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花下醉思酒 > 第八十九章 设局

第八十九章 设局

小说:花下醉思酒作者:青衫殿主字数:3475更新时间 : 2021-01-16 23:09:56
  醉生坐在思酒背上,就如他的眼睛一般,指挥着他到各株紫薇树下,搜寻无愿草。思酒虽然眼睛看不见,生活经验、聪敏程度更不知比醉生高了多少,他反应极为迅捷,若是踩空,往往身子还未偏下去已踏出了下一步;思酒又折了一根紫薇树枝给醉生,用它来拨开挡眼的紫薇花;所以一连又走出了三里,二人还是毫发未伤。

  眼看再走一段距离就要走出紫薇花林,夕阳几乎完全没入西山,只余一点微弱的光亮照亮前方。若是夕阳完全沉没,他们没了亮光,再想寻找无愿草,几乎是不可能了。他俩今日也没带火折子。醉生心中焦急,却只是默不作声地察看着每一株紫薇花树,想在今天就完成这个任务。

  最后一株紫薇树独立在群树之外,树冠巨大的阴影在明暗之间隐没,醉生刚刚来得及看清那株紫薇树的模样:满树的紫薇花开得如火如荼,几乎逼开停在它面前的黑暗,正在这时,仿佛“啪”的一声,如同有人吹熄了蜡烛,夕阳完全隐入了山后,墨色翻滚,世间只余一片深沉如水的黑暗,连那最后一株骄傲的紫薇树,也看不见了。

  思酒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是照例等在紫薇树下,等着醉生察看。醉生只觉得心“突突”地跳,夕阳落山前的惊鸿一瞥,她似乎看到,这株紫薇花树的某处树枝之上,卧着一块巨大的阴影。

  醉生低声道:“思酒哥哥,天色已黑,我现在甚么都看不见,只剩下最后一株紫薇树,我似乎看到树上卧着什么东西。我到树上察看下,你在树下等着我好么?”

  本来思酒的武功比醉生高,有没有光对他来说没有区别,他是最佳的搜寻人选,但醉生隐隐有一种预感,一件足以影响她人生的大事,就要发生了。醉生在思酒的托举下爬上了紫薇树,她只觉指尖一阵冰凉,那树干上浸满了露水,竟比东风销魂的眼色还要凉上三分。

  醉生摸索着站到了一枝分枝上,信手摸去,只觉满手柔软细腻,甜香阵阵,却是摸了满手的紫薇花,除此之外并无他物。醉生这里没找到,便继续向上攀去,仔细搜寻着每一枝分枝,直至攀到了最高处,只剩下最后一枝分枝没找了。醉生刚刚试探性地伸出一只脚踩在树枝上,那树枝便颤颤巍巍,像是随时要折断似的,醉生抱着树干,她体力几乎耗尽,这处树枝又无法支撑自己的重量,是不能再继续搜寻了。何况,这最后的树枝上真的有自己看到的那块阴影么?自己是不是看错了呢?

  醉生已不抱希望,决意再尝试最后一次,她尽量伸手向树枝的方向一够,还是摸了满手的紫薇花瓣,花瓣柔软沁凉,醉生正失望地松开手时,心头忽然电光一闪:正是盛夏,紫薇花瓣为何会如此冰凉?

  醉生左手抱着树干,右手极力向前探去,摸到的还是紫薇花瓣,只是触手沁凉。醉生心一横,松开左手,颤颤巍巍地站到了树枝之上。



  醉生一点点向树枝尽头挪去,“咔嚓”“咔嚓”,细微的树枝碎裂声不断传来,树枝承受不住醉生的重量,已断开一小半了!醉生深呼吸闭上眼睛,不断对自己说:冷静!你要冷静!夏醉生!她小心翼翼地、极力地向前伸出手,突然触到了一块冰凉坚硬的东西。

  醉生心头狂跳,只觉一颗心脏就要从嗓子眼里跳出来,她伸手细细摩挲,那东西冰凉湿润,将自己的手染得湿漉漉的,那是什么?!醉生顺着那轮廓摸去,只觉上半部分纤细,中间突出,向下则又收拢,醉生在脑海中描绘着那东西的形状,等到完全勾勒成型时不由被自己描绘出来的画面而震惊、紧张到头脑空白!

  醉生震惊过后不由大喜过望,正考虑着如何将那块大家伙运下去,脚下忽然一阵摇晃,树枝的碎裂声愈来愈响,眼看她随时都有可能摔到地上!

  危急关头,醉生急中生智,她双手一拦,将那块东西抱住,她记得旁边稍低处也有一枝分枝,正准备将树枝踏裂,借着这一踏之势,跳到那枝树枝上,正在这时,天突然亮了起来。

  树下忽然出现了无数明晃晃的火把,将紫薇花林映得宛如白昼,醉生大吃一惊,微一愣神间只听“咔嚓”一声,树枝完全折断,醉生只觉脚下轻飘飘的,周围的景色都在飞速上升,她大叫一声,已抱着那东西直直坠了下去!

