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花下醉思酒 > 第三十七章 珍重

第三十七章 珍重

小说:花下醉思酒作者:青衫殿主字数:2989更新时间 : 2020-11-13 17:52:30
  那白衣公子怒道:“醉儿你受伤了?是谁伤了你?”

  这白衣公子正是花思酒,那戴着面纱的舞姬自然是独孤忘忧。

  原来独孤忘忧早已回到酒窖之中,二人久候醉生不归,俱是担心不已,只好出来寻找,幸好给他们找到了!花思酒虽没说这个“他”是谁,但谁都知道,这个房间,除了他们,便只有一个人,阿凉!

  醉生嘴角流血,脸色苍白,见到他来,勉力一笑,道:“思酒哥哥,你来了。”

  独孤忘忧急忙查看醉生伤势,只觉她体内真气虽弱,脉搏却十分平稳,除了吐血之外全身并无伤势,道:“花大哥,你别着急。醉生姑娘是因内力耗损过多,心脉一时承担过多压力而吐血,并无大碍。”

  花思酒心中痛极,他抱着醉生,将内力缓缓渡入醉生体内,好一会儿,才冷冷地向阿凉的方向道:“阁下是谁?为何伤我醉儿?”醉生虽不愿吐露何人伤她,但花思酒聪明剔透,岂会猜不到与面前这人有关?

  阿凉微微一笑,道:“我姓凉,名梦死。”

  花思酒沉声道:“原来是十二夜楼楼主凉梦死,失敬,失敬!十二楼主雄才伟略,不知为何要为难一个女子?久闻十二夜楼心法绝世,花思酒今日便要领教一下十二楼主十二寒功的厉害!”

  阿凉却转头向醉生道:“他便是你口中的思酒哥哥么?原来是有子如玉,白壁微瑕的花思酒,果然名不虚传,难怪让你心心念念。”

  醉生道:“十二楼主,我们无意与你为难。我知你孤独,只是想有个人陪着你,但你作为一楼之主,想要什么样的人没有?今日便放我们离开罢,我不想我们两败俱伤。今日所受之伤,我夏醉生今后绝不再提。”

  阿凉正要说话,思酒却道:“醉儿,他如此伤你,我怎能就此罢手?”思酒说着,衣衫忽然无风自动,他将醉生交给独孤忘忧,身子微蹲,潜运内力,风在他身周旋转集聚,他双掌拍出,一阵强劲的风流从他掌心流出,像是化成了一条呼风唤雨的金龙,破开云雾,直直向凉梦死扑来!

  凉梦死运气于掌,双掌拍出,空气中顿时出现无数寒冰飞刃!寒冰飞刃不仅范围比之前更大,大小更是之前的二倍,房间内寒光闪闪,寒意逼人!

  只听“咔嚓”数声,风流与冰刃正面硬碰,彼此相持,不相上下!许多冰刃在风中折断了,凉梦死双掌接连拍出,却是不断补上新的冰刃!

  花思酒掌势不停,他掌心流出的风流越涌越急,势如猛虎地向前扑去!他的虎口渗出鲜血,一滴滴地渗到地上。

  只听“咔嚓咔嚓”数声脆响,冰刃纷纷被风流切碎,风流裹挟着无数碎冰重重向凉梦死袭来,凉梦死见势不好,急忙向左一跃,他身法快如鬼魅,躲过了风流的正面相击,但左臂还是被余波刮到,鲜血涔涔而下!

  “什么人?!”如此之大的响动终于惊动了十二夜楼之人,无数黄衫人拔剑而入,拥簇着凉梦死,将醉生三人团团围住,眼看一场大战不可避免!

  所有黄衫人剑指着花思酒三人,花思酒提掌胸前,已做好了决一死战的准备!眼看数十柄长剑就要向三人身上刺去,却听一人道:“住手!”

  众黄衫人堪堪停下手中的剑,惊愕地发现这道命令竟是被花思酒所伤的楼主发出的!

  凉梦死斥道:“都给我退下!让他们走!”

  一个配着长剑、气质清冷的黄衫人拱手向凉梦死道:“十二楼主,天香楼我们刚刚夺下,根基未稳,稳妥起见,三长老已下了死令,擅闯天香楼者,格杀勿论!今日怎可放过这三个身份不明之人?”

  凉梦死眼睛眯了起来,道:“落寂,你敢质疑我这个楼主的命令?意思是你只听三长老的,而不听我的是么?”

  落寂躬身道:“属下不敢。”

  凉梦死从怀中掏出一面金碧色的令牌,高举令牌道:“这三人是我的朋友,我有机密要事相托他们去办。十二夜令在此,我命令你们,让他们离开!”

  黄衫人看到这面令牌,面上皆露出恭敬之色,满屋之人俱跪了下来,异口同声道:“生死炽然,苦恼无量。发大乘心,普及一切。愿代众生,受无量苦;令诸众生,毕竟大乐。属下谨遵楼主之命!”

