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花下醉思酒 > 第八十六章 值与不值

第八十六章 值与不值

小说:花下醉思酒作者:青衫殿主字数:2936更新时间 : 2021-01-12 22:37:35
  乌相思知道东风销魂决心已定,别人再说什么都是白费唇舌。她解下七弦琴,放在膝上,神情专注,纤手轻弹,琴弦“铮”的一响,道:“愿醒皇,我要用传音入密的功夫弹奏《溯回》之曲了,请你与花谣姑娘双掌相抵,随着琴音的节奏将内力输给花谣姑娘。切记:不可将内力输得太快太急,花谣的心已破碎,心力极为脆弱,她虽然需要内力来培根固元,养护周天血脉,但若内力输得过快,身体来不及吸收,内力便会在她的血液中暴走,导致经脉大乱,那时不但修补不好花谣的心,还会令她立即暴毙!《溯回》曲调悲伤哀凉,讲述的是一个人面对两难选择时的心境。愿醒皇,当我弹奏之时,你和花谣姑娘要全心浸在琴音之中,跟上琴音的节奏,那时琴音便会成为搭在你二位心脏上的桥梁,你要跟随琴音的指引,便能将心分给花谣姑娘一片,助她渡过此劫。”

  东风销魂道:“明白。”他扶着花谣坐在他身前,伸出双掌与花谣相抵。乌相思纤手一动,手指舞若流光,直让人眼花缭乱,音符如行云流水般从她手下泻出,如怨如慕,如泣如诉,一时间众人都沉浸在那美妙的琴音之中。

  东风销魂掌中内力缓缓流泻,觉得掌心相抵处随着琴音婉转愈加滚烫,自己已全心全意沉浸在琴音之中,仿佛来到了一个白茫茫的境界,忽然“滴答”一声,像是一滴水滴了下来,整个世界变得清楚明澈,只见前方似乎卧着一个人,东风销魂不由向她走了过去。

  东风销魂走到那人身前,只见那人面容娇艳,正是花谣。东风销魂下意识地想要抱起她,却觉手中触感粗糙,花谣竟如一片枯叶,简直要破碎开来。东风销魂不敢用力,只好轻轻拥住了她。东风销魂一拥住她,只觉心脏如要麻痹一般传来一阵痛楚压抑的感觉,原来花谣心中埋藏着许多痛苦的回忆,令她的心疲惫不已。东风销魂心中心疼,不知该如何做,只好仍是拥着她。

  乐曲渐渐弹至高潮,东风销魂额头沁出细细的汗,在那个世界中,他仍是温柔地拥着花谣,像是每日他在舞剑时那样,他做事从来认真,这次,却尤是他有生以来最认真的一次。在东风销魂的怀中,花谣渐渐像一枝成活的花枝,缓缓恢复了生机。

  就在乌相思一曲即将结束,花谣即将完全复苏之际,落魂花海外,却传来了人声。

  只听一人冷冷道:“到处都找不到逆贼,殿主判断,这八人只能躲进了落魂花阵。殿主已将从青衫殿人手中夺来的青鸟分发给了我们,就不怕进入落魂花阵后出不来了。事不宜迟,我们立即兵分四路,搜寻落魂花海,捉拿逆贼!”

  那人声音冷澈,正是销魂殿三大将之一——老实将军诗宰!诗宰说完,便率着一路人马身先士卒,向北而去,没入了落魂花海之中。

  销魂殿弟子见主帅如此英勇,都是热血沸腾,全都奋不顾身地冲进了花海!

  东风销魂他们正在花海之南。

  耳听得脚踏在土地之上的“沙沙”声越来越近,销魂殿弟子已经走到了距八人一步之遥的地方,只要拨开面前的花丛,一切,就完了。

  醉生心脏“咚咚”直跳,不由咽了口唾沫,薄愿醒向众人使了一个眼色,示意先下手为强!此刻乌相思的《溯回》已弹奏至最后一章,眼看花谣的心就要修补完毕,但此刻二人,却偏偏不能受到任何打扰!花谣此刻极其脆弱,一旦被外界干扰,不但她的心修补不成,东风销魂的心也会和她一起坍塌!

  眼看一只手已经伸了进来,那只手正要拨开面前的花丛,醉生甚至听得到,自己急促的呼吸声。

  就在这时,另一个方向忽然传来一声细微的碎裂声,像是有人踏断花枝的声音。

  “他们在那边!快追!”不知谁喊了一声,那只手停了一下,终于收回了花丛之后。

  醉生暗叫一声“好险”,看向东风销魂与花谣时,只见他们完全不为所动,花谣脸上渐渐有了颜色,“铮”的一声,乌相思一曲既罢,东风销魂垂下双手,花谣“刷”的一声,睁开了眼睛,映入她眼帘的,是东风销魂苍白至极的脸。

  众人一望便知,花谣的命,已保住了!

