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凤兄 > 第二十三章(初见生母)

第二十三章(初见生母)

小说:凤兄作者:辰冰字数:0更新时间 : 2021-06-13 08:40:40
听到兄长的判断,  灵瑾大吃一惊。

        她从来没有离开过凤凰城,自然从未见过水族,但即使如此,  灵瑾也知道,水族的鳞片绝对不该出现在凤凰城,甚至还是被翼国视为重要国策的大学堂之内。

        女君前几年已经击败了水族,水族之人若无缘故,  绝不可踏入翼族国土。若在大学堂内发现水族,  那就是水国破坏两国契约,  后果非同小可。

        灵瑾震惊道:“这么说,  难不成有水族混进凤凰城了……就从这井水里?”

        “未必没有可能。井水是流通的地下水,  可以通往灵江,若从灵江而入,  则可以通往大海。另外,  水族不能长期离开水域,也有可能是在这里定期滋润身体,  或者沟通外界。”

        寻瑜的面容严肃。

        他皱起眉头,道:“这必须要告知母亲。”

        灵瑾颔首,问:“那我们马上回去?”

        “不急,  在这里再找找,  或许会有别的线索。若真有水族经常暗中出没此处,等他下次来,说不定就会发现并销毁自己留下的痕迹,不能错过时机。”

        说着,寻瑜将鳞片郑重地收起来,  用手托起一团凤火,作为照明,  开始在井边搜寻起来。

        灵瑾见状,也学着兄长的模样,绕着三口井细细端详,想找找有没有奇怪之处。

        就这么一找,竟还真让她找到了怪异的地方。

        灵瑾连忙唤道:“哥哥,你看这里!”

        只见这口井的底部,刻着一行小字。

        因为刻的地方不显眼,且石刻的时间有些长了,字迹已经模糊不清,且被青苔盖住了,若不将青苔刮掉仔细看,绝对看不出来。

        寻瑜快步靠近,蹲下/身检查刻字,只见上面写了一行简语――

        【心似明月,明月映泉中。子午团圆心,延往启明处。】

        短短十九个字,却好像在暗喻着什么。

        寻瑜皱眉,抬手在字边的青苔上刮了一下,然后道:“这个字好像确实有什么寓意,但它的年代已经非常久远,从字迹风化的程度来看,起码已经刻在这里七百年以上。而那片鱼鳞还很新,主人年纪应该也不大,多半是最近才脱落的……两者之间时间对不上,可能并没有什么关系。”

        “这样啊。”

        灵瑾听得惊异,离得这么近,她还以为会是线索,没想到兄长只是看看,就在这么短的时间里看出这么多信息。

        但寻瑜似乎对这行字也颇为在意,他又仔细地摸了一下,低喃:“不过,它既然出现在这里,即使是巧合,也不该轻率放过……罢了,那就一起查看一下。”

        说着,寻瑜站了起来。

        灵瑾见兄长胜券在握的样子,不免惊诧:“哥哥,你已经知道这行字是什么意思了吗?”

        灵瑾看得出来,这行字像是个谜语,会需要揣摩一番。

        她本来还以为,她应该要和哥哥一起好好动脑子想一想。

        然而,兄长却对她的反应很奇怪。

        “当然。”

        寻瑜凤目镇定,给了灵瑾一个理所当然的目光。

        “不过就是一个很简单的谜语,看一眼就知道答案了。”

        “是、是吗?”