  凉梦死向着三人道:“还不快走?耽误了我嘱咐的大事,可是要拿命来抵?”

  醉生不懂为何凉梦死之前死活不放自己离开,如今却又改口,心中疑问无限,但此刻绝不是问话的好时机,她一拽思酒的袖子,思酒已明白了她的意思,此刻能脱身是最重要的,道:“十二楼主,我们有缘再见!”

  凉梦死微微一笑,他明白花思酒话里的意思,他是说,下次见面之时,他会把帐跟他算清楚!

  思酒抱着醉生,和独孤忘忧一起从窗户跃了出去。

  凉梦死看着他们的背影,脸上神色变幻,不知在想些什么。

  思酒抱着醉生,和独孤忘忧一路施展轻功急奔,奔行许久,直到确信十二夜楼的人没有追来方才在一株树下停下歇息。思酒小心地将醉生放下,醉生背倚着樱树,微风起处,无数白色的花瓣纷纷而落。此刻虽是盛夏,无愿村中樱花却是违令盛放。醉生接住一片樱花,仰头望着,道:“思酒哥哥,倾尘有危险,我们要去救他!”

  思酒忧心道:“发生了什么事?倾尘不是安然在他的倾尘宫中么?谁人又可不经他的同意,闯入宫中?难道十二夜楼狼子野心,竟要占尽无愿村西方之地不成?”

  醉生道:“不错。阿凉……十二楼主亲口对我说,倾尘宫虽被烧毁,但也是一座楼阁。十二夜楼此刻已派人去了!定要夺走倾尘宫!”

  思酒道:“我这便赶去倾尘宫救他!忘忧姑娘,不知你有何打算?”

  独孤忘忧道:“我要赶去向天香楼主请罪复命。楼主一向行踪无定,此此我去找他,也不知能不能找到。”

  思酒道:“忘忧姑娘,不知你可否答应我一个不情之请?”

  醉生抢道:“不可。思酒哥哥,你想让忘忧姐姐带着我去找天香楼主对么?我不答应!倾尘是我二人共同的好友,我要和你一同去救他。我的伤只是小伤,我还能一战!”

  思酒见她态度坚决,知道她亦是忧心忡忡,此番她如若不去,心中一定会十分难过,叹道:“那我们便一起去罢。但你要答应我,一定要量力而为,绝不可勉强自己!”

  醉生道:“那是自然。”

  独孤忘忧道:“还有一事。天香楼中藏着‘金风玉露’,若是你们到了万不得已的关头,性命垂危,可偷来‘金风玉露’,以救性命!”

  思酒道:“可是江湖七大灵药之一的‘金风玉露’么?”

  独孤忘忧道:“不错!只要人未死绝,服下金风玉露,便可起死回生!”

  醉生道:“忘忧姐姐,多谢你,我们知道了。那我们便在此地分手,有缘再会!“

  孤独忘忧道:“千万珍重!“

  三人心中此刻有千言万语,一时却都噎在口边,一句“千万珍重”里,包含着多少关切与期盼!他们是快意恩仇的江湖儿女,日夜生死厮杀,便不屑做那些惺惺作态的女儿之态,却实希望着朋友与亲人的平安,朋友之间,有再见那一日!

  当下孤独忘忧与思酒、醉生分道扬镳,思酒、醉生向来时之路而去,孤独忘忧向南而去,夕阳下,三道身影从相聚到分离,渐渐消失在天际。

  倾尘宫离天香楼不远,醉生、思酒展开轻功日夜兼程,疾驰而去,心中惴惴不安,十二夜楼比自己二人出发得早,不知自己二人能否赶在十二夜楼之前到达倾尘宫?醉生心头不由隐隐闪过一个模糊的、不好的景象:当二人赶到之时,倾尘宫早已血溅当场,那一双温柔的、天真的眼睛将再也不会睁开了!

  思及于此,醉生虽已疲惫不堪,却又加快了赶路的速度,二人心忧倾尘,竟然硬是在第二天黄昏,赶到了倾尘宫。

  醉生眼前仿佛已经闪过柔弱的少年笑意盈盈地站在破败的小楼前,手里提着一壶佳酿,正等着二人一起煮酒吟诗。

  二人急不可耐地奔到门口,只见倾尘宫门前的倾尘台,早已被许多黄衫人团团围了起来。醉生心中暗叫一声糟糕,还是被十二夜楼的人抢了先!

  醉生拉着思酒拨开人群,向倾尘台上看去,只见一个单薄柔弱的身影站在倾尘台一侧,他一身白衣,似乎要随风化去,手中握着一把剑,;另一侧站着一个面无表情的黄衫人,衣领上绣着红色刺绣,手中提着一杆银枪。

  那少年听得人群骚动,咳了几声,慢慢向这边回过头来,正是倾尘。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99.cc。笔趣阁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biquge99.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