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凤兄 > 第二十五章(打开灵弓)

第二十五章(打开灵弓)

小说:凤兄作者:辰冰字数:0更新时间 : 2021-06-15 17:17:18
这一回,  听到师姐的邀约,灵瑾心尖一颤,竟真的心动了。

        她之前在摆摊上看到师姐的机关时,  只觉得有趣,却并没有将它当作一门正式修业、亲自修习的意思。

        然而现在,灵瑾见识过石室里生母竹依曾经布下的机关,手上更是拿着一把她想都不敢想的机关弓,  她忽然产生了一种奇异的预感――机关术,  或许真的就是她一直没有找到的,  破解射艺难题的钥匙。

        若真能继承母亲遗志,  将她想要的机关弓制作出来,  对翼族而言,绝对会有巨大的帮助。

        一旦起了这样的念头,  灵瑾只是略想了想,  便抬起头,认真道:“师姐,  我确实有修习机关术的意向。不过,今天太晚了,爹娘还在找我和哥哥,  我没有办法立即给你答复。我现在先和哥哥一起去见爹娘,  修业的事情,等我手上一些事情处理完了,再来这里找师姐,可以吗?”

        “诶……?”

        机关术师姐大约是在热情招揽弟子时被拒绝了太多次,得到灵瑾肯定的答案,  反而没有立刻反应过来。

        她面露错愕,呆了半晌,  等回过神,刹那间目光璀璨。

        师姐连声道:“当然可以当然可以!你们快去吧,随时都可以过来呀!我会等你们的!”

        师姐欢快地给他们引路,还给他们指点了女君和大祭司所在的方向。

        灵瑾连忙和哥哥赶过去。

        女君重新见到他们时,倒吸一口气,悬在空中的心总算落回肚子里。

        女君扇动翅膀,脚步一颠,从空中落下飞到他们面前,一把将两个孩子都拉近怀里,一手一个,用力抱紧。

        “你们跑到哪里去了?”

        女君的声音着急,又夹着一丝颤抖。

        “怎么一下子两个人都不见了,也不打一声招呼?”

        灵瑾与寻瑜兄妹两人对视一眼。

        灵瑾抱住女君的腰:“对不起,让娘担心了。”

        女君本来发现两个懂事的孩子都不见了,满心焦躁,见他们没事又下定决心要好好骂骂他们,可是被女儿这么一抱,她的心忽然便软了。

        仔细一看,灵瑾和寻瑜的样子都有些狼狈,灵瑾的头发散乱,寻瑜的衣裳上扑了灰,瑾儿还穿着瑜儿的衣裳。

        女君冷静下来,问:“你们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灵瑾解释道:“是我不好,本来是我心情不好,才一直留在大学堂的弓射场射箭。兄长是偶然找到我以后,我们一起回凤凰宫,谁知中途误入了一个石室。那是我生母离开大学堂前留下的特殊密室,我们花费了不少功夫才离开。”

        女君听到灵瑾生母,心里“咯噔”一声。

        “与竹依有关?”

        她言语不自觉地带了丝急切。

        “然后呢?石室里发生什么了吗?”

        灵瑾摇摇头:“然后就不能说了。”

        灵瑾和寻瑜都已经在石室中结契,这意味着他们将竹简取出来后,就不能再让其他人知道。

        女君凤眸微挑,诡异地看了看灵瑾,又看了看寻瑜。

        只见他们两人都抿紧嘴唇,一副坚决不会松口的模样。

        女君迟疑,但她扬了下眉毛,终究没有追问。

        这个年纪的孩子,开始有自己的机缘和秘密,也不奇怪了。

        女君叹气,道:“……罢了。若是与竹依有关的,密室、晚归或者有秘密都不奇怪。你们不能不说的话,我就姑且不问了。”

        灵瑾松了口气。

        女君说:“看你们俩这样子,今晚恐怕折腾得不轻。快回去休息吧,有什么事明天再说。”

        灵瑾年纪还小,她在石室中精神太兴奋,还不觉得,这会儿被母亲一抱,精神松懈下来,困意一下子席卷全身。

        她睡眼惺忪地点点头,眼看就要睡着。

        寻瑜却要好上许多,他略作停顿,道:“母亲,还有一件事,我一定要和你说。”

        女君抬眉:“什么?”