        灵瑾错愕。

        寻瑜简单地解释道:“它说‘心似明月,明月映泉中’,就是提示了后两句中关键字谜的意思。既然明月是心,那么子午团圆心,指的就是午夜子时时分的月亮。

        “这些都没什么好说的,其实关键在于,月亮所在的角度。

        “每个月的不同时期,不同形状的月亮,升起的时间和方位都是不同的。上弦月只有上半夜出现,并且出现在西边;下弦月只有下半夜出现,出现在东边。而满月则是整夜出现,像太阳一般东升西落,午夜时分,应该正好在夜空正当中。

        “这里有三口古井,按照诗句所言,能够被月光照亮的水井,就是密道隐藏的地方。但若只是如此,处于夜空正当中的月亮,应该三口井都能照亮。所以,最后一重谜底,在于光线。”

        寻瑜站起来,走到其中一口井边上。

        他说:“这里是大学堂的后花园,种了许多树木。这本不稀奇,但另外两口井边上,种的都是五千岁以上的大樱花树,樱树枝叶茂密,光线自然被遮挡。唯有这一口井,只有井前种了一棵小梅花树,且距离稍远,能够映得见月光,所谓的‘启明处’,必然就是这里。”

        灵瑾听得惊了,寻瑜所说的井和梅树,正是她初次上术法课那次,望梅先生抬手一指的那两处。

        兄长思维缜密,脑子动得实在太快,灵瑾都还没来得及仔细把文字读一遍,他已经想完了,而且似乎很有道理。

        灵瑾已在大学堂半年多,平常经常在附近散步,她曾坐在梅树下修炼,也曾从井里取水喝,但从来没有想过,习以为常的井里居然还会暗藏玄机。

        不过,灵瑾也走到井边,往里面一望――井里面是幽静的井水,倒映着她与哥哥的面庞,平静如常,似乎并没有异样。

        灵瑾微微歪头:“可是,这口井看不出有什么不同。如果有玄机藏在里面的话,要怎么找呢?难道要到水底下去吗?”

        “不必。”

        寻瑜说道。

        “既然谜底是这口井,那么这口井就是暗门。像这种特意留下谜语来藏匿的机关,必然有特殊的开门方法,既不会轻易让人看不出端倪,但也不会困难到让人毫无头绪,多半只是个认证。”

        寻瑜想了想,尝试对井水道:“心似明月,明月映泉中。子午团圆心,延往启明处。这道谜题我已破解,路若在此,烦请大开水门。”

        话音刚落,井水居然真的有了反应。

        下一瞬,井水暴涨!

        井底之水如沸腾般冒着气泡,接着,一股强大灵气从井底涌上,还未等灵瑾和寻瑜反应过来,两人竟皆已被卷入其中。

        天旋地转。

        危急关头,灵瑾下意识地去抓哥哥的手。而令她意外的是,兄长竟然也正在找她的位置。

        慌乱之间,灵瑾感到兄长一把扣住她的腰,两人一起跌倒在地上,灵瑾则重重摔在寻瑜身上。

        灵瑾有兄长垫着,倒是没怎么摔疼,但她明显听到兄长闷哼了一声。灵瑾连忙从寻瑜身上爬起来,她慌张则乱,问道:“哥,你有没有事?”

        “没事。”

        寻瑜坐起身,擦了擦被灵瑾撞到的下巴,眼神平静,轻描淡写。

        反倒是起身后,他先侧目看了看灵瑾的样子。

        “哥哥?”

        灵瑾的发式和衣衫有些乱了,身上扑到些灰,但总体无恙,也没有伤。

        寻瑜移回目光,轻声道:“没什么。没想到居然会直接被术法拉扯进来……这里是哪里?”

        两人身处之地,理应是那口井的井底,但从这里一看,又不太像。

        灵瑾和寻瑜抬头看不见天空,上面是密实的天花板。他们是直接被灵气卷进来的,也被封住了出口,这里像是个年代久远的封闭石室。

        “大学堂中居然还有这种地方。”

        寻瑜皱起眉头。

        密室中有长明灯,寻瑜将凤火熄了,四处检查。

        灵瑾想到之前的鱼鳞,问:“这里和水族有关吗?”

