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凤兄 > 第二十四章(机关弓)

第二十四章(机关弓)

小说:凤兄作者:辰冰字数:0更新时间 : 2021-06-15 09:43:48
灵瑾看着虚影的模样,  凝视她的眼睛。

        竹依的虚影浅笑着望着前方,眼神充满灵气,却看不见灵瑾的样子。

        两人一前一后,  就像在照一面能将人变得年幼或者年长的镜子。

        灵瑾此刻内心的震惊和触动,犹如骇浪惊涛,非寻常言语得以表述。

        然而竹依的虚影,全然不知站在她面前的,  会是七百年之后,  她的亲生女儿。

        竹依上君的虚影平静依旧,  只谦然而笑,  叙述道:“数十年前,  我十五岁时,在藏书库读书到深夜,  偶然破解了一道写在书架内侧的字谜,  误入一处秘境,就如你们今日一般。

        “那秘境是千年前一位老者,  在弥留之际所设,为的也是寻找可传承绝学之人。我偶有此幸,因此在秘境之中习得秘术,  此术在这数十年间,  于我也颇有助益。

        “按照祖师之训,修习此秘术,必须遵守三个规则――

        “其一,修习之后,不可告诉其他人。

        “其二,  必须适当使用,不可滥用,  绝不可用于邪道。

        “其三,等到无法再回到大学堂之时,要将此学修习之法藏于学堂中,不能带离大学堂,并且设计合适的关卡,将此绝学传于未来弟子。

        “我已接受女君的邀请,打算进入凤凰宫协助她管理江山。

        “如今身处乱世,我不知此去之后,还不能再回到大学堂教书,今日正是我离校前夜,室外月光皓洁、朗空如洗,我便决定正式将此绝学藏于此处,正式启动这个石室的机关。”

        说到此处,竹依上君微微仰首,像是看了眼天空的月色。

        此时的她,眼神还有些青涩,看得出尚不足百岁,十分年轻。

        看完月亮,竹依回过头,又看向前方。

        她道:“我虽不知,将会接受秘术传承的你,会是何人,但既然相遇于此处,想必也算有几分缘分。此绝学秘术从我这里传授给你,你我二人之间也算有些许师徒之缘,你若接受传承,我会额外再送一份礼物给你。

        “……好了,所谓的绝学秘术就在放木雕的石盘下面,你若愿意接受规则,便去拿吧。在你拿到绝学教材的时候,秘术便会自动与你结契。待到你离开大学堂时,便重新布置一个秘境,将它放在里面,等候下一个传人。”

        虽然话听起来像是告一段落了,但竹依的虚影并未消失,仍是巧笑嫣兮,静静地看着前方,像是在等。

        灵瑾动了动,这才发现自己站得太久,双腿都已经僵了。

        她觉得自己面颊微凉,抬手一抹,才发觉不知何时已经泪流满面。灵瑾吓了一跳,忙举袖擦了擦,然后故作镇定地对寻瑜道:“哥哥,我们过去看看吧。”

        “……嗯。”

        寻瑜看着灵瑾的脸,嘴唇微动,似乎想说什么,但最终什么都没有说,只是默默走在她身边。

        兄妹两人翻开了石盘,在石盘之下,地面竟然藏有暗格。暗格用盖子盖着,里面是中空的,而在石盖上又写着一行字――

        【上古之馈赠,历代之传承,智慧之天术,愿予有缘人。】

        这一行字,似乎是手写的。

        与灵瑾护身符上的字,还有大学堂入口门联上的字,字形相似,无疑是出自同一人之手。

        灵瑾依依不舍地抚了抚这古老的字迹,这才将石盖翻开。

        暗格里面果然放着三卷古旧的竹简,除此之外,居然还有一把外观奇怪的木弓。

        灵瑾喜好射箭,比起所谓的上古绝学,她一眼就被这把古怪的弓所吸引,不自觉地将它拿了出来。

        这把木弓的外形显然与普通的弓不同。它的弓臂凹凸不平,有数个木头机关凹槽,最大的一个凹槽嵌了一块灵玉在其中。这灵玉质地非凡,一看便知是宝玉,经过了七百年,仍旧光泽通透,倒像是被埋藏在这深井中,反而吸润了不少天然灵气。