        “……这里不合适,必须要回凤凰宫说。”

        等回到凤凰宫,寻瑜立即拿出之前仔细收起来的鱼鳞,交给女君,道:“这是我与妹妹经过三口井的时候,在井边捡到的。”

        女君接过鳞片,拿在手里刚一打量,脸色当即一变。

        “这是……水族的鳞片?”

        寻瑜说:“我也觉得是。刚天黑时,我和瑾儿走在回宫路上,凑巧看到这片掉落的鱼鳞,觉得不对劲,才会在井边调查,没想到反而误入了竹依上君当年留下的石室。

        “虽然现在可以确定,竹依上君的石室和这片水鳞肯定没有关系,但在大学堂中,居然会有这样的鱼鳞,显然十分异常。我认为非得让母亲尽快知道不可。”

        “确实。”

        女君沉静地颔首。

        大学堂中有水族之鳞,此时可大可小。

        小则不过是水族误入,若大,则又可危及两国关系。

        不过,女君尽管惊讶,却并未大惊失色,将凤凰君主的气魄展现得淋漓尽致。

        女君收下鱼鳞,对寻瑜道:“好的,此事我已知晓,多亏瑾儿你细心。这件事我会处理,你今日也累了,和瑾儿一样,快去休息吧。”

        寻瑜点头,安静地对女君行了一礼,这才退出宫室。

        次日清晨,卯时鸟鸣声初起,灵瑾骤然睁开双眼。

        她抬手一摸,昨日拿到的那把机关弓,就在她枕头边。回想起昨晚种种,灵瑾还有种极不真实的感觉。

        她揉揉眼睛,从床上坐起来,洗漱,换了一身干净的衣裳,便拿上机关弓,前往凤凰宫内的校场。

        这么早,天蒙蒙亮,到校场一路都没有人。

        灵瑾将机关弓取出,仔仔细细地检查了一遍,又小心翼翼地调整了弓弦。

        灵瑾抚摸着弓身,心里涌上一股奇怪的感情。

        这把机关弓是成人使用的尺寸,以灵瑾的个头来说,其实有些太大了。但灵瑾却莫名觉得,这把弓比她以往用的,都要来得趁手,而且,更为奇怪的是,她对它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亲近感。

        灵瑾深吸一口气,侧对靶子,左手握住弓臂,右手扣住弓弦,缓缓将弓举起。

        灵瑾见过无数次别人使用灵弓的样子,也学习过无数次使用灵弓的方法,尽管她从未成功过,可那些技巧却早已烂熟于心。

        机关弓将灵气共振的部分从弓本身移到了弓臂嵌的灵玉上,射法需要做细微的调整,但道理依然是共通的。

        灵瑾聚精会神,将自己的灵气注入灵玉中,缓缓将弓拉开。

        忽然间,原本沉寂的灵玉变得活跃起来,随着灵瑾将弓弦拉开的动作,一条细而锋利的灵气逐渐在弓弦上汇聚成形,逐渐成了尖锐的箭的形状。

        灵箭!是灵箭!

        这是第一次,灵瑾在自己的弓弦上看到了灵箭。

        这也是第一次,灵瑾真正感受到了,兄长以前告诉她的灵气和弓共振的感觉。

        这就像是,她本身与手中的弓,被灵气所连结,逐渐融为一体。

        她的全部身心都投入弓中,弓化成她的一部分,她变得更强大,弓也变得更强大。

        虽然成形的这支灵箭很细,远不如灵瑾平时看到兄长和云沐射箭时的灵箭那么强大,可这对她来说,却是一种难以形容的奇迹!

        灵瑾内心激动,可精神却一分一毫都不敢松懈。她紧紧抿住嘴唇,用力完全将弓弦拉开,绷紧到满月一样圆,然后,终于手指一松――

        灵箭如光一般飞射出去,“嗖”得一声,不偏不倚扎在靶心上,然后,化成光屑消失。

        这就是灵箭的效果!

        灵瑾高兴极了,她缓缓放下弓,然后,脸上不自觉地浮现出暖笑来。

        寻瑜走到校场时,看到的便是此景。

        灵瑾穿着整齐的弓射服,雪白的衣襟正衬她洁白的耳羽。她笑得眼眸弯弯的,皎洁如勾月,一时间,仿若清光初现,繁花飞散,雪花入莲心。

        这时,灵瑾凑巧回过头,看到他,笑得更为甜蜜。

        她雀跃地唤道:“哥!”