        “看上去没有。”

        寻瑜抚摸着墙壁,并将摸到的气味放到鼻尖嗅嗅。

        他说:“这里虽在井底,却非常干燥,周围也没有流动的水域。如果是水族建的,为了保持舒适,一定会保证一定程度的潮湿。看起来,这里比较像是某个曾经在大学堂修炼过的前辈,为了某些事情,特意准备的暗道。”

        说到这里,寻瑜停顿了一下,喃喃:“大学堂历史悠久,我听说过有时候里面可能藏有各种秘境或者机缘奇遇,但没想到真的会找到……只是若与水族无关,不知为何要在此处建个密室。”

        灵瑾同样满心不解。

        她站起来后,便学着兄长的模样,抚摸墙壁,然后绕着石室仔细观察四周。不久,她竟立刻在显眼的地方,找到一个机关。

        灵瑾连忙唤道:“哥哥,你来看看这个!”

        寻瑜应声过来。

        只见那是一个很简单的木头拉闸,周围再没有别的机关,但在拉闸上面的墙上,却又刻了一行字――

        【欲知此地为何地,欲寻出路为何路,请拉此闸。】

        灵瑾征求兄长的意见:“要拉吗?”

        “……也没有别的线索了。”

        寻瑜想了想,对灵瑾道:“你走开,躲得远点,我来拉。”

        灵瑾年纪比兄长小,修炼时间不长,仙力也比兄长弱,她知道自己离得太近,反而可能拖累兄长,点了点头,便尽量找了个不会干扰他的地方。

        寻瑜看灵瑾躲好,不再迟疑,一把就将木闸拉了下来――

        木闸被拉到底的刹那,只听“咯哒”一声,随后,一个清澈的女声忽然在空旷的石室中朗朗响起:

        “宝剑锋从磨砺出,梅花香自苦寒来。风华少年,壮志凌云;莘莘学子,盛我河山。

        “我乃大学堂中一名普通教书先生。此处为惊鸿历初年、我亲自于井下搭建的奇景密室,目的是寻找传人、授予绝学。

        “我因为某些缘由,马上就要离开大学堂,去凤凰宫任职。正因如此,只能将不出世之绝学藏于此处,以这种方式寻觅传人。

        “你们能寻到此处,想必是如今大学堂中极其优秀的弟子。进入这里,需要有极其细腻的心思与七窍玲珑巧妙的思维,首先对你们予以赞赏。”

        听到这个骤然响起的声音,灵瑾一愣。

        这声音响起的突兀,但听得出清朗、乐观、精神饱满,其中还有一丝友善的笑意,一点都不令人讨厌。

        奇怪的是,这个女声响起的瞬间,灵瑾内心深处竟涌上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怀念。

        她说,这个密室是惊鸿历初年所建。

        这个年份距离今天已经有七百多年了,而且,那凑巧是……女君登基的年份。

        寻瑜似乎也想到了这个细节,从木闸边侧目瞥了灵瑾一眼。

        此时,女声并未停滞,而是清爽地继续说道:“不过,想要得到绝学,必须要破解我的三道考题。进入井中的入口,不过是第一道题。

        “修习绝学之人,必须要拥有聪慧机敏的头脑、敏锐过人的洞察力。这便是我的第一道考题,想要从你们身上得到确认的东西。现在,就算你们过关。

        “那么,第二道考题,是我希望我的弟子会有出色的逻辑能力与射艺――”

        话音刚落,原本空旷的石室中心,有两块砖块忽然对折翻下,从升起一块方方正正的石碑,石碑边放着一把弓、数支箭。

        而在石室正面,则整面墙翻了过来,上面挂着许多箭靶。

        那些箭靶挂得十分整齐,每行三个靶子,总共六行,一共十八个箭靶,但每个箭靶都极小,差不多只有梨子大,极其难射。

        在箭靶和石碑之间,隔了一道栏,大约就是起射点,离箭靶约莫六丈远。

        这一次石室的动静太大,将灵瑾和寻瑜都吓了一跳,升起的那块石碑,几乎就是在灵瑾脚边冒出来。

        然而这一次,灵瑾却没有立刻过去查看。

        她望向兄长,说:“哥哥,这个石室的主人……”

        “嗯?”

