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花下醉思酒 > 第二十六章 我想拥有愿望

第二十六章 我想拥有愿望

小说:花下醉思酒作者:青衫殿主字数:3001更新时间 : 2020-11-02 15:41:40
  醉生拉过花谣,笑道:“好了好了,该我了。我叫夏醉生,是一个爱使暗器的裁缝,是为了做出霓裳羽衣来到这儿的。”

  花思酒道:“我是花思酒,从小的时候起,我似乎就没有什么特长,也没有任何爱好,在这世上,没有我想拥有的东西。醉儿,你们有那样清楚的梦想,并且不惜为它赌上一切,我——真是非常羡慕啊。如果说我的愿望是什么,那就是——我想拥有一个愿望。”

  花谣惊讶道:“真是大千世界,无奇不有。追逐名利的人听得多了,我还真没见过像你这样心中迷茫的人,也从没听过这样的愿望。”

  乌相思道:“花公子,这世界这么大,我相信总有一天,你会遇上一样令你愿意付出一切的东西!”

  醉生道:“思酒哥哥,我陪你一起找。”

  “迷茫么……”花思酒喃喃道。

  花谣道:“乌姑娘,看来我们之间,终将一战。我们做个约定吧!当我们下次见面之时,就是分出谁才是天下第一乐师之时!我期待着我们下次的碰面!”

  乌相思微笑道:“好,约定了。赢了的人,便帮醉生为青无泪寻找真相,如何?”

  为青无泪寻找真相,便能弹奏《霓裳羽衣曲》!乌相思的意思是说,输了的人,就自动退出对《霓裳羽衣曲》的争夺!

  这赌注可太大了!

  花谣凛然道:“好,就依你。到时候我们就看看,谁才真正的天下第一乐师!谁才有资格弹奏《霓裳羽衣曲》!”

  乌相思道:“天下无不散之筵席,我和宓宝这就要走了。”乌相思顿了一顿,又道:“今天能遇到你们,我很是欢喜。”

  说着,乌相思站起身来,一身黄衫已走出了门外。完颜宓急忙追出,走到门口时,她忽然像是想起了什么,回过头来,娇憨一笑:“我也很欢喜。”就追着乌相思离开了。

  花思酒道:“花谣姑娘,我们也要走了,谢谢你多日来的照料,我期待着我们重逢那日。”

  醉生眼眶微红,勉强忍着不掉下泪来,道:“花谣姐姐,我们走了。无愿村中强者辈出,你虽然厉害,也别太逞强了。”

  花谣笑道:“谢谢你,醉儿。他日你们找到了自己的小楼,我一定到府上拜访,若是你们的小楼灿烂辉煌,可不要闭门不见我这个小乐师才好。”

  醉生扑哧一笑,道:“花谣姐姐,你真会说笑。我们怎会不见你?我们真的要走了,再见!”

  醉生和思酒并肩离开,醉生走出落花楼的门口,回首而望,只见落花楼还是那么精致,八个檐尾还是翘得那么高,其上立着的闭目金凰仍是那么碧彩琉璃,刚刚在里面的人却都不知会奔向何方,忽然心中一酸,不知是为了眼前的离别,还是为了凶险未卜的前途,亦或是二者都是?

  刚刚还热热闹闹的落花楼在一瞬之间变得空空荡荡,只有花谣一人独坐在厅中。

  桌上的茶杯仍是五盏,里面的茶却是凉了。

  盛着玫瑰酥的小碟中只剩着一些碎渣,和几瓣玫瑰。

  “嘟嘟嘟。”

  煨在火上的银铫子忽然嘟嘟地冒起泡来,花谣急忙用软布裹了手,将银铫子提下来,正要将铫子里腾腾的热水倒入茶壶中,忽然住了手。

  那热水本是为了给思酒他们泡茶备的,如今已不需要了。

  她一向不喝茶。

  花谣忽然将桌上的杯盏尽皆撤去,捧出了一架古琴来,琴身红褐,尾部尚有烧焦的痕迹,她素手轻弹,只听琴音袅袅,她已合着琴音歌了起来,歌声哀婉,风从窗子里吹进来,吹得她一身红色纱裳烈烈而舞,如火焰般摇曳,只听“扑棱棱”数声,窗外黑压压的树枝上飞起一群鸟儿,只见鸟儿的影子掠过满如银盘的圆月,不知飞往何处去了。

  原来连鸟儿也不忍再听花谣的歌声了。

  花谣的琴音开始时尚且如石上清泉,淙淙流淌,只偶尔有一两声激烈之音,如泉流高处,歌至终章,竟再无一丝柔和承转之音,琴弦绷得几欲断裂,悲伤之意莫可抑制,歌至最后一句,花谣的手指被琴弦割得鲜血淋漓,“滴答”一声,滴在了地上,只听她反复吟唱着:“我心伤悲,莫知我哀!我心伤悲,莫知我哀!”