        妹妹跑到他面前。

        灵瑾问:“哥哥,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

        寻瑜看着走近的妹妹一顿,不自觉地扭开头:“……你每天就在这么几个地方,不在这里还能在哪里。”

        灵瑾愈发惊讶:“所以,哥哥你果然是特意来找我的?”

        “……谈不上特意,只是有事,不能不来。”

        寻瑜抿了下嘴唇,平平淡淡地道:“昨天那三卷木灵术法诀,还在我这里。我拿来给你。”

        “啊,那个……”

        灵瑾恍然。

        她问:“哥哥,你看过了吗?”

        寻瑜说:“看了一部分。的确是很奇异的仙法,如果修炼好的话,应该能做到不少事。”

        灵瑾道:“那如果这样的话,那三卷法诀,就先放在哥哥那里吧。”

        寻瑜一愣。

        “……为什么?”

        “我现在还在修初级术法,基础都没有打好,就算让我现在开始学木灵之术,我也学不会,倒不如给哥哥。哥哥你应该比我更擅长术法,而且,石室的三道考题,也全部都是哥哥解开的,哥哥你平时还擅长做那么精致的小木雕……我想,如果竹依上君只打算收一个弟子的话,哥哥你才是最合适的。”

        灵瑾说得十分真诚。

        不过,她从小到大都叫女君为母亲,谈及竹依上君的时候,还不太习惯将她也称作母亲,只采用了比较尊敬的说法。

        寻瑜显然是对木灵之术有兴趣的,只是他仍有所迟疑,道:“这毕竟是你生母的遗物……”

        灵瑾摇摇头。

        “竹依上君将这三卷竹简放在那里,是想要传授给弟子的。那时我还远远没有出生呢。”

        说着,灵瑾又对寻瑜一笑,道:“再说,我与兄长一起长大。兄长连自己的爹娘都分享给了我,兄长的父母就是我的父母,那我的父母也理应是兄长的父母。这个术法给兄长先修炼,没什么不好的。将来,等我也有能力修炼了,再和哥哥一起看就是。”

        寻瑜闻言微微一顿,似乎有所触动。

        他思索片刻,然后默默应道:“谢谢。”

        然后,寻瑜好像有些脸红了,他眼神微闪,闷声道:“以后有机会,我会还你人情。”

        灵瑾看到寻瑜这个表情,怔了怔。

        然后,她又浅浅笑了。

        寻瑜瞥她:“……你笑什么?”

        灵瑾道:“因为,感觉又和哥哥有了一个共同的秘密。”

        “……”

        “只不过是一个秘密罢了。”寻瑜嘀咕,扭开头,“……笨妹妹。”

        可是灵瑾还是很开心。

        小时候,她和哥哥关系最融洽的时期,就是哥哥带着她偷偷射箭的那些日子。

        这两天,总觉得和兄长的距离,又近了一点点。

        这时,灵瑾低头摸了摸手上的机关弓,道:“不过,虽然石室的考题都是哥哥破解的,但是这把机关弓,我想自己留下,可以吗?”

        “当然。”

        寻瑜应道。

        “这本来就是你生母之物,正好你也需要,理应由你使用……而且,我刚才看你射箭了,尽管力量不及真正的灵弓,但以你的射艺,或许比那些勉强拉开灵弓却射不中的大型翼族,能发挥的作用还要强上许多。”

        灵瑾不禁羞涩。

        她说:“我本来以为,我可能拉不开的。”

        毕竟竹依上君在石室里说,这把机关弓,她只调整到她自己一个人能使用的程度。

        灵瑾的确对这把机关弓抱了比其他弓都要高的期望,但毕竟失望过的次数太多,她早已不敢再全心全意地期待。

        然而,确实就是这一次,她的命运被彻头彻尾改变了。

        她的弓弦上,形成了灵箭。

        她成功了。

        灵瑾性情内敛,但寻瑜望着她清澈无比的乌眸,还有不自觉流露出的笑容里,已经看出灵瑾的欣喜若狂。

        于是,他的嘴角也忍不住,微微上扬了一点,一点点。

        但寻瑜迅速将这一点笑意压了下来,咳嗽一声,然后严肃地皱起眉头。

        他说:“灵气虽然人人都不相同,但就像相貌、天赋一样,多少也讲血脉关联。不少子女的灵气,都会与父母高度相似,在大型翼族里,也时常有兄弟姐妹之间可以互用灵弓,或者子女继承父母灵弓的事情。