        “不,没什么……”

        灵瑾只是有一点微妙的直觉,并不敢肯定。七百年前在大学堂中的女先生,数量有许多。她自己都不确定的事,不敢轻易下判断。

        寻瑜其实也想到了灵瑾所想的事,但他什么都没有说,只道:“我们先看题目吧。”

        寻瑜走过去,先摸了摸升起来的石碑,简单检查一番,道:“这个密室里的布置,似乎都是利用机关术做的。”

        “这是不是说明石室的主人,非常擅长机关术?”

        灵瑾配合着兄长一起思索。

        只见在升起来的石碑上,写着这次的谜题――

        【升与革――谦】

        【震与贲――复】

        【无妄与乾――何解】

        看到这些文字,灵瑾立即就反应过来:“这些都是周易六十四卦用的术语。这一题,是不是要考卜算推演?”

        “不,不像。”

        寻瑜立刻回答。

        但他也没说出个所以然来,只是皱着眉头思索。

        灵瑾同样看着石碑思考。

        灵瑾随女君学过一些基础的周易和占卜,并不算一无所知,但不知是不是她才疏学浅,她看了半天,好像确实看不出这几个卦之间的关联。

        而寻瑜起身,手指抵着下巴,蹙眉在石室里来回走了几步。

        然后,他尝试着抬起手,凭空在空气里描绘这几个卦的卦象。

        忽然,寻瑜身体一顿,道:“我知道了。”

        灵瑾立即惊讶地望他。

        寻瑜解释道:“这道谜的谜底不在于这些卦本身,而在于卦的形状。

        “升卦的主卦是巽,客卦是坤;革卦主卦是离,客卦是兑,两者的图形组合在一起,取有缺之形,最终形成的就是谦挂。

        “第二行也是同理,应当是作为对比之用,给作参考的。

        “以此类推,乾卦上下都无缺,故而与无妄卦放在一起,得出的还是无妄卦。”

        寻瑜说完,看向挂在墙上的靶子,说:“射第四行和第五行,中间的那两个靶子。”

        “你确定吗?”

        灵瑾吃惊于兄长的解谜速度,他已经想出谜底了,她这边却还没有思路。

        寻瑜非常自信:“确定。”

        灵瑾看着寻瑜的脸,不禁轻喃道:“哥哥好厉害。”

        寻瑜一顿:“……干嘛突然夸我。”

        “因为,哥哥想得好快,感觉不怎么费工夫。”

        “啧。”

        寻瑜不自在地扭开头:“又不是什么困难的谜题,随便想想就能解开。”

        言罢,寻瑜就像是转移话题一般,往前走了几步,走到起射点处,仔细端详了一番起射点与靶子的距离,还有那个分外小的箭靶。

        然后,他回头推了灵瑾一下,对她道:“这里,你来射。”

        “我来?”

        灵瑾愕然。

        若是之前,灵瑾必不会推辞,但眼下,听到兄长的提议,她却面露踌躇。

        灵瑾眼睫低垂,有些担心地道:“可是,我们是在接受石室主人的考核吧?石室主人说,射艺高低也是考察的一环,她的意思,会不会是……不想要将来不能用灵弓的弟子?”

        寻瑜闻言,动作微微一滞。

        灵瑾这一句话便泄露出,她的情绪虽然好多了,但其实仍有心结。

        寻瑜说:“我们现在的主要目的,并非是拿到这里所谓的绝学,而是找到路出去,最好再见一见石室主人,要不要拿到绝学成为传承的弟子,并无所谓。更何况,你说得这种可能……应该不会有。”

        说着,寻瑜指了指摆在石碑边上的弓箭,道:“这个密室里预先准备的,是普通的木弓和木箭。既然是为绝学寻觅弟子,要求必然极高,如果石室主人想要的是能用灵弓的弟子,直接在这里放上一把灵弓,让不能拉灵弓的人用不了就好,何必专门准备木弓木箭?