        灵瑾将弓拿在手中仔细端详。

        这把弓竟与灵瑾此前见过的任何一把弓都不同,这让她心中有些惊异。

        而这时,就像提前预料到他们会有的反应一般,竹依上君的虚影又开口了。

        她道:“这三卷竹简,便记载了上古奇术――木灵之术。这桩奇术,据说是传承自三位创世神女中的天空神女,自上古至今上万年来,修习过的不超过五个人。因为修炼门槛极高,且修习效果特异,只能以这种不闻于世的方式流传下来。

        “――使用这桩奇术,可以短暂地为木头赋予灵智。具体效果,多说无益,待你们修行之后,自行尝试便知。”

        说到此处,竹依稍微停顿了一下,然后转了话锋:“其实我想要重点说一下的,是这把木弓。”

        她道:“这并不是一把寻常的木弓。

        “在大学堂修炼教书期间,我独爱两门学科,其一为诗词文赋,其二,便是机关术。因我擅长此道,这个石室中有不少设施,也是利用机关术布置。

        “在得到木灵之术后,有一回,我对草木与天地灵气之间的关系有了一次奇异的顿悟。

        “其实在大学堂学习修炼期间,我一直在奇怪一个问题――

        “为什么被翼族誉为上古国宝、唯有翼族懂得铸造之术的灵弓,只有大型翼族能够使用,而小型翼族无法使用呢?

        “我自己不精武道,也不喜射艺,因此能否使用灵弓,其实对我并无影响。但射艺乃是翼族武学之首,无论是大型翼族还是小型翼族,渴望射箭之人甚众,我身边也不乏有为此烦恼的朋友。每当看到他们因拉不开灵弓黯然沮丧、丧失信心,我都忍不住产生疑惑――

        “明明小型翼族也能修习术法、使用灵气,经过锻炼也能身强力壮,在空中也能振翅飞翔,各种兵器都能修习,除了个头天生娇小一些、力量弱一些,其他方面和大型翼族并无区别。可却唯有翼族的上古瑰宝灵弓,没有小型翼族能够使用呢?”

        竹依上君提起这个话题滔滔不绝,好像很感兴趣,一双圆亮乌眸熠熠发光。

        她继续说道:“为了解决这个问题,我四处查阅古籍文献,而后有了一个未必正确的推断,平日里不便与外人道,就在这里随口说两句,不过是粗陋拙见,博君一笑尔,你们听听即可,不必当真。”

        她弯眸一笑,眼神璨若晨星,流光溢彩。

        她道:“历史上最早的灵弓,应该是翼族创世神女――天空神女――所使用的神器,碎天弓。

        “那时世间还没有所谓的灵弓一词,碎天弓世间仅此一把,威力强大,不必搭箭,便可化灵气为锐气,无论是力量还是射程,都远非寻常弓箭可比。开天辟地之神弓,名不虚传。

        “然而,这把弓只有神女一个人能使用,虽然神威无比,但在神女得道飞升之后,便只作象征之用。

        “而后,在创世多年以后,上古时期,翼族又出现了一名传奇匠人,名曰长恒。

        “他是雁族出生,属于大型翼族。此人心灵手巧,耐心出众,才智更是异于常人。他醉心铸弓之术,潜心钻研弓箭,短短数十年间,已经是整个翼族最好的铸弓人。

        “然后,在机缘巧合之下,他竟偶然得到了那把传说中的神弓碎天弓。

        “长恒于是废寝忘食,苦心钻研。他极为沉迷弓箭,自身不仅仅是铸弓的工匠,还是罕见的天才射手。于是他以自身作实验,反复推演碎天弓弓身与灵气之间的平衡,不断尝试。终于,有一日,他做出了一把和碎天弓相似,但普通翼族也能拉开的非凡之弓――这便是翼族如今引以为傲的上古瑰宝,灵弓。

