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凤兄 > 第二十六章(机关术修业...)

第二十六章(机关术修业...)

小说:凤兄作者:辰冰字数:0更新时间 : 2021-06-16 19:39:54
当日修业结束,  灵瑾信守承诺,专程去了鹤青先生的道室。

        鹤青问:“你射灵球用的那把弓,能给我看一下吗?”

        灵瑾点头同意,  将机关弓递给鹤青先生。

        鹤青平稳地双手接过,将弓放到自己面前。

        他的目光矜持低垂,双手温柔而熟稔地在弓身上抚过。鹤青这个人,平时给人的印象颇为清冷,  可此时,  他的一举一动中无不透出对弓深入骨髓的尊重和爱惜。

        鹤青将机关弓仔细看了一遍,  然后,  眼中微微不禁流露出见到从未见到之物的奇异。

        鹤青问:“这把弓,  倒是特别,你是从何处得来的?”

        灵瑾其实已经料到先生可能会问。

        从竹依上君密室中拿出来的两件东西,  一件是写有木灵之术的竹简,  这个早在他们拿的那一刻,灵瑾和寻瑜已经和竹简结契,  不能对外人提起。但是另一件,就是灵瑾这把机关弓,却是竹依个人放在里面,  附赠给他们的,  并没有能不能说的制约。

        灵瑾如实对先生道:“这是我生母的遗物。好像是她生前,利用机关术,闲来无事发明的。”

        鹤青的脸色微微有了变化。

        他问:“这把机关弓,是小型翼族也能像使用灵弓一样使用的吗?”

        “是。”

        “……是你一个人可以使用,还是所有小型翼族可能都能使用?”

        “若遵照我生母的本意,  应该是所有小型翼族都能用的。但是,她还没有彻底完成这把弓,  所以本来只有她一个人能用。我现在也可以使用,其实是凑巧。”

        鹤青的神情愈发诧异。

        他的眸子比平时略睁大了几分,脸上有一种难以置信的表情。

        他喃喃道:“竹依上君,她竟真……”

        鹤青先生没有继续说下去。

        然后他轻轻叹了口气。

        鹤青的声音莫名放轻了几分,道:“世间,竟然真有她这样的人……”

        灵瑾注视着鹤青。

        她总觉得鹤青先生此刻的气场,缠绕着说不清道不明的哀伤,仿佛在感慨造化弄人。

        鹤青垂眸,将机关弓双手还给灵瑾。

        他说:“既然你的母亲给你留下此物,你便妥善使用吧。我会履行约定,今后,你随时都可以选择修习高级射艺,你对射艺亦或是云鹤家的技法有什么疑问,我必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只是……这把机关弓似乎并不是成品,它的威力,比起真正的灵弓,尚且远远不足。

        “现在的使用,倒是尚且无妨,但随着你的射艺精进,将来等你成熟时,想要再进一步,只能用这把弓,势必会成为你的桎梏。你可有想过,将来要怎么解决这个问题?”

        灵瑾双手接过机关弓。

        她坐姿笔直,气度清雅。

        灵瑾早已想过这个问题。

        她说:“我打算去修习机关术,将来继续改进机关弓。”

        鹤青定定地注视灵瑾。

        不用他说,灵瑾想必自己也清楚,这注定会是一条极为崎岖的道路。远远比天生能用灵弓的大型翼族,亦或是干脆选择放弃的小型翼族所走的道路,都要更为艰难。

        良久,鹤青道:“……你若是有什么不懂的,可以来问我。云鹤家认识许多铸弓的优秀工匠,到时,你需要的话,我介绍几位给你。”

        从鹤青先生那里出来以后,灵瑾肩膀一松,终于松了口气。

        在去见鹤青先生之前,她想过很多种可能。

        或许鹤青先生会觉得机关弓的力量太弱,即使她射破了灵球,将来也不会有更好的成就。

        或许鹤青先生会说机关弓不能代替灵弓使用。

        或许鹤青先生会反悔之前的决定。

        不过幸好,这些她担心的事,最终都没有发生。

        灵瑾抱着怀中的机关弓,双手在光华的弓臂上抚过,然后爱惜地将自己的额头贴在弓臂上,闭了闭眼。

        灵瑾结束射艺修业后,转头就去了机关术的道室。

        “小师妹来了!!!以后我们就要有小师妹了!!!”

        灵瑾刚一踏进道室,师姐那充满活力的声音就响了起来。

        因为灵瑾今日会来机关术道室,师兄师姐早早就守在这里等她了――

        “小师妹总算来了!”