        “你这个年纪能用灵弓的人还不多,但等再过两年,就不少了。既然她没有特意设槛,想来就是没有这个要求,你不用担心。

        “你现在射得比我更好,由你来射,保险一些。”

        听了兄长的话,灵瑾愣了愣,不安的心渐渐放下。

        她赧然地对兄长笑了下,道:“我明白了。”

        灵瑾没有再推辞,转身去拿了靠在石碑上的弓与箭。

        虽说弓箭肯定是自己量身定制的最顺手,但灵瑾射艺高超,即使不是她惯用的,也能用。

        她站在起射点前,身形斜立,白颈直转,宛如白鹤伫立于云巅。

        灵瑾面朝靶面,缓缓举起木弓。

        嗖!第一支箭,命中。

        嗖!第二支箭,又命中。

        第二支箭射中靶心的刹那,石室中忽然又发出巨响。只听隆隆几声,石碑收回地下,石墙转回原位,而在石室侧面,一扇石门应声而开!

        还不等灵瑾开心哥哥的答案是对的,先前的女声已再度响起,且一开口就是欢快的称赞:“不错!好样的!果然是自古英雄出少年,江山辈有能人出!没想到你们竟真能解开第二个关卡。现在只剩最后一道题了。”

        寻瑜和灵瑾静静听着。

        她说:“想继承绝学之术,除了过人的才智和出众的射艺以外,还需要灵巧的双手和不断打磨的耐心。第三关,便为此而设。现在,你们要继续答题的话,就走过下一道门吧。”

        寻瑜等了等,见女声确实不再说话了,就回头对妹妹道:“走吧。”

        两人走过石门。

        在第二间石室里面,有一张桌子,桌上有一块木头,还有一把刻刀。

        然后,第三道题紧接着就来了。

        石室主人的声音再度响起,道:“请用刻刀,将这块木头雕成一只鸟的形状,鸟的品种不限。雕完以后,将木雕放置在那边的石盘上。解题成功与否,自有评判。”

        这道题一出,无论是灵瑾还是寻瑜,二人都略有错愕。

        这道题,简直就像专门为寻瑜而设的一样。

        灵瑾立即想到了之前哥哥送她的小木雀。

        兄长的手艺如此精巧,完成这道考题,想必轻而易举。

        果不其然,寻瑜想了想,就走过去,熟练地拿起木雕和小刻刀,对灵瑾道:“我来雕,你等我半个时辰。”

        “好。”

        灵瑾十分乖巧,听话地坐到旁边托着腮等,既不动,也不发出声音,免得打扰兄长。

        灵瑾看得出来,虽然兄长嘴上没明说,但这一道考题揭示出来以后,他对藏在这个密室中的“绝学”,忽然有些兴趣了。

        在此之前,兄长不过是想要尽快解开谜语,然后离开这个石室。否则的话,在上一关的时候,他也不会单单为了保险起见,就让她来射箭。

        不过,到底什么样的绝学会需要用得上木雕技艺?

        还有,这个石室的主人……

        灵瑾内心惶乱,胡思乱想,心不在焉地静静看兄长做木雕。

        兄长的手指修长,又十分灵巧,小刻刀握在他手上,就像身上的一片羽毛一般自然轻盈。

        转眼之间,木雕居然就已经出了一个雏形。

        小木雕圆身圆脑,隐约看着蓬蓬松松的,有了娇小可爱的轮廓。

        不过,不知怎么的,寻瑜越雕,灵瑾越觉得这个小木雕变得眼熟,总觉得和之前兄长掉在她房门口的那个小木雕很像,兄长似乎……雕的又是她。

        此时,寻瑜恰好转头,一下子对上灵瑾目光,两人四目相对。

        然后,寻瑜似乎注意到灵瑾在看他雕木头。

        猝不及防地,寻瑜的动作明显顿了一下。接着,他迅速转回头去,手里的刻刀也转了方向,忽然间,他在灵瑾没想到的位置削了一大刀!