        “灵弓和碎天弓的能力相似,能够化灵气为箭,威力远胜于普通弓箭。虽然与真正的神器碎天弓相比,灵弓能力其实大打折扣,但胜在能够人为铸造,能够量产,而且不少人都能使用,不像碎天弓那样天下仅此一把,还只有神女一人能拉开。

        “长恒铸成此奇弓,并未将这等技术私藏,反而广收弟子,教会无数匠人铸造灵弓之能。灵弓在翼国很快普及开来,翼国也因此迅速强大,在三国鼎立的乱世中得以立足。”

        说到这里,竹依的虚影长长地叹了口气。

        “只可惜,再高明的技艺,也很难完全十全十美。”

        “灵弓普及之后,翼国凭依灵弓而强大。弓箭因是天空神女的武器,在翼族心中的地位本就不同寻常,有了灵弓之后,更是一跃千里,令其他兵器望尘莫及。

        “然而,使用灵弓的人多了,很快翼族就发现,能使用灵弓的只有大型翼族,而小型翼族却无人能使用。

        “起先,人们还以为,小型翼族都不能用只是凑巧。因为在灵弓发展初期,即使是大型翼族,也只有极少数能够使用灵弓。且能够使用的人,无一不是经过了无数次匹配和多年的修炼,对灵弓进行无数次调整,才终于能够得心应手。直到后来发现,过了这么久,能用灵弓的小型翼族居然一个都没有。

        “再后来,灵弓经过数代工匠不断改良和精进,和大型翼族间的匹配变得越来越容易,而小型翼族依然不能使用。于是,只有大型翼族能够使用灵弓这件事,变得深入人心,也成了公理,没有再对此有所怀疑。

        “到了我所在的时代,在射艺这一门技艺上,大型翼族和小型翼族的区分已经变得十分严重。甚至于,若有小型翼族想要修行射艺,就有可能受人嘲笑。”

        竹依眼睫低垂,但眼底之光却半分没有黯淡,反而透着一种不同于普通人的坚韧。

        “我却不那么认为!这世上之事必有因果,只要可以找到缘由,就一定能有解决的方法。”

        “修习木灵术之后,有一日,我忽然有所顿悟。

        “灵气与武器之间的平衡,是一种非常玄妙而纤细的关系,只要稍有改变,就会完全不同。

        “长恒当年铸造出的第一把灵弓,是以他自己为使用者所打造的,与他自己最为契合。而后所铸造的灵弓,则以他所铸之弓为模板。

        “每个人的灵气就像是指纹,有高有低,每个人的气质形态皆有不同。长恒本人是大型翼族,而大型翼族与大型翼族的灵气更为相近,所以其他大型翼族也更容易与他打造出的灵弓所匹配。

        “而小型翼族与大型翼族灵气差异较大,在此之后,灵弓的改良也全部都是针对于能够使用的大型翼族,与小型翼族之间的偏差越来越大,自然不能使用。

        “因此,并不是小型翼族不能使用灵弓,而是灵弓本身就不是为小型翼族所设计,没有考虑到小型翼族使用的可能性。

        “想通这一点后,我便想要亲自破除这种桎梏,做出能够供小型翼族使用的、能够达到灵弓效果的弓。

        “我虽不是工匠出身,但是擅长机关之术,再加上对木灵术的理解,最终做出来的,便是你们眼前的这把机械弓。”