        “这样想来,或许你的灵气,与竹依上君灵气契合度很高。这把弓由你用起来也会顺手。”

        灵瑾颔首,低头抚摸手中的机关弓。

        虽然她从未有机会见到生母,但能像这样能感觉到两人之间的联系,她也是高兴的。

        寻瑜看着灵瑾的表情,一顿,然后迟疑地抬起手,轻轻摸了摸她的发顶。

        然后,寻瑜移开目光,道:“你日后,会越来越出众的。”

        “嗯!”

        灵瑾拿到机关弓以后,躲在凤凰宫中专心练习了一个多月,总算大致掌握了诀窍,共振的表现也更好了。

        自认为准备充足以后,终于,在最近的一节射艺课上,灵瑾郑重地走向鹤青。

        鹤青抬眸看她。

        “什么事?”

        “先生。”

        灵瑾笔直地注视鹤青,丝毫没有退缩之意。

        “今天,我想请求参加射艺考核,射破灵球”

        鹤青听到灵瑾的话,狭长的眸子微微睁开,眼中似有错愕。

        他问:“……你确定?”

        灵瑾话语平静:“确定。”

        鹤青一时未言,而是用诧异的眼神,观察灵瑾良久。

        只见她腰杆笔直、目光坚定,不像是自暴自弃的样子,虽有些紧张,但似乎胸有成竹。

        鹤青有些疑虑,但见灵瑾主动过来请求了,遂颔首:“可以。”

        鹤青带着灵瑾,走向灵球靶场。

        灵瑾跟在鹤青身后,两人一起走向灵球靶场的画面,一下子就吸引了众多人的视线。眼看着灵瑾仿佛是要参加灵弓考核,许多人面面相觑,交头接耳地议论纷纷。

        然而,灵瑾最终真的在灵球靶场前停了下来。

        发现灵瑾竟真是要进行灵弓考核,现场之人无不哗然。

        很快,靶场周围,围观的人就像见到食饵的锦鲤般聚了过来,迅速围得里三层外三层。

        动静闹得飞快,甚至连并非射艺修业的弟子都前来观看,凑不到位置的人纷纷化作原形,蹲到了树上。没多久,连高处的树梢都被鸟类蹲满。

        小芝与向阳闻声而至。

        向阳虽早已退出射艺修业,但听闻灵瑾要射灵弓的消息,还是飞奔而来,看向灵瑾的方向时,神情既是忐忑又是期待。

        射艺课上的同窗们更是早早各自占了位置,昌文也在其中。他双手环胸,面露不耐,看到灵瑾在靶场前,扯着嘴角讥笑一声,一副“我倒要看看你能搞出什么名堂”的架势。

        灵瑾面临这么大的阵仗,虽有些紧张,但精神却很坚定。

        她定了定神,便取出了那把机关弓。

        在场之人,自然无人见过机关弓,见灵瑾取出的不是灵弓,许多人面上都有困惑。

        昌文更是在人群中发出一声嗤笑:“这根本不是灵弓啊!公主难不成是犯糊涂了,这么难看的弓,能顶什么用?”

        灵瑾没有理会对方的奚落,她闭目凝神,调整了一下呼吸,就侧过身,摆出拉弓的架势。

        她拇指扣紧弓弦,一点点拉开。

        当机关弓上的灵玉开始发光,机关弓的弓弦上,一道与灵弓相似的灵箭逐渐显现出来,如同尖锐而刺目的光熙。

        这无疑,是拉开灵弓才会有的场景。

        见到此景,人群里明显响起了倒抽冷气的声音,就连昌文都不得不闭了嘴。

        灵瑾没有丝毫动摇。

        对她来说,只要能够使用和灵弓效果一样的灵箭,射中会活动的灵球,就不算是太大的问题。

        嗖!

        第一道灵箭飞出!

        那灵气汇成的锋利箭矢犹如破晓的第一缕晨光,不等众人反应,已直直刺向其中一个灵球!

        啪!