        “……欢迎。”

        “太好了,我们机关术都两年没招到新人了,我还担心要失传呢。”

        “乌鸦嘴!不许乱说!”

        “饿死了饿死了,小师妹来了,那咱们吃饭吧?开饭!”

        修习机关术的师兄师姐们性情不一,有人热情,也有人天生冷淡。但这段时间相处下来,灵瑾其实已经对他们都有所了解,知道其实所有人都很友善。

        见他们这么欢迎自己,灵瑾不禁有些羞涩地笑起来。

        师姐勾住灵瑾的肩膀,跟她介绍说:“来来来,我们地方不大,但是很舒服随意,你按照自己舒服来就行,不用遵循哪些虚礼。

        “跟你以前修习的射艺和术法相较的话,说实话,我们机关术实在不算什么热门学科。本来报名的人就不多,然后因为入门门槛不低,打基础的过程比较枯燥,中途跑掉的人也不少,总之留到现在且还没毕业的人就是现在道室这么几个了,以后都是你的师兄师姐。”

        只见道室内,稀稀落落地站着十来个人。

        与考核标准甚高的射艺修业,亦或是弟子如云的术法修业比起来,机关术着实可以说是人丁寥落、十分冷僻了。

        灵瑾怔了怔,下意识地道:“师姐,这好像跟你之前对我说的,有些不一样。”

        师姐:“……”

        见机关术师姐卡壳,其他师兄师姐都发出爆笑,取笑她道――

        “你看,早就跟你说不要为了招人胡说八道了!对机关术感兴趣的人,自然会来的!这下被小师妹拆穿了吧!”

        机关术师姐被其他人抓去,胡乱打打闹闹了一番。

        她挠着头回来,轻轻咳嗽一声,试图将之前的话题代过。

        师姐道:“那什么,我们虽然十分小众,但小众也有小众的好处。

        “比如说吧,因为人少,我们不会像术法修业那样有统一的教学内容、根据课表上课。在这方面,我们更像是传统的那种师徒关系――先生会亲自过来带弟子,根据每个弟子的不同进度和情况,一对一教学。

        “不过有时候吧,不太要紧的内容,先生有可能不会亲自教,会由我们这些早入门的师兄师姐,来带小师妹你这样刚入门的小弟子。各方面来说,这都算是一种锻炼了。

        “因为这样的传承模式,我们机关术修业的弟子,历来关系都特别好。不会像术法课那样,学了三五年,连你一个教室的同窗都未必说过几句话。我们这边的话,两百年前毕业师兄师姐,现在还时不时回来跟我们一起烤肉呢!

        “总得来说,比起一门修业,我们这里更像那种遗世独立的小门派吧!”

        灵瑾认真听着,就像真的在听讲课一样,时不时点点头。

        师姐一拍灵瑾肩膀,道:“好了好了,话不多说了,正式带你认认人!首先,这位!虹月师姐,虽然有点刀子嘴豆腐心,但她手艺非常巧,堪称能在针眼里雕花!最精细的活找她总没错。”

        一位身材纤瘦的师姐,笑盈盈地对灵瑾颔首。

        “还有这位,乌鹫师兄,虽然平时都不说话,但其实技术很好,很靠得住。他是我们这里年纪最大的,修炼时间也最长,你跟他说想学什么,他一定能做给你看!”

        “……”

        坐在角落的师兄还在摆弄一个灵瑾看不懂的大型机关,听到师姐介绍的声音,他才抬起头来,看了灵瑾一眼,然后又闷闷地转了回去。

        “另外还有这个人,长涛师兄,嗯……虽然特长不明显,但是很能吃饭,姑且就当他力气很大吧。”

        那位师兄头上戴着一个机关镜,一只手举着筷子,看上去已经等了很久。见灵瑾看向自己,他对灵瑾竖起大拇指,道:“干饭。”

        灵瑾笑笑。

        师姐拉着灵瑾给她介绍了一圈,等十几个人都介绍完了,她又一指自己,笑道:“最后就是我了,其实你已经认识我了……不过再正式自我介绍一次吧。我叫天如,师父不在的时候,就由我负责修业里的杂事,算是班长吧。小师妹,以后请多指教了。”

        灵瑾见天如师姐这么一本正经地自我介绍,连忙回了一礼,正色道:“见过诸位师兄师姐,我叫灵瑾,日后,请多关照。”

        道室中的人都笑了,就连角落里的乌鹫师兄都抬了抬嘴角。

        天如师姐高兴地搂住灵瑾的肩膀,将她往道室内带:“来,别拘谨,以后这里就跟你另一个家一样。今日,我们先带你熟悉熟悉各种机关术的工具……”

        道室内热火朝天。

        不知过了多久,天如师姐聊着聊着,忽然察觉到什么,然后往门口一望,不由“诶”了一声,道:“灵瑾师妹,你有朋友要来啊?”

