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花下醉思酒 > 第九十六章 逃亡

第九十六章 逃亡

小说:花下醉思酒作者:青衫殿主字数:3165更新时间 : 2021-01-26 00:06:11
  蔚无瑕一番话说得众人咬牙切齿,却是无计可施。

  完颜宓道:“蔚无瑕!你使尽卑鄙手段取胜,又算得了什么?你有本事,与我花大哥、东风大哥单打独斗!”

  蔚无瑕道:“既然我有不费力气的办法,又何必做莽人都会做的事?”

  薄愿醒忽然微笑道:“销魂殿主,你有没有想过一个问题?销魂殿群英荟萃,可连日来,销魂殿应该已经将无愿岛翻了个遍,想必还是没能找到无愿草罢?销魂殿主,您有没有想过这是为什么?”

  薄愿醒看了一眼蔚无瑕,见他一脸饶有兴致的样子,接着道:“其实,要想找到无愿草,还有一个必要的条件。而我,知道这个条件。销魂殿主,我们今日若是中毒而死,你就永远不会知道这个条件了。”

  蔚无瑕闻言,忽然放声大笑,甚至笑出了眼泪,方道:“愿醒皇啊愿醒皇啊,你果真聪明得紧。身陷如此绝境,也绝不放弃,甚至还能想出败中求胜的计策。如若今日我不是站在你的对面,我简直要为你鼓掌喝彩了!可惜,可惜,你有一个天底下最强的对手!你以为这世上,能实现任何愿望的无愿草,真的存在么?”

  蔚无瑕此话一出,满座皆惊!

  见过无数大风大浪如薄愿醒,也不禁目瞪口呆,勉强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蔚无瑕一字一句地道:“这世上,根本没有无愿草。无愿草,不过是一个精心编造出来的谎言,骗了全天下的惊世骗局!”

  众人震惊万分,不知该相信蔚无瑕的话,还是不信!

  思酒淡淡道:“口说无凭,你怎能证明这世上没有无愿草?”

  蔚无瑕道:“这事说来,就要牵扯到当今圣上了。当今圣上励精图治,宽仁爱民,治得这盛世太平无双,百姓夜不闭户,路不拾遗;然,武林之中,风起云涌,常常挑起纷争,不但危及百姓安全,近年来武林势力更是不断壮大,一呼百应,打着劫富济贫的旗号,却是肆意妄为,扰乱民生,无视朝廷命令,甚至发展到了危及我朝根基的地步!圣上英明神武,智慧超群,怎能容忍朝堂之外,有这种动荡势力存在?!数年之前,圣上便开始布下这场天下的局:圣上令四方奇士在全天下散布关于无愿草的谣言,说这无愿草可以实现一切不可能实现的愿望。可以实现任何愿望的仙草的魅力,几乎吸引了所有的江湖人士,连许多早已退隐江湖的成名人物,都纷纷出山,来到了无愿村。而圣上,就是为了将这些各门各派的精锐之师全都集中到这小小的无愿村中,再将其一网打尽!这样才能一劳永逸地将危及朝廷的江湖势力铲除殆尽,我朝才能朝朝代代,后枕无忧,长盛未央!如今,青衫殿、十二夜楼等江湖大派纷纷为我所控,销魂殿也听我号令,你等余孽马上就要自取灭亡,武林大势已去,圣上的多年筹谋,终于就要在今日实现,哈哈!”

  众人听完蔚无瑕的话,皆是震撼万分,难道,这世上真的没有无愿草,一切只不过是当今皇帝,为了***湖势力所设计的一场惊天阴谋?那么多的江湖人士为了无愿草争得头破血流,只不过是一场笑话?

  花思酒不动声色地道:“你还是没有证据。”

  蔚无瑕哈哈大笑道:“花思酒,事到如今,你还是不死心呀。证据?证据就是所有人,翻遍了无愿村的每一寸土地,还是找不到无愿草!这就是无愿草不存在的证明!”

  众人一时万念俱灰,自己付出的无数血泪,在蔚无瑕和皇帝眼中,不过是一场拙劣的表演,一场徒劳的努力。原来从一开始,他们的梦想就是错的!如果连梦想都是错的,再多的努力,也是错的!

  花谣斥道:“蔚无瑕,你贵为正派领袖销魂殿的殿主,地位尊崇,万人敬仰,你为何甘做朝廷的走狗,牺牲天下武林?狗皇帝究竟许诺了你什么好处,丞相么?驸马么?竟让你为他如此鞠躬尽瘁,我看你对落雪姑娘,也不及狗皇帝的万分之一!”

  蔚无瑕闻言,一向清秀的面孔竟扭曲起来,狰狞可怖,若不是顾念大局,直要让人怀疑他会去岛上将花谣的脑袋拧下来,他咬牙切齿地道:“那不过是因为,我是皇帝的庶子,一个低贱的宫女所生的皇子!”

  众人闻言,皆是惊愕难言!原来武林正派领袖销魂殿的殿主之位,早已被当今皇帝的庶出皇子所窃取!

