍地放开手,靠在醉生肩上,道:“醉儿,我早就想这么抱抱你了,可惜,一直没有机会。”

  醉生拼命抑制住自己的哽咽,勉强道:“思酒哥哥,以后还有很多机会呢。”

  花思酒心中道:不,我知道没有机会了。面上却还是笑着,道:“醉儿,你从我怀中摸摸,可有一个碧色小瓶?那是我问倾尘讨的。你把那里面的丹药与我吃一丸罢。”

  醉生依言摸出一个玉瓶,倒出一看,却是一枚朱红的丹药。醉生认得这药,这是薄愿醒曾给阿凉服过的药丸,失痛丸。服下这丸,便会永远失去痛觉,可以缓解痛楚。但是失去痛觉,并不利于一个想要活下去的人。

  思酒哥哥,是知道自己要死了。

  醉生强忍心中疼痛,她几乎不愿将此丸给思酒服下,因为,那几乎代表着默认了思酒的死亡。但看着思酒蹙起的眉间,醉生颤抖着,还是喂他服下了失痛丸。

  思酒服下药丸,顿时觉得身上的痛楚轻快了不少,他靠着醉生的肩膀,鼻间传来一阵熟悉的幽香,不由问道:“醉儿,我一直都想问你,你是用什么洗头发的呢?真是好闻。”

  醉生道:“不过是用草木灰,拌了些曼陀罗花汁。”

  思酒道:“曼陀罗花汁啊。我记住了。”不知道做了鬼后,还用不用洗头呢?若是我到了那边,也用曼陀罗花汁洗头发,是不是就可以像见到了你一样?

  醉生眼中酸楚,胡乱应了一声,眼泪已砸到了思酒手背上。

  思酒只作不知,仰起头,道:“醉儿,天上的云,漂亮么?”

  醉生抬头望去,天边,云卷了又舒,舒了又卷,像是不知悲喜。

  她道:“一点也不漂亮。”

  思酒微笑道:“那是自然。就算那云漂亮,也一定比不过我的醉儿。”

  醉生心道:思酒哥哥,其实那云漂亮极了。但你看不见,我说与你听,又有什么意思呢?不过让你白白伤心罢了。在我心中,你就和那天上的云一样。你是有子如玉,白璧无瑕。



  思酒道:“醉儿,你知道么?其实我好高兴。”

  醉生不明白思酒高兴什么,只是用力地揽着思酒的肩膀,想将自己的温度传递给他,好像那样他的身体就永远不会变冷。

  思酒接着道:“醉儿,你知道么?在遇见你之前,我这一生,从不曾有梦想。我……出身显贵,从来要风得风,要雨得雨,但我……从不曾得到过父母的爱。我的母亲,总是很忧郁,她……从不许我叫她,姆妈。我小时候很傻,总以为是我不够好,只要我拼命读书,读到最好,她自然会爱我。可是即使我日夜苦读,诗词第一,甚至因此被同窗排挤,她的眼光,还是落不到我的身上。一次我不小心打碎了她庭院中的一盆海棠,我鲜血直流,她却视若无睹,只是心疼地捡起了海棠。那一刻,我的心忽然冷了:我知道我一辈子都得不到她的爱了。那一刻,我的心忽然生出倦意,我也不想,再得到她的爱了。从那一刻起,我不知道自己应该干什么。我心灰意冷,出走江湖,我寻寻觅觅,只是想要拥有一个目标,找到一个令我心动、愿意为之付出一生的梦想。可我……一直找不到。直到我听说了无愿草的传说,如果要我向她许愿,那么我的愿望是:我想拥有一个愿望。我活了二十年,却不知道我活着的意义。没有人需要我。我从未遇上令我心动、想要拥有的东西。我不知道何为追求,何为热爱,何为梦想。一直以来……我都非常迷茫。可是啊,我要感谢无愿草,她真的实现了我的愿望。醉儿,自从遇见你,我终于明白为什么我这二十年都过得如此迷茫、孤独的缘由了。你就是那个缘由。因为遇见你是一件太过美好的事,我支付了二十年的混沌为代价。我拭去我二十年所有的光华,将它换一个你。我终于有了愿望,我的愿望……就是看到你幸福。”

  思酒每说一句,醉生的心疼就多一分。她多希望自己能早早遇见思酒,拥抱他那段黑暗的时光,如果不能带给他光明,那么和他一起待在黑暗中也没关系。那么,她就能早点抚平他心中的伤痛。她要给他很多很多的爱,她想透过时光,牵起小思酒的手告诉他:你不要伤心,将来,你一定会遇到一个人,她爱你,胜过她自己的生命!