  思酒听得树枝断裂之声,心知不好,只觉头上一阵强风扑下,风中带着丝丝寒意,他忙抢身掠到强风正下方,猿臂轻舒,使一招“流风回雪”,以柔和劲力带动周围空气流动,醉生被这股柔力托住,滴溜溜地在空中转了三圈,跌落下来的冲力终于化去,醉生只觉天旋地转,自己缓缓落了在一个温暖可靠的怀抱中,一阵清爽的香气萦绕鼻间,她的心也跟着缓缓落地,一颗心又烫贴又安稳,“嗒”的一声,断枝最后落了下来,打到了思酒的头,思酒轻轻“噫”了一声,却是笑了。

  醉生挣开思酒的怀抱站好,只见四周的火把如星龙一般,照耀得紫薇花林一片光明,醉生顾不上周围,忙将眼睛向怀中的东西一瞟,正是一块巨大的坚冰。只见朦朦胧胧之中,冰块之下一片模糊的碧色,急切间却看不清楚,醉生将冰块移得稍微远些,仔细瞧去,只见冰块之中,冻着一个人,那人穿着一身青色渐变望仙裙,闭着双目也无损她仙子般的容貌,只是注视着她,就好像鲜花漫天盛开,清风拂过脸颊,她双膝盘坐,手指放在琴弦之上,维持着弹琴的姿态,正是醉生苦觅不至、青衫殿的大小姐——修罗仙子青无泪!

  醉生大喜过望,眼睛这才来得及向四周望上一望,无数双拿着火把的手臂将他们包围起来,那手臂上皆着红色衣袖,顺着手臂向下看去,只见这些人胸口皆纹着一个“魂”字,正是销魂殿!

  醉生心下一沉,心中暗道运气不好,如果销魂殿晚到一刻,他们就可以救下青无泪离开了。醉生双手冻得冰凉,她用衣袖包裹住双手将青无泪揽在怀中,怀中冰凉蔓延至肌肤,在盛夏中竟觉到丝丝寒意。在四周火焰的高温中,冻住青无泪的冰也无半分融化。

  一个人迈着不疾不徐的步伐踱了出来,他一身红衣耀如火焰,一头如墨发丝高高束起,用一根红绸系住,醉生觉得那脚步声“嗒,嗒,嗒”,每一步都像踏在自己心上,他背着双手,销魂殿弟子执着火把簇拥在他身旁,他两鬓已白,面容却如少年般英俊。

  醉生面上郑重,低声对思酒道:“思酒哥哥,我们找到无泪姐姐了,她被冻在冰块之中;而现在,我们被销魂殿包围了!”

  思酒感觉到醉生怀中抱着东西,却没想到是被冰封住的青无泪;他听到无数脚步声渐渐将他们包围,没想到却是最坏的结果!

  醉生心中一喜一忧,喜的是竟在无愿村中意外见到了了青无泪;忧的是在销魂殿的重重包围之中,他们能否带着被冰封的青无泪脱出重围?

  无泪姐姐不是被冰封在无泪岛上,怎会出现在无愿村中?她又是如何来到这里的?

  这些疑问,醉生已没有时间去想。当务之急,是从销魂殿手中逃走!

  醉生将青无泪护在身后,道:“销魂殿主,这么巧?”

  那越众而出的人微微一笑,正是名门大派销魂殿的殿主——蔚无瑕!

  蔚无瑕道:“巧?夏醉生,你果然如传闻般愚蠢。怎么,跟了‘有子如玉,白璧微瑕’花思酒这么久,也没学聪明一点么?你大可不必将青无泪藏在身后,这世上没有巧合,只是你是否有让人别人相信是巧合的能力。朽木美人,你还没发觉么?不是你们找到了青无泪,而是我让你们,找到了青无泪!”

  醉生闻言,心中一片迷惘,青无泪明明是他俩找到的,销魂殿不过是后来赶到,蔚无瑕为何说是他让他俩找到的?

  思酒面上不动声色,心中已猜到了七八分,道:“怪不得我们刚刚找到无泪姑娘,销魂殿就像是事先知道一样从天而降,我还以为你们有未卜先知的本领。想来你们人多力量大,想必早就找到了无泪姑娘,只是无泪姑娘对销魂殿来说并无用处,想必销魂殿主不甘心,你既然一直派人跟踪我们,自然知道我们跟无泪姑娘交情匪浅,于是销魂殿主灵机一动,以无泪姑娘为饵,守株待兔,静待我们这些逆贼上钩,销魂殿主,我说得可对?”

  蔚无瑕大笑道:“不愧是瑕玉公子,名不虚传!你说得就像亲眼见到一样。我们拷问抓到的青衫殿人,他们说落雪被杀后、青无泪失踪,这些年来,青天一直没有放弃过寻找青无泪的下落。当他终于打听到青无泪的踪迹,赶到无泪岛时,只捡到了青无泪戴着的青蛇发簪,而青无泪已被冰封。青天不甘,将被冰封住的青无泪运回了青衫殿,可冻住青无泪的寒冰却与普通的冰截然不同,无论青天想尽办法,那冰也不会融化。传说‘但愿长醉不愿醒’薄愿醒的赤炎掌力可烧融万物,也许唯有他方能化此坚冰,但薄愿醒行踪不定,青天遍寻不能,后来听说薄愿醒进了无愿村,青天爱女心切,亦想夺得无愿村,竟带着被冰封的女儿一起进入了无愿村。那日青衫殿与十二夜楼大战,青天早令殿中人带着女儿躲到了一旁,嘿嘿,可惜,可惜,青天和落雪要是知道他们的女儿最后还是落在了我手里,不知是副什么样的表情?哈哈,哈哈!瑕玉公子,你如此人才,何必为青衫魔殿卖力?不如加入销魂殿,做我殿下三大将,我让你为首,待我殿一统江湖,你便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不比现在这样东躲西藏得好?”

  思酒不动声色地道:“多谢殿主美意。可惜我从不曾为青衫殿卖力,只不过觉得青衫殿与销魂殿百年争雄,但有一点,青衫殿是永远也比不上销魂殿的。”

  蔚无瑕大悦,道:“哪一点?”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99.cc。笔趣阁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biquge99.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