        灵瑾疑惑,她并没有带来朋友,但她顺着师姐说话的方向回过头去,却见向阳和小芝兄妹二人,正在机关术的道室外探头探脑,一副想进来,却又不敢进来的模样。

        灵瑾愣了愣,道:“师姐,他们是我认识的人,可能是来找我的,我先出去一下。”

        “噢,好。”

        师姐爽快地松开灵瑾,就让她出去了。

        灵瑾走到机关术道室外,问他们:“怎么了?又出什么事了吗?”

        向阳和小芝兄妹两人本来都是在外面偷看,此时见灵瑾主动走出来跟他们说话,反而分外慌乱。

        “不……那个……”

        小芝在灵瑾面前,显得紧张又羞涩,很快就红了半张脸,结果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最后,还是向阳先开口道:“今日,我们都看到公主通过射艺考核了。虽然我们兄妹两个都相信公主一定迟早能够创造奇迹,不过还是没有想到速度竟然这么快……恭喜公主。”

        小芝也忙道:“恭喜公主!”

        “谢谢。”

        灵瑾浅笑,回应。

        终于,小芝鼓起勇气说:“现在大学堂里全都在议论,说灵瑾公主拉开了灵弓,小型翼族们都特别高兴!特别是射艺课上的人,大家之前受过公主的帮助,很为公主开心。”

        说到这里,她用一种低落而崇敬的神情望着灵瑾,认真道:“虽然我们大概不可能像公主一样拉开灵弓,可是只要有一个公主这样的小型翼族,就是了不起的事!其他人再也不能说所有小型翼族都拉不开灵弓了。”

        灵瑾一愣。

        “我不特别。”

        她脱口而出。

        灵瑾对兄妹二人道:“我拉开的并不是灵弓。只要再有一定时间,你们也可以使用同样的弓的。并不是只有我能拉开,所有小型翼族都可以。”

        “……诶?”

        兄妹二人怔住。

        灵瑾走回道室,将她的机关弓拿给两人看。

        向阳和小芝俩兄妹呆呆地看着。

        他们当然在弓射场上就注意到灵瑾的弓和常见的灵弓很不一样,可从未往这个方向想过。

        小芝迷茫地问:“可是如果不是灵弓,那那是什么呢?”

        灵瑾除了对鹤青先生和家中长辈说明过以外,并未公开机关弓的情况。一来,这把弓现在只有她一个人可以用,即使公开意义也不大;二来,连母亲都说这是尚未完成的试做品,还不适宜向公众公开,那么势必有她的道理。

        灵瑾始终记得,兄长小时候对她说过,在有所成绩之前,不要将自己做的事挂在嘴上。

        尤其是,本身就不确定能不能做成的事。

        但面对向阳与小芝两人,灵瑾想了想,如实道:“那把弓,是用机关术做出来的。只是还不是完成品,效果有限,我也不知道将来有没有可能仿制成功,所以不敢把话说满。

        “我不想你们认为只有我一个人可以,而你们不行,所以才告诉你们。实际上,如果机关弓完成的话,所有小型翼族经过调整应该都可以使用。”

        灵瑾指指自己身后,说:“我打算以后自己修习机关术,继续研究和改进机关弓,但并没有十足的把握能成功,既不知道会不会有结果,也不知道会花费多久。因此,如果可以的话,希望你们尽量不要告诉其他人。”

        听完这番话,向阳和小芝都呆住了,两人嘴巴微张,仿佛找不到自己的下巴。

        这样的可能性,简直颠覆常识。

        灵瑾见他们一时还回不过神的样子,便略略对他们颔首,自行转身回机关术的道室去了。

        师姐见灵瑾回来,立即热情地拉着她,给她介绍机关术道室里的设备。

        许久之后,不知过了多长时间,师姐眼角余光忽然瞥到道室外有个小小的人影。

        她侧目望去,不由“咦”了一声,说:“灵瑾师妹,你的小尾巴又来了。”

        灵瑾闻言,也往外看去。

        只见小芝怯生生地站在道室外,她不知是走了以后又折回来,还是一直没有离开,说不清独自在那里等了多久。见灵瑾回头看她,她紧张得身体一提。

        灵瑾疑惑地走过去,问她:“怎么了?”