  思酒的手,忽然缓缓抚过醉生的脸,勾勒着她的轮廓,他低声道:“醉儿,你知道么?我这一生,从未后悔过自己所做的事,可是现在,我后悔了,我人生中第一次后悔了。”

  醉生颤声道:“你可是后悔让我放弃你?”

  思酒微笑道:“我的傻醉儿,你在说什么哪。今日之事,我绝无后悔。我只有遗憾而已。”

  遗憾什么?醉生没有问。

  思酒接着道:“我只是后悔两年前的一桩旧事而已。那时,我坐船在西湖赏荷,不想一场大火烧了游船,我被烟熏坏了眼睛。那时我万念俱灰,这世间有太多污秽,我不愿看见,因此放弃了治好眼睛的机会。可是啊,如今我却后悔了。我后悔我从未亲见你的容颜,想来我的醉儿应是十分好看。”没有见过你的样子,奈何桥边,如果我徘徊不去,我还能认出你么?

  “两年前?西湖上?一场大火?”醉生喃喃道,“你是随你的表哥出游的么?”

  “是啊。醉儿,你怎会……怎会知道?”花思酒道。

  “思酒哥哥!是我害了你!从头至尾,都是我害了你!两年前,是我被登徒子劫持后碰翻了酒案,火烧了游船。那时我只听说那登徒子的表弟受了伤,没想到,竟是思酒哥哥你……我好笨!思酒哥哥!我对不起你!是我弄瞎了你的眼睛!我不值得你对我这样好!”醉生哭道。

  思酒淡淡道:“值得的,醉儿。我的眼睛好不好,是我自己决定的,跟你又有什么关系?你不要难过,我的眼睛虽然瞎了,我的心却没有瞎;有的人眼睛未瞎,心却瞎了。遇见你,已是我一生最大的幸运。我没有到人世间白走这一遭,我的人生,已有了意义。我已经,很满足了。”

  醉生的眼泪如盛夏再也承受不住葡萄重量的葡萄枝上的葡萄般滚滚而下,滚落在时光之中,沾满尘埃。

  思酒感觉到生命一点一滴地离自己而去,可自己还有好多话想对醉生说。那么,都来不及了么?

  思酒心中似有千言万语,一时却哽在喉头。良久,他忽然伸手抚上了醉生的脸,轻轻拂去了她的眼泪,道:“醉儿,你还记得阿凉要你答应他的话么?”

  醉生道:“记得。”

  思酒道:“那么,你再说一次?”

  醉生道:“阿凉他……要我答应,无论我失去了什么,哪怕是我最珍贵的东西,无论我处在什么样的绝境,都绝不放弃生的希望。”

  思酒微笑道:“那么,我也要你答应我一件事。”

  醉生颤声道:“甚么?”

  思酒道:“我要你永远别忘了答应阿凉的话!”

  醉生心中一颤,已明白了思酒的意思。他要她答应的这件事,实在是一件痛苦而漫长的事!

  醉生泪光莹然,她忽然紧紧地抱过花思酒,将头埋在他怀中,贪婪地听着他急促的心跳。

  她在思酒怀中点头道:“好……思酒哥哥,只要是你说的,我都答应。”

  听到醉生的回答,花思酒笑了,他笑得是那样温柔,那样明朗,如春风酥地,如十里桃林,就像是夏醉生第一次见到他时那样。

  思酒忽然想起第一次和醉生相遇的时候。那时她一个人要了四盘甜点心,被小二讥讽是“朽木美人”,却什么都没说。她人如其名,笨得出奇,是个朽木美人,和他在一起那么久竟都没发现他看不见。可她第一次见到他,就说要成为他的眼睛。他心中第一次产生一种奇妙的感觉,觉得心里像是被猫抓了一样,又疼又钝。

  如果时光能永远停留在那一刻该多好。

  停留在我们初次相遇的一刻。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99.cc。笔趣阁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biquge99.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