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花下醉思酒 > 第七十五章 有人对你说新年快乐么

第七十五章 有人对你说新年快乐么

小说:花下醉思酒作者:青衫殿主字数:2934更新时间 : 2021-01-01 00:16:04
  东风销魂持剑在手,微微喘息,眼睛却一刻也不放松地寻找着青衫殿主的破绽。刚刚的快攻看似轻巧,实则是他深思熟虑、苦心孤诣的杰作,包含着他十数年的修为与战斗经验,青衫殿主却是毫发无伤!东风销魂知道自己必须速战速决,因为在焰魄刀热力的压迫之下,他必须耗费比往常更多的寒冰内力才能维持住雪魂剑的形魄!即使他内力丰沛,也不是无穷无尽的!

  东风销魂微一停顿,忽使一招“玉壶冰心”,长剑轻颤,向焰魄刀点去!青衫殿主不避不让,使出一招“长河落日”,刀法如神,一把焰魄刀在纯阳内力的加持下如长河之上的落日般瑰丽,刀身裂纹中如火焰燃烧,热浪逼人,要与雪魂剑一较长短!

  青衫殿主刀已挥出,却发现自己上当了!原来东风销魂那一剑乃是虚招,骗得青衫殿主挥刀,他剑势一转,径直刺向了青衫殿主的胸口!

  其势已来不及挡,青衫殿主紧急时刻就地一滚,堪堪躲过这一剑!青衫殿主乃是一代宗师,这一滚可说是大为跌面,众人不由惊呼出声!这一场真是神仙打架,战场中甚至有人甚至停下了战斗,一霎不霎地盯着二人的决战!

  青衫殿主狼狈一滚之后跃起身来,跃身之时一翻手腕,焰魄刀气势非凡地向前砍去,砍的正是东风销魂的雪魂剑!东风销魂心念陡转,猜测着青衫殿主真正的目的,长剑画圈,使出一招“一江寒雪”,这一招却没有使尽,只听”当”的一声,青衫殿主这一招竟是实招,重重砍上了雪魂剑!

  东风销魂握剑的右手霎时间又麻又痒,长剑几乎要脱手而去,他急忙加持寒冰内力浇注在剑身之上,雪魂剑像被焰魄刀黏住,如无底洞般吞噬着他的内力,他却丝毫占不到上风!

  “滴答滴答。”“嘶——”

  有透明的液体滴落到焰魄刀上,那是雪魂剑的剑身被焰魄刀的热力所融化滴落的水!冰水落到炙热的焰魄刀上,立刻蒸腾成水汽,飘散而去!

  “滴答滴答。”

  即使东风销魂不断催动着寒冰内力,雪魂剑在焰魄刀的热浪之下还是不可避免地在融化!当雪魂剑完全融化之时,东风销魂便输定了!

  东风销魂忽然将左手向雪魂剑上一割。温热的红色血液汹涌而出,将晶莹明澈的雪魂剑身染上点点滴滴的红色,煞是好看;更多的血液顺着雪魂剑身流下,流到焰魄刀金色的刀身上,流到暗红色的裂痕之中,裂痕间霎时红光大盛!

  借着血液蒸发时吸走的热量,以及血液对雪魂剑身融化部分的补充,东风销魂急使一招“金蝉脱壳”,终于抽回了雪魂剑!

  东风销魂望了一眼陪伴自己出生入死多年的雪魂,忽然将它高高举起,晶莹锋利的剑身之上赤色点点,看来竟有一种凄丽的美。

  东风销魂忽然仰天长啸,方圆十里的鸟儿听到他的啸声后纷纷飞起远避!东风销魂伸出鲜血淋漓的左手,在右手腕上留下一个血色的手印,忽然持剑狂舞,剑舞如流光,快得不可思议,飘逸潇洒,如青山隐隐,如黄昏落雪,竟是一招“千山暮雪”!青衫殿主笼罩在东风销魂的剑影之中,几乎看不清东风销魂剑从哪来,又往哪去,他不得不使出最强防守“人间烟火”,此招需要不停地挥舞焰魄刀以护住全身,若是护得滴水不漏,便可不用在意剑从哪来,又向何处去。但此招极耗内力,不可持久,若是东风销魂剑影不停,青衫殿主迟早有护不住的时候!

  狂风四起,笼罩了东风销魂的身形。他雪白的衣衫烈烈而动,忽然间,他的剑停下了,天地间像是突然失去了声音。

  “轰”!如平地惊雷,如梨花树开,东风销魂长剑挥出,直直地向青衫殿主刺去!这一剑,没有任何花巧,没有任何机谋,是他化繁归简、返璞归真的一招!

  青衫殿主识得厉害,他忽然将刀向地下一插,使出一招“桃之夭夭”,潜运内力灌注掌心,紧紧握住了焰魄刀!霎时间,火焰从地上冲天而起,掩住了青衫殿主的身影!

  东风销魂一剑不停,向火焰冲去!