  东风销魂终于以自己的一片心,数年的修为,十年的寿命为代价,来挽回花谣一个月的性命!

  花谣在将自己四分之一的血给了东风销魂,又以心为弦弹奏琴音时,已下了必死的决心,如今竟然未死,东风销魂又如此模样,已猜到了五六分,只是她没想到,东风销魂付出的,究竟是什么样惨痛的代价!

  花谣捧起东风销魂的脸,他的脸色惨白,却向她勉强露出一个淡淡的笑容。花谣的心里钝钝地疼,一阵酸意蔓上眼眶,她的眼睛里晶莹闪烁,道:“销魂,你好傻!我早已告诉过你,我只剩一个月的寿命,你又何必救我?一个月而已,有与没有,又有什么分别?”

  东风销魂凝视着她的眼睛,一字一顿地道:“对我来说,那是天和地的区别。”

  听到东风销魂的回答,花谣带着泪笑了,她笑得凄美,如末日下最后一朵莲花。

  后来,即使美人远去,故人散落,花谣那天充满悲伤与希冀的笑容,永远地留在了众人的记忆中,成为了永恒而最美的画面。



  思酒道:“我刚刚向另一方向弹出了一枚石子,转移了销魂殿的注意力。但销魂殿人不傻,在那边一无所获后一定会再回来的,事不宜迟,我们需要尽快转移阵地!”

  醉生道:“销魂殿人已在落魂花海的四面八方布下了兵力,我们究竟该藏到哪里呢?”

  思酒道:“有一个地方,他们绝不会去再找的。”

  醉生道:“哪?”

  思酒道:“这个地方,他们曾经用火烧过,已变成了一片废墟。”

  醉生、完颜宓异口同声地道:“合欢树洞!”

  思酒道:“不错!他们先前以为我们躲在树洞中,以火焚之;如今我们再躲进去,他们一定想不到!”

  八人一想不错,于是悄无声息、蹑手蹑脚地离开了落魂花海,来到了合欢树前。

  只见合欢树已被烧成一片废墟,树干焦黑,地上全是灰屑,八人进入树洞,又用一些枯枝树片掩住洞口。树洞里面却十分宽敞,树顶透下许多小孔,树底虽然积了厚厚一层黑灰,但若捡许多花瓣来铺上,却是再平坦舒适不过了。于是醉生、完颜宓捡了许多花瓣回来铺好,众人席地而坐,小小的树洞将众人封闭起来,竟奇异地给了八人安定之感,好像这层薄薄的树皮能保护他们似的。八人连日来遭逢大变,没有一刻休息,此刻虽然仍处在危机之中,但似乎终于能喘口气了。

  无愿村中有许多奇花异果,醉生采了许多来,众人吃了,便都围坐在树洞之中休息。

  思酒道:“无愿草就在这座小岛之上,如今十二夜楼、青衫殿人均被销魂殿俘虏,蔚无瑕狼子野心,如果他夺得了无愿草,成为武林至尊,一定会使天下生灵涂炭,善恶颠倒,武林也将一蹶不振!我们无论如何,也要抢先销魂殿一步,夺得无愿草!明日开始,我们便两人一组,分东南西北四个方向,分头搜寻无愿草。花谣,销魂皇,你们二位伤势如何?明天能行动么?如果伤势未复,可在此休息,我和十二楼主可单独行动,弥补空缺。”

  花谣与东风销魂对视一眼,均道:“无妨。”

  花谣道:“我今晚稍作休息即可,不可误了大事。无论我们中的任何人找到无愿草,也比被蔚无瑕那个卑鄙小人夺到,要强得多。”

  思酒点头道:“如此甚好。两人一组,可互相照应,你二人伤势未复,明天搜寻无愿草时量力而行即可。我和薄愿醒会尽量走远些。销魂殿在搜寻无愿草的同时,也布下了天罗地网在搜寻我们。明日我们搜寻无愿草时,既要格外留意一些异常之处,尤其是微小的细节,也要注意躲避销魂殿,千万别碰到他们。如若运气不好,遇到了他们,千万不要与其正面相抗,避其锋芒,逃之夭夭才是上策。记住,我们的最终目标只有一个:就是抢先找到无愿草!为了这个目标,我们一定要保全性命,甚至舍弃自尊和骄傲!今晚,”思酒的声音变得柔和下来:“大家都很累了,今晚好好休息罢。”

  八人确实都累了,纷纷卧了下来。思酒却盘膝坐在洞口,微微闭目。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99.cc。笔趣阁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biquge99.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