        木雕顿时就和她想象中不一样了。

        灵瑾:“?!”

        寻瑜面色沉静,一如寻常,手下动作流利,就像丝毫没有受到影响。

        灵瑾懵了,不由怀疑自己刚才以为哥哥临时改动节奏的想法,可能只是个自作多情的错觉。

        半个时辰不到,寻瑜就雕完了。

        灵瑾好奇地歪头问他:“哥哥,你这次雕的是什么呀?”

        “喜鹊。”

        寻瑜面无表情:“所以身子比较大,头比较小。”

        “……噢。”

        灵瑾老实地点头。

        寻瑜没再说什么,只是拿起那个刚雕好的“喜鹊”,放到室中的石盘上。

        木雕落在石盘上的刹那,石盘瞬间亮了起来。

        然后,屋内又缓缓响起人声,声音仍是之前那个女子。

        女声吟诵道:“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是非成败转头空。白发老叟江渚上,笑看秋月春风,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谈中。”

        说来奇怪,这石室是在七百多年前建的,石室主人也在一开始就说明过,她早就离开石室了。可是这石室中留下的声音,却始终像是有人真的在看他们、真的在与他们说话一般。

        那女子之声轻盈地赞许道:“不错,雕得很好。自古后浪推前浪,一浪更比一浪高。唯愿一代传奇自今始,千秋回首,莫负初心。”

        言罢,室中忽然一亮,然后,一个女子的虚影骤然出现在石室中。

        虽然之前一直能听到石室主人的声音,但这是第一次,他们竟然看到石室主人的样子。

        这情况大为出乎意料,寻瑜与灵瑾皆是一愣。

        然而,灵瑾在看到对方长相的一瞬间,就像时间被凝固一般定住了。

        那女子与灵瑾长得很像,无疑就是灵瑾成年后的样子。

        两人对望,犹如时空交错。

        她正如女君所说那样,有和灵瑾一样的眼睛、鼻梁和脸颊的轮廓,唯一的区别,就是灵瑾的耳羽是雪白的,而她却是褐色。深色的耳羽贴着乌黑的头发,几乎看不出形状。

        她身材娇小,眼神清澈,气质与灵瑾不同。

        灵瑾气质大约更偏鹤族,行走坐立,皆有种遗世独立的出尘清雅之气。

        而这女子不同,她身上有着凡尘间通达的烟火味,却并未因此让人有丝毫庸俗之感;她能让人觉得平易近人,浑身上下却没有半分世故之味。

        普通而独特,平凡而不凡。

        这样矛盾的气质融合在她身上,却不会有丝毫突兀,反而让人印象深刻。

        灵瑾惊愣地凝望着这虚影。

        然而这虚影却看不见灵瑾。

        她不过是七百年前,被真正的主人用术法留在这里的一道残像。

        女子的虚影按部就班地对着室中谦谦行了一礼,笑脸盈盈地道:“寻到此处的后世弟子,你们被拉入井中时,许是被吓了一跳吧?实在抱歉,我是怕解开谜题的弟子胆子小,不敢贸然进来,反而将密室暴露出去,有违祖师训诫,方才出此下策。先鞠一躬,以表歉意。”

        然后,她清了清嗓子,语气轻快地道:“首先,自我介绍一下,我是鸿鹄历三百五十年到四百年期间,在大学堂任职的教书先生,主教政论、术法、数算、周易、机关术,其中以政论和机关术尤为专长,人手不足时,偶尔也辅教其他科目。

        “我名叫竹依,若是后世之人已不知我的名字,可以到大学堂的历任先生簿子记录里查证。”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99.cc。笔趣阁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biquge99.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