        灵瑾听到这里,握着弓的手,已微微有些颤抖。

        然而竹依却歉意地道:“只可惜,我本身并不擅长射艺,对射箭的了解终是有所欠缺。虽然做出了勉强能用的机械弓,但与大型翼族所用的灵弓相比,效果相去甚远。

        “机械弓的原理与灵弓完全不同。灵弓用的是珍贵的灵材,是通过弓的灵气与持弓者之间的灵气共振来发挥威力。而机械弓,铸弓所用,不过是普通的木材,我只是用术法做了防腐。其本身,是通过利用机关术镶嵌于其中的灵玉来达到类似共振的效果。

        “但是,现在你们眼前所见此弓,只是一个试作品,尚未完全完成,使用的效果十分有限。我对共振的完成还不透彻,经过数次调整,还是只能达到我个人与机械弓的共振,且力度远弱于大型翼族的灵弓。如果我的构想正确,真正的机械弓完成以后,理论上应当只要对机关进行调整,无论男女老少、原形是大型小型,全部都能使用,再无匹配不匹配之说。

        “而且只要通晓机关术,将来这种弓也能像灵弓一样,所有的机关师都能打造出来。

        “所以,我认为这把弓目前并不适合公开。但我马上要前往凤凰宫任职,今后必将繁忙,恐怕无力再进行调整和改良。

        “前思后想后,我决定将这把机械弓留在这里。能够破解这个石室谜题到这里之人,定是聪颖过人的弟子,且能和我一样钻研木灵术。我希望你能继承我的构想,继续改善这把机械弓,直到完成。

        “如果小型翼族也能使用类似灵弓的□□,必将成为了不起的战力。对翼国而言,必是如虎添翼。”

        说完,竹依上君的虚影微微欠身,对石室中的两人悠然行了一礼。

        然后,她莞尔而笑,笑意若暖风醉斜阳。

        她说:“我不知将来进入石室的弟子,是怎样之人,不知你是大型翼族,还是小型翼族,擅长射艺,亦或不擅长射艺。但愿你心怀大爱,不惧磨难。”

        竹依又看向前方,她认真而虔诚地道:“愿天佑翼国,百世繁华,万世昌隆。”

        言罢,她躬身一拜,折腰于天地间。

        最后一个字落定,竹依的虚影也如雾散一般,恍然消散。

        灵瑾无疑还呆在原地,手里紧紧握着那把机械弓,内心无比震动。

        见到竹依消失的刹那,她竟无意识地伸手去拉,想要扯住她的袖子,将她留下来。

        灵瑾不自觉地唤道:“娘……”

        然而一切都是无用功。

        灵瑾的手拉了个空,她的声音不过是无意义的低吟。

        竹依的虚影安然地闭上双眼,安然散去,再无一丝痕迹。

        石室内又只剩下灵瑾和寻瑜两个人,便是一片空寂。

        寻瑜看到灵瑾呆滞而震撼的神情,微微凝神,而后走上前去,轻轻托住她的肩膀。

        今夜发生的事情太多,石室内这两件物品的信息量更是极大,两人都需要时间消化。

        寻瑜道:“瑾儿,竹依上君给了我们这两样东西,也算对我们有师徒之情。她又是你的母亲,我们给她磕三个头,再离开吧。”

        灵瑾回过神来。

        “好。”