  花谣刚刚歌完最后一个“哀”字,只听“铮”的一声,琴弦崩断,割得花谣手指火辣辣地疼,花谣脸色苍白,捧着断琴,枯坐良久,静默不语。

  窗外一轮明月满如玉轮,月光如水,漫进窗里来,漫进地面上,又漫过花谣的脚踝,将她整个人和她的断琴一起浸进去。

  花谣仰起头,任月光打在脸上,像是希冀这没有温度的月光能带给她温暖,她的眼光叹息般凝视着夜空中的明月,不知在想些什么。

  远方,一白衣公子静静地立在林中,他腰间配着一把漆黑如墨的长剑,数条纤毫毕现的金龙缠绕在剑鞘上,月光一泻如银,笼在他身上,他忽然回过头来,若是此刻有任何人见到他,心中只会有一种感觉:那就是冰冷。

  他的美貌锋利得像一把刀,可以将所有爱慕他的人划伤;他的气质冷得像一块冰,又让不爱他的人不敢靠近。

  月光之下,忽然传来了琴音。

  白衣公子静静地听着,直到一缕琴音完全断绝,“铮”的一声,显是那人的琴弦断了。

  他忽然心中一动。

  那弹琴之人是谁?她的琴音,为何会如何凄婉?

  如此琴音,裂石可矣,但太过悲了,恐怕那弹琴之人会慧极而伤,难以长久。

  微风吹着白衣公子的衣衫微微而动,他心中忽然想道:若是有一天遇上这弹琴的人,一定要问问她发生了什么事。若是她弹一些快活的曲子,想必会好听得很。

  花谣所歌过悲,笔者不敢妄改,现将歌词记录如下:

  采薇采薇,薇亦柔止。曰归曰归,心亦忧止。

  昔我往矣,杨柳依依。今我来思,雨雪霏霏。

  忧心烈烈,载饥载渴。我心伤悲,莫知我哀!

  我心伤悲,莫知我哀!

  他们不知道的是,将来他们再次重逢之时,一场武林浩劫也在悄悄酝酿。

  话说花思酒和夏醉生拜别花谣之后,踏上了寻找自己的小楼之旅。

  无愿村中东、南两边地势平坦,土壤肥沃,小楼建得也多,北边次之,西边又次之。西边尽是不毛之地,多无人烟,小楼更是凤毛麟角,且多建在险峻之处,因此很少有人来。

  但思酒、醉生二人偏偏反众人之道行之,一路向西而行,决心要找到一座没有主人的小楼,哪怕有万分凶险,他二人也相信自己可以克服。

  二人一路低调行事,偶尔有几个小喽啰找上门来,花思酒随便就将他们打发了。

  这天二人又走了很远的路,骄阳似火,火辣辣地烤着地面,若是在烤裂的地面上抹点辣椒,怕是能直接掰一块下来送进嘴中:那滋味恐怕和烤地瓜也差不了多少。

  花思酒汗透重衫,只觉地面如蒸笼一般,而他和醉生就是两只肉包子,热气源源不断地从地底冒出,喷在他俩脸上,他只觉吸一口进去,是热气,吐出来时,那热气比吸进去时还要热些,而他又不得不把这吐出来的热气再吸进去,如此周而复始,真是热上加热,昏上加昏。

  花思酒热昏了头,心思也变得飘飘渺渺,不知想到了哪里:若是我和醉儿都是肉包子,那么再烤一会儿,恐怕就要熟了,也不知我们俩谁更好吃些。醉儿是女儿家,骨骼纤细,肌肤娇嫩,应当比我好吃些——不过我也不差,洗墨总羡慕我的皮肤,说我是他见过最好看的男人,也不知是他见的男人太少,还是他在奉承我——

  正浑浑噩噩地想着,醉生忽然摇了他一下,只听她欣喜的声音道:“思酒哥哥,我们找到小楼了!”

  醉生所说的那小楼,也不知是否还能称之为楼,它院子的围墙烧得焦黑,只剩下一些残垣断壁,墙皮处处剥落,连围都围不住了,随便一只花点小狗,就能从墙上翻进去,那墙已没有了丝毫防卫的作用,似乎之所以摇摇欲坠地塌在那里,只是因为早已没有主人管它了而已。

  它的大门颤巍巍地挂着,好像一推便会化为碎末。

  那小楼破破烂烂,瓦片残缺,墙体烧得漆黑,有的地方甚至露出了里面的砖块来,不时有砂石从屋顶滑落下来,上面悬挂的匾额字已融化,根本无从分辨。

  醉生却欣喜地道:“思酒哥哥,你知道我们发现的这座小楼,有多破败么。它的墙体都露了出来,定是被大火烧过,谁要是住在这座小楼,一定会嫌弃得住不下去——”

  花思酒明白了醉生的意思,微笑道:“但我们却不会嫌弃——若是它被火烧过,八成还没有主人——”

  正在这时,只听一阵“哒哒哒”的脚步声传来,眼看就要从楼上下来了。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99.cc。笔趣阁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biquge99.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