        “我……”

        小芝深呼吸一口,似乎下定了很大的决心,才脱口说道:“我想跟公主一起,研习机关术!”

        灵瑾惊讶,问:“真的吗?”

        机关术虽然历史悠久,但毕竟冷门,要决定在这样一门修业上花费时间,并不容易。

        然而,小芝将自己的想法说出口以后,就坚定地点了点头。

        灵瑾算算小芝去而复返的时间,还不算太久,有些担心:“修习一门课业虽不算大事,但也要花费不少时间和精力,若是半途而废,就是白费功夫。你不用这么快做决定,还是回去好好想想再决定为好。”

        谁知,小芝摇摇头。

        她个子比灵瑾还要娇小,平时又甚是内向害羞,此时,却坚韧得异乎寻常。

        她说:“我想得已经够久了。”

        小芝低垂眼睫,道:“其实兄长退出射艺修业以后,我考虑了很长时间,几乎也打算放弃了。对小型翼族来说,就算顺利结束了初级修业,也不可能继续修习高级修业,连继续精进下去都很难……但是,公主你今日说的话,让我感觉到还有另外一种选择。”

        小芝的眼睛里重新泛起点点星光似的希冀:“如果真的能做成公主所说的机关弓的话,那小型翼族就可以像大型翼族一样,名正言顺地继续修习射艺!那不仅仅是对小型翼族,对整个翼国来说,也一定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大事!

        “我、我不想坐以待毙,只等公主来为我们做成新弓。

        “终于有一个方向和机会摆在我面前,我想要抓住它!我想要像公主这样,凭自己的力量去选择命运!

        “……总之,我想来帮公主的忙,不知可以吗?”

        小芝这番话,即使是灵瑾,也大为触动。

        她先是愣了愣,然后浅浅地笑了。

        灵瑾笑起来很好看。

        她因为外貌有几分似白鹤,平时总有几分高山白雪的出尘孤高之感,其他小型翼族嘴上不敢说,其实都觉得她与一般小型鸟雀不同,如高岭之花一般,只可远观而不可亵玩,不敢与她太过亲近。

        而此时,她这一笑,倒像是天上清雪垂青世人、悠悠落入凡尘,距离一下子拉得近了。

        小芝即便同是女孩子,这会儿也看得呆了,不知不觉又红了脸。

        灵瑾握住小芝的双手,微笑道:“那当然可以,我求之不得!如果这样的话,那以后就麻烦你了。”

        “公主、公主不用客气。”

        小芝被灵瑾握住了手,既局促又害羞,头一低下,已经和煮熟的虾一样红。

        她想了想,信誓旦旦地说:“其实,我和哥哥家里,是做木匠的。我与兄长从小就会偶尔给父母搭把手,算是懂一点点手艺。等将来学好以后,我一定能帮上公主的忙的!”

        提到哥哥向阳,小芝停顿了一下,说:“哥哥退出射艺修业以后,好像也有些心灰意冷。我折回来的时候,他并未阻止我,可自己也没有一起来……等真正将机关弓做出来以后,兄长或许也能重新开心起来吧。”

        灵瑾微笑,点了点头。

        她说:“那你随我进去见师姐吧。她叫天如,人很好,如果知道又有人想加入机关术修业了,肯定会很高兴的。”

        “嗯!”

        灵瑾领着小芝去见天如师姐。

        天如师姐发现自己拐来的一个新生,一转眼变成了两个,差点没高兴疯了,一把抱住两个师妹猛亲,费了三个师兄,才好不容易把她拦下来。

        正式进入机关术修业的第一日,过得十分热闹。

        灵瑾和小芝跟着师兄师姐们一起初步认了机关术的工具,然后又跟过年似的,所有人一起聚在机关术道场门口的小院里,一起聊天、喝茶、吃点心。

        小芝跟灵瑾一样,以前从未体验过这样的修业氛围,起先颇为害臊,好在后面就日渐习惯起来,不久就也与师兄师姐们打成一片。

        不过,等课业结束之后,灵瑾单独拦住了天如师姐。

        她拿出之前云沐给的那个木盒,递给师姐看。

        灵瑾问:“师姐,这是我之前得到的一个盒子,但是一直没有办法打开。我本来以为单纯是因为找不到钥匙,但现在我想……这个盒子,会不会其实是用机关术做的,有特殊的开启方法?”