  “刷”的一声,东风销魂的剑,竟劈裂了火焰!

  东风销魂其势不停,向青衫殿主直刺而去!

  青衫殿主喝一声“好!”,举刀相抗,东风销魂剑去不停,一剑刺上了焰魄刀!

  “叮”的一声,像是什么东西断掉的声音。

  一切都发生在一瞬之间。

  是东风销魂的雪魂剑断了!

  雪魂一断,东风销魂再无余力和青衫殿主相抗!难道,东风销魂未尝一败的神话,就要在今日终结?

  另一方面,战场上的众人也分出了胜负。

  薄愿醒早破了绝艾的“画地为牢”,以掌力灼伤了绝艾的腑脏;思酒打败沙化后又对上了青衫殿的左护法无情,无情武功仅在青衫殿主青天之下,可惜花思酒比他更强,一招“帘卷西风”,打得他“人比黄花瘦”;凉梦死险胜青衫殿右护法有情,但中了有情一掌,身上负伤;醉生和花谣与青衫二使势均力敌,双方精疲力尽,打得两败俱伤,但最终青衫二使被“诛仙撒星针”所陷;乌相思和完颜宓敌不过对手,薄愿醒早腾出手来帮她们料理了对方。

  其余十二夜主与青衫十二宫主也是互有胜败,但在有愿盟的协助下,总体来说,是十二夜楼胜了!

  却是一场惨胜。

  青衫殿死伤无数,十二夜楼死伤无数。

  青衫殿元气大伤,殿中首领级人物全部负伤;十二夜楼元气大伤,楼中首领级人物全部负伤。

  有愿盟一半负伤。

  现在,所有人都屏气凝神地注视着场上的最后一战,也是最华丽的一战!

  “叮”的一声,东风销魂的雪魂剑断了!

  众人还没反应过来那意味着什么,东风销魂其势不停,并指如剑,竟以血肉之躯为剑,斩上了焰魄刀!

  只听“嘶”的一声,刀上传来了令人毛骨悚然的血肉焦灼之声,空气中似乎也弥漫起一阵烧肉的香气。

  花谣只觉心中剧痛,大喊道:“东风销魂,你这傻瓜!武痴!打不过就退下呀!”

  东风销魂不知是否听到了花谣所言,他薄唇微抿,反而更送了一分寒冰内力到指尖之上!

  青衫殿主只觉手中焰魄刀颤抖不已,刀身之上一点寒力不断,竟是无穷无尽,而且更有愈来愈强之势。那一点寒冷之力几乎要将整把刀的火焰熄灭!

  那时,当东风销魂雪魂剑被折断的危急之刻,他的耳边忽然响起十八岁那年,他击败师父后,师父所说的话:“销魂,别以为打败了我,你的剑术就是天下无敌。你可曾见过使剑的最高境界?那时,剑即是我,我即是剑;无剑无我,无我无剑;人剑合一,方臻化境。”

  东风销魂闭上眼睛,心头反复默念着:剑即是我,我即是剑。剑即是我,我即是剑!

  东风销魂心中这念头滚来滚去,已烫了一百来次,实际上却只有一瞬之间。忽然间,东风销魂心头如一道闪电劈过,灵光一闪,他睁开了眼睛。

  再睁眼时,他毫不犹豫,并指如剑,以血肉之躯斩上了焰魄刀!

  东风销魂皮肉被焰魄刀炙得嘶嘶有声,他却像是失去了痛觉,整个人如一潭幽静的泉水,心无旁骛地向焰魄刀斩去!此刻,东风销魂,他已不需要依凭雪魂,他自己就是一柄剑,他已达到了“人剑合一”的最高境界!东风销魂是个绝对的强者,他对胜利有着天生的渴望,遇强,他会更强;遇挫,更会激起他的斗志!在与青衫殿主的强强对抗中,在濒临绝望的处境中,天纵奇才的东风销魂,终于顿悟了剑的最高境界!

  只听“当”的一声,青衫殿主的焰魄刀竟被东风销魂以血肉之躯斩为了两段!

  这与雪魂剑齐名、世间两大神兵利器之一,就此毁去!

  东风销魂一击得手更不停歇,剑气激荡,向青衫殿主胸口斩去!青衫殿主不敢直撄其锋,一招“如影随形”,身子滴溜溜一转,向旁跃开!东风销魂却是真的如影随形,他的身法已快到不可思议,青衫殿主连转了三十六圈,以为定可躲开东风销魂,定睛看时,东风销魂却始终站在他面前!

  只听青衫殿主“啊”的一声惨叫,东风销魂人剑合一,已在青衫殿主胸口上斩了深深一剑!汹涌的鲜血从青衫殿主胸口喷涌而出,东风销魂上前一步,正想再补一剑,彻底了断青衫殿主的性命,青衫殿主倒在地上,眼看再也无力躲开,不由闭目受死。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99.cc。笔趣阁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biquge99.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