  只听蔚无瑕道:“我要让皇宫里的所有人知道,宫女所生的杂碎,可以多么强大,多么残忍,我要将从小给尽我白眼的人,统统剜去双目;我要让全皇宫的人知道,这大好江山,早晚都是我的!”

  蔚无瑕状若疯癫,众人皆静默。怪不得销魂殿这些年来倒行逆施,全无名门之范,全无人间大义!这一天之内,发生了太多的事,八人的情绪,由狂喜、震惊,到愤怒、悲哀,几经转圜,他们的结局,究竟会是怎样?!

  花谣喝道:“销魂殿弟子们,你们听到蔚无瑕说的话了么?他不过是朝廷的走狗,窃取了销魂殿的殿主之位,以前你们不知道他的真面目,现在你们还要助纣为虐么?你们忘了?你们曾经是名门正派的表率,扬善除恶,匡扶正义,难道如今你们还要沉默,任凭奸邪当道,武林凋落殆尽么?等到他掌握大权,准备肃清武林,到时候死得最惨的,就是你们!如果你们现在奋起反抗,一切,还来得及弥补!”

  销魂殿弟子听完花谣的话,牙齿都咬得咯咯响,他们眼睛里亮起光芒,如同看见了希望,但转瞬间,那光芒又熄灭了,他们所穿的红衣似乎也跟着黯淡下去。

  他们垂着头,低声道:“花谣姑娘,你说得对,我们是罪人,可是,我们已经无法回头了!”

  说完,木筏之上,数名销魂殿弟子提起剑来,向脖颈中只一划,鲜血喷涌,竟是自刎谢罪了!

  红莲枯萎,鲜红的血,顺着薄薄的木筏流到奈河之中,发出“嗤嗤”的声响。

  蔚无瑕见状冷冷一笑,道:“花谣,你别白费功夫了。销魂殿弟子的双手之上,早已沾满了罪孽,就是跳进奈河之中也无法洗清!销魂殿弟子为了宣誓效忠于我,全都服下了‘无常散’,若是不听我的号令,便会被无常索命,毒发身死!”

  花谣大惊,蔚无瑕竟狠毒至斯,用毒来控制殿下弟子,此种手段,实在闻所未闻,见所未见,她也无计可施了,想道,难道今日真是天要亡我,我们只能坐以待毙了?!

  八人陷此绝境,又遭蔚无瑕言语打击,只觉自己这么久以来的所作所为皆是白费,再如何努力也没有结果,均是万念俱灰。各人心中想道:既如此,不如不再挣扎,就这样痛快死去好了。

  但这念头转瞬即逝,有愿盟皆是不服输之人,就是命运扼住了自己的喉咙,也要呼吸给它看!

  有只木筏上的销魂殿弟子尽皆自杀,木筏无人控制,竟稍稍偏向了小岛,但并不明显。

  薄愿醒一眼瞥见,忙将眼光转向别的地方,手指却背在身后,不动声色地向东风销魂指了指。偏移后的木筏与小岛之间的距离,如果东风销魂全力施展轻功,刚刚够他掠过。

  东风销魂明白薄愿醒的意思,也明白这次突袭不容有失。这是他们唯一的机会!

  薄愿醒扬声道:“销魂殿主,什么是无常散啊?”

  蔚无瑕得意洋洋地答言:“无常散乃是……”

  在蔚无瑕答话的同时,东风销魂突然暴起,如一朵无觉的风般向那只无人的木筏刮去!待蔚无瑕发觉不对,向那边望去时,东风销魂早已稳稳当当地立在了木筏之上!蔚无瑕大惊,急急指挥殿下弟子向东风销魂包围而去!

  东风销魂动作如行云流水,他知道良机稍纵即逝,更无丝毫停顿,立即抄起双桨向小岛划去,有愿盟皆身怀武功,本就只差一点距离便可落到木筏之上,如今有东风销魂接应,眼看木筏离小岛越来越近,众人纷纷展开轻功,奋力一跃,飘上了木筏!

  老实将军诗宰率殿急追,东风销魂见接上众人,双桨急转,向外突围而去,有一两只离得近的销魂殿木筏追了上来,眼看两筏相接,数名销魂殿弟子从筏上一跃而起,便要跃将上来,花思酒、薄愿醒一个闪躲,三拳两腿,便将销魂殿弟子打下河去,只听惨呼连连,奈河之上冒起阵阵青烟,掉下河中的销魂殿弟子肉体皆被河水腐蚀,发出“滋滋”的声音,没一会儿便化为了河底一团团淡淡的灰烬,只余河面上一件件火红的衣衫漂浮着,如一朵朵用生命浇灌的红莲。醉生不忍再看,转过头去,有愿盟的木筏飞速向岸边驶去,渐渐将销魂殿甩在身后。

  眼看自己费尽心机,设下了天罗地网,却还是让这八人逃脱,蔚无瑕却是好整以暇,丝毫不急。

  一名销魂殿弟子禀告道:“殿主,贼人阴险狡诈,今日怕是又要让他们逃脱了!”

  蔚无瑕冷笑道:“逃?我偏不怕他们逃。他们所中的十苦断舍散,只有我手中有解药,他们就是逃到天边去,也只有毒发身亡的下场!”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99.cc。笔趣阁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biquge99.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