        这个木盒,正是灵瑾的生父鹤羿生前留下的那个。

        在此之前,灵瑾从未往这个方向想过,只凭着惯性思维,想着找到钥匙就能打开盒子。

        可是,在得知她的生母是个机关术大师以后,灵瑾的想法就有些变了。

        如果这个盒子存在的时候,她的生母还没有去世,那么对她亲生父母来说,如果想存放一些不想轻易被别人触碰的东西,最好的选择绝不是买一个有钥匙的木盒,而是做成机关盒。

        哥哥也说过,这个木盒的木料并不名贵,用的只是普通的杉木。

        这正好与机关术的特点相符。

        无论是竹依布置在石室内的机关,还是她做出的机关弓,主体全部都是最普通的木材,全靠一双能工巧匠之手和非凡聪慧的头脑,才化腐朽为神奇。

        天如师姐一听灵瑾这番话,果然来了兴致。

        “给我看看。”

        她接过灵瑾手里的木盒,细细端详。

        然而,一刻钟后,天如师姐啃起了指甲,却始终做不出判断。

        她严肃道:“小师妹你等等,我去和其他人探讨一下。”

        说着,天如师姐跑回人堆里,就地抓起另外几个师兄师姐,几人叽里呱啦地围着盒子讨论了一通。

        过了一会儿,其中两个师兄跑了出去,等他们回来的时候,把机关术修业的三个师父也带了过来。

        三个师父外加十几个弟子,又是叽里呱啦一阵激烈地争论。

        半个时辰后,终于,他们讨论完了。

        天如师姐拿着机关盒跑回来找灵瑾,肯定地道:“没错,这个就是机关盒!”

        天如师姐掌心一翻,将锁孔那一面展露在灵瑾眼皮底下,解释道:“师父刚才拿了好几个仪器,仔细地测量了。这个盒子有锁孔的这一个面,内部的质地比另外三面都要厚一些,可是拿在手上,四面的轻重却都是一致的。这说明有锁孔的这一面,里面很有可能做了机关!这样平平无奇的外观,只不过是障眼法。

        “若是如此,这个锁孔很有可能也不是锁孔,而是机关的一部分。有许多机关大师都喜欢用这种方式来迷惑外人,让其他人费尽心机去找钥匙,可实际上,世界上根本就不存在这把钥匙。”

        听到天如师姐肯定这是机关盒,灵瑾久久悬着的心,总算落了下来,有一种“果然如此”的感觉。

        她对天如师姐道谢:“原来是这样……多谢师姐。”

        “不客气。”

        天如师姐爽快道。

        她有些依依不舍地抚摸着这个盒子的表面,万分珍惜地道:“不过,你这个机关盒,做得可真是精巧啊!要不是它的年代实在久远,里面的机关零件稍有移位,可以说天衣无缝,我刚才差点就被骗过去了!

        “连师父都说,这个盒子虽然貌不惊人,但技艺很了不起,必然是出自不得了的大师之手!师妹,你是从哪里得到这个的?”

        灵瑾回答:“这是我父母的遗物。”

        天如师姐停滞了一瞬。

        然后当场炸了:“――那岂不是说,这有可能是竹依上君做的机关盒?!”

        天如师姐看机关盒的眼神,登时充满了垂涎,她眼睛瞪得老大,一副恨不得将它吃到肚子里的样子。

        灵瑾无奈一笑:“看样子,很有可能是。”

        她又问:“那,师姐,你们有办法解开机关,将这个盒子打开吗?”

        “不可能。”

        说起这个,师姐却摇摇头。

        “技术高超的机关术师的机关,技术逊色的机关术师是解不开的。竹依上君的机关术水平,乃是大师中的大师!其实我们刚才已经尝试过了,她布下的机关,如今的三个先生合力,都想不到头绪。”

        “……原来如此。”

        灵瑾的神情黯淡下来。

        “不过,”

        师姐见灵瑾失望,心有不忍,不禁想用自己的知识给她一点思路。

        “你可以从别的角度来考虑这个问题。

        “机关术师如果专门留下一个不能轻易打开的盒子,那在她不希望绝大多数人去打开盒子的同时,肯定也有那么特定的几个人,是她认为可以打开盒子的。

        “机关术的设置非常多种多样,开锁方式什么样的都有可能。如果你能想到机关术师所希望的那个打开盒子的人是谁,或许就能想到,开盒子的关键是什么。”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99.cc。笔趣阁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biquge99.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