        灵球刚被灵箭的头部刺中,就像一个从中心被刺破的水袋一般碎裂开来,灵气倾泻下来,然后未等落地,已如烟一般消散。

        灵瑾并未停留,又重新开弓形成灵箭,射了第二箭、第三箭……

        灵瑾一共射了五箭,每一箭都正正好射中灵球的中心点。

        她的箭又直又稳,流畅得不似真实,仿佛灵球本身会吸引她的箭矢。

        灵瑾射得如此轻松,几乎称得上是炫技。

        在大学堂的弟子中,绝无一人可以做到如她这般行云流水。

        众人全都看得呆了。

        原本就修习射艺的弟子习惯了灵瑾的射法,还算好说。在场有许多人是听说小型鸟要用灵弓考试了,才过来围观的,他们从未见过有人竟然可以这样射箭,更何况射箭人还是小型翼族,简直看傻了,下巴都合不拢,说是被颠覆了世界观都不为过。

        终于,灵瑾射完了最后一箭。

        她放下弓,缓缓合眼,静然独立,感受射完箭后那股透彻的平静。

        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她身上。

        灵瑾雪白的耳羽被微风轻轻吹动,她神采若神,气质超脱,远远地看着,竟让人有一种下一瞬就会羽化而去的错觉。

        弓射场上一片寂静。

        不知过了多久,随着第一声喝彩响起,忽然间,四周爆发出巨大的欢呼声,其中又以小型翼族欢呼得最为响亮――

        “天呐,太厉害了!公主居然真的能射破灵球!”

        “公主用的那把弓是怎么回事?为什么好像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灵弓。”

        “原来小型鸟也是有可能使用灵弓的!”

        “公主果然与众不同!”

        所有人都热烈地欢庆、祝贺着这一堪称奇迹的瞬间,还有人大力夸赞灵瑾,亦或是讨论她手上那把奇怪的弓。

        唯有站在前排的昌文脸色不好看,他撇了撇嘴,“嗤”了一声,孤身一人,一言不发地从热闹的人群中掉头离开。

        然而万众欢庆中,也没有人注意这一点点不和谐的动静。

        鹤青伫立在侧,注视着灵瑾用那么一把奇异的弓射出灵箭的全程,久久回不过神来。

        直到灵瑾结束射箭后的闭目感悟、走到他身边,他才终于略有回神。

        “不错。”

        鹤青淡淡地道,可他看着灵瑾射破的灵球,眼神中却有错愕。

        他思索之后道:“当初规定的考核标准,是只要射中并破坏灵球,就可以算通过。说实话,你射破灵球的方式,和我想象中略有不同,不过……也不能有错处。如此,就算你以优等通过吧。”

        围观的翼族欢呼声更大,还有人大声鼓起掌来。

        灵瑾一愣,然后她脸上浮现出压抑不住的浅浅笑意,如初开的栀子花。

        不知为何,灵瑾笑了以后,周围的鼓掌声似乎又轻了几分。

        灵瑾射箭时将自己的全部心神都集中在弓箭上,此时神智逐渐抽回现实,看到这么多人为她喝彩,反而有些害羞。

        她对鹤青先生微微鞠躬致礼:“多谢先生指教。”

        “不必客气。”

        鹤青先生神情淡淡。

        然后,他的目光落到灵瑾这把不同寻常的弓上。

        鹤青停顿了一下,对她道:“灵瑾,稍后,你跟我到道场来一下,可否?”

        不远处,一只赤红色的凤凰静静地立在屋脊上。

        他知道灵瑾今日会提出考射艺,因此从头到尾都看着。

        他见灵瑾当众射破了灵球,不仅顺利通过考试、发挥得极好,还一举打破大众对小型翼族无法使用灵弓的刻板印象,知道从今日以后,灵瑾对整个翼国的意义都会有所不同。

        寻瑜不由在心里淡淡一笑,凤眸亦自傲了几分。

        而这时,猝不及防地,灵瑾站在人群中,却忽然回头,蓦然朝寻瑜所在的方向望来。

        寻瑜一愣,连忙煽动赤色羽翼腾空飞去,迅速避开灵瑾的目光,藏匿到道室屋脊侧面。

        于是,灵瑾回过头时,只看到一片晴空,和点点凤凰长尾飞过时留下的火星似的流光,浅得分不清是不是错觉。

        灵瑾不由歪了歪脑袋。

        她刚才明明觉得冥冥之中,好像有人在看自己。可是她循着方向看去,却什么都没有瞧见。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99.cc。笔趣阁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biquge99.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