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凤兄 > 第十六章

第十六章

小说:凤兄作者:辰冰字数:0更新时间 : 2021-06-10 17:18:25
鹤青先生说了那么一句话之后,整一天的射艺课上,便再没有与她说任何一个多余的字。

        灵瑾接受了鹤青先生的指导,也练习了一整日的弓箭,但因为满腹的心事,整一天都沉默不言。

        等射艺课结束,她便跟着鹤青先生去了道室。

        大学堂占地不小,每个长期在大学堂带弟子的先生都有一个自己专门的道室,既可用于备课修炼,也可用于教导学生的小教室。

        鹤青的道室十分清雅素简,墙上挂了一幅字,是射法训的书法,台面上列着数张不同的灵弓,都经过仔细地保存。

        鹤青的桌面上摆着几卷书,几支笔,除此之外,便无他物。

        灵瑾对鹤青行了一礼,便在他对面坐下,毕恭毕敬。

        鹤青暂时未言。

        两人十分安静,只是鹤青定定地注视灵瑾。

        灵瑾感觉得到,他在端详她。

        他的眼神清正,即使是审视,也没有一丝避讳。

        灵瑾尽量表现得尽礼数,她问:“不知先生让我来,是……?”

        她知道,鹤青先生将她单独叫过来,多半要提及她是小型翼族出身无法拉灵弓的事。灵瑾不免紧绷。

        鹤青端详完她一番,微微垂下眼睑。

        谁知,他开口,却道:“灵瑾,你都这个年纪了,连无关之人都能说得出你是小鸟,你对自己的出身,应该多少也有些了解了吧。”

        “……!”

        灵瑾一惊,未料及鹤青先生竟会提及她的出身。

        她微微怔愣,小幅度点了下头。

        鹤青问:“女君和大祭司,可有告知你你的身世?”

        灵瑾说:“说了一些,但不详细。”

        “女君是怎么说的?”

        “我的生父是翼族神将,文武双全;生母是女君辅臣,才华横溢,蕙质兰心。”

        “没有别的了?”

        “没有了。”

        鹤青一顿,将手伸入袖中,从其中摸出一枚玉币,递给灵瑾。

        他说:“这是你父亲以前之物,当年……发生一些事之后,就一直留在我这里。如今,想来也没人在意了,就给你吧。”

        灵瑾疑惑,双手接过。

        只见那是一枚古老的玉币,乍一看便起码有几百年历史了。上面雕刻的花纹,灵瑾已经见过好几次,正是仙鹤飞于云中的家徽纹样,和云沐之前给她看过的一样。只是云沐的玉币明显是新打的,而这一枚则早已陈旧。

        灵瑾一怔。

        她的指腹划过玉币的表面。

        灵瑾问:“先生认识我父母吗?”

        鹤青颔首:“认识。你父亲曾经与我同出于云鹤世家,虽说云鹤世家庞大且历史悠久,但其中之人多少仍有些亲缘关系。我们生于一辈,他比我略大四岁,我自小唤他师兄。”

        灵瑾又问:“我的生父……是云鹤世家的人?”

        “早已不是了。这玉币也是他脱离云鹤家时,留在云鹤世家中的。”

        灵瑾抚摸着这枚云鹤玉币,玉币无言,却仿佛藏尽了千年岁月。

        灵瑾问:“父亲为什么要脱离云鹤世家?先生可知道,我父母……是什么样的人?”

        鹤青的目光微沉,他眼神深邃,似乎沉浸于悠远之中。

        他道:“往昔之事,说来话长,一言难尽。日后若有机会,再慢慢和你说起吧。”

        鹤青的声音里夹着一丝叹息。

        还没等灵瑾品味出他这一声叹息里的深意,鹤青已是话锋一转。

        他说:“今日我叫你到这里来,主要还是想与你谈射艺的事。”

        灵瑾听鹤青先生主动提及射艺,心下一收,将手中的玉币握得紧了几分。

        她道:“先生,先前那位同窗说得没错,我开不了灵弓,只怕也射不破灵球。先生为何还……在十人中给我一席?”

        鹤青问:“你果真开不了灵弓?”

        “开不了。”

        “试过没有?”

        “试过。”

        “试过几把弓?”

        “……四五十把。”

        说着说着,未等先生的反应,灵瑾自己已经垂下眼眸,神情微露沮丧。

        灵瑾的射艺一直不错,以她的水平,若是生为大型翼族,理论上早已应当打得开灵弓。

        灵瑾隔一段时间就会去试一次,凤凰宫的宝库里并不缺孩童用的初级灵弓。然而,灵瑾从未成功过,她按照兄长告诉她的方法尝试,从未有一把灵弓回应她的呼唤,灵瑾也从未感受到过兄长所说的那种“与灵弓共振”的感觉。

        在这种情形下,灵瑾难免泄气。

        她从未在外表上表现出来,也从未因此停止练习射艺,但有时候,确实会有“或许命运生来有别”的念头。

        鹤青闻言,皱了皱眉头。

        他说:“继续试。”

        他注视着灵瑾,眼神宁静而专注,让灵瑾觉得,他仿佛透过自己,在看其他什么人。

        鹤青道:“你在射艺上的天赋绝无仅有,可谓是稀世之才,难得你自己竟也十分勤勉,且未骄未躁,保持着少有的平常人。那日看你射箭,便让我想到一个人……”

        鹤青顿了顿。

        他矜持地说了几句:“我的师兄……也就是你的生父,他名叫鹤羿,在外也被人换作鹤将军。即使在将射艺视作家训、人才济济的云鹤世家,他也是前所未见的天才。”

        灵瑾问:“就像现在的云沐那样?”

        鹤青听到灵瑾说到云沐,似乎意外了一下,但他摇摇头。

        “云沐在云鹤世家这一辈的弟子中,的确还算有几分资质,但若与当年的师兄相比,不过尔尔。”

        鹤青道:“像师兄那样的天资,或许即使是在云鹤家,也不会再有了。当年但凡师兄所在之地,多少所谓的天才骄子,不过是可有可无的陪衬。

        “师兄他从小就被当作未来家主培养。他也不负众望,成了翼族一代神将,战功赫赫,弓箭上的造诣更是无人能及。他本该继承云鹤家,若非……”

        鹤青凝视着面前娇小的灵瑾。

        她无疑生得更像母亲,无论是纤细单薄的体态,还是小型翼族那种灵巧秀美的五官。但是,偏偏她发侧那高洁的雪白耳羽,还有眉宇间那一抹浑然天成的清正浩然之气,无不是历史悠久的云鹤家留下的痕迹。

        ……让人不由自主地思及故人。

        灵瑾尚且年幼。

        鹤青闭了闭目,没有再说下去。

        他开口说:“灵瑾,既然你有这样的资质,不让你射箭未免可惜。所以,这回我想赌一次——

        “赌你虽是小鸟,却有拉开灵弓之能;

        “赌你虽形似你生母,但并未完全丧失我云鹤家之力;

        “赌你像师兄一样,将来会有佑护我翼族之能。

        “灵瑾,这一年时间,只要你能射破灵球,无论是高级射艺,还是云鹤世家时代积累的技艺,我定会倾力教你。但愿你……不会让我失望。”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99.cc。笔趣阁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biquge99.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