        灵瑾还有些发懵,但听了兄长的话,连忙应下。

        兄妹两人并排跪下,对着竹依上君消失的位置,认真磕了三个头,算是全了师徒之礼。

        离开之门,早在他们破解三道谜题后,就已开启。

        灵瑾始终握着机械弓没有放手,寻瑜便拿了三卷竹简。

        两人穿过出口,往外走去。

        他们从井口被拉进来的时候莫名其妙,完全搞不清状况。而现在,离开石室的是一整条直路,似乎并不是通往井口。

        寻瑜和灵瑾都有些疑虑,两人靠得很近,寻瑜拉着灵瑾。

        好在这条出口的路并不是很长,不久,就又见到一个石门,旁边又有一个机关闸。

        寻瑜上前,一把拉开机关闸,石门应声打开。

        门外一片透亮。

        石门外明显比石门内亮。

        灵瑾和寻瑜待在光线昏暗的密室中太久,灵瑾骤然见光还不适应,眯了眯眼,才往外看去――

        石室外,是个从来没见过道室,道室里堆满了木头机关和木偶人。

        在道室中,一个师姐正坐在地板中央,拿着工具修理一具机关木偶人。她猝不及防看到灵瑾和寻瑜两人从石室中出来,惊得目瞪口呆,此刻张大了嘴。

        三人面面相觑。

        师姐:“……”

        灵瑾:“……”

        寻瑜:“……”

        静默不知多久之后,师姐忽然兴奋地惨叫起来:“啊啊啊啊啊!!!竹依上君留下的一直打不开的机关门忽然开了!!!”

        她冲过来,一把抓住灵瑾的肩膀摇晃:“小白鸟师妹,原来是你!!!我第一眼见到你就知道你一定是个天赋异禀极有潜力的师妹!你果然没有让我失望!快告诉我,这个机关门是通往哪里的?你们从哪里进去的?里面有什么?竹依上君布置的机关一定很了不起吧!”

        灵瑾被慌得头晕,艰难唤道:“师、师姐……”

        灵瑾认了出来,这位师姐就是之前在她入学时帮她引过路,之前还向她卖力机关术的那位机关术师姐。

        原来石室的出口,居然是机关术修业的道室。

        这时,寻瑜上前,拦住机关术师姐,嘴唇微抿,肃然阻止:“不要晃她。”

        师姐这才意识到失态,赶紧松开被晃得眩晕的灵瑾。她居然不太认识寻瑜,不由侧目道:“这位是?”

        灵瑾介绍:“他是我哥哥,寻瑜。”

        “噢,寻瑜,这个名字好像哪里听过……嗯?等等……”

        师姐后知后觉,这才意识到什么:“诶,这不是少君的名字吗?和少君是兄妹,嗯,这么一说你难道是……”

        灵瑾原本以为机关术师姐也是意识到了她有个公主的头衔,正要开口解释。

        谁知,下一瞬,师姐一把冲过来抱住了她,更加兴奋地高喊道:“啊啊啊啊啊!!!原来你是竹依上君的女儿,天呐我居然我没有想到!天呐你好可爱!!啊啊啊,我居然在抱竹依上君的女儿!!!我可以亲你吗?可以吧?”

        灵瑾:“……”

        寻瑜在一旁,已经皱起了眉头。

        他走上前,打算阻止机关术师姐,然而师姐比两个人都要年长,已经有十六七岁,虽是小型鸟,外表也比两人都高不少。

        好在机关术师姐抱着灵瑾亲了两口,就放开了她,忙道:“不过,你们怎么会从这个门里出来?刚才我还听说,大祭司和女君发现少君和公主不见了,亲自跑出来到处找呢。这不,大学堂里所有的灯都点起来了!”

        灵瑾一惊,难怪现在明明是夜晚,外面却这么亮。

        算算时辰,她和兄长在里面被困这么久,恐怕都过了子时了,爹娘肯定很着急。

        灵瑾赶紧说:“原来是这样,谢谢师姐,那我们马上就回去。”

        说着,灵瑾就拉着哥哥要往外面去。

        “诶,你们等等!我再说一句话,就一句!”

        眼见两人要走,师姐忽然着急起来,叫住他们。

        灵瑾疑惑回头,微微侧首看她。

        只听师姐双目发光,雀跃地道:“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你们两个人深夜出现在这里,还从竹依上君留下的古机关门里出来,你们知道这寓意着什么吗?”

        灵瑾不解,想了想,就摇了摇头。

        师姐眼中光芒更亮,充满野心地道:“入我机关门,入我机关门,入我机关门!”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99.cc。笔趣阁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biquge99.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