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凤兄 > 第十四章

第十四章

小说:凤兄作者:辰冰字数:0更新时间 : 2021-06-08 17:45:45
数日后,灵瑾的七门考试结果全都出了。

        女君与大祭司对她的成绩十分关心,第一时间就过来看。

        女君一翻成绩,就忍不住搂着灵瑾亲了一口,自豪道:“到底是我的女儿,真是随我。”

        大祭司亦是笑道:“瑾儿一向天资不错,平时又努力,这样的成绩,是平日里用心积累结下的果实。”

        灵瑾总共考了七门,分别是政论、数算、周易、茶学、琴艺、射艺、术法。

        政论和术法是平日里女君教的。

        数算、周易、茶学和琴艺都是大祭司的强项,虽然不像女君那样特意花时间教过,但灵瑾和寻瑜都是跟着大祭司长大,从小耳濡目染,不用花费太多功夫,底子也很扎实。

        只见灵瑾的成绩单上写道——

        政论甲末

        数算甲等

        周易甲等

        茶学  甲等

        琴艺乙等

        射艺甲等第一

        术法甲等第三

        推荐课程:初级射艺,初级术法,初级数算,初级周易,初级茶学,初级政论,初级琴艺,初级暗器,初级短兵等。

        评定:该生资质优异,潜力巨大,自报考试均成绩优异,不应设限,暂准许开放全部初级课程。

        高级课程将在完成相关课程初级修业后开放。

        大学堂修业期间,学生可根据个人情况,自行调整课表。完成至少一门高级专修以及三门初级修业后,方可申请毕业。

        灵瑾自己将成绩单读了三遍。

        大学堂的成绩评定共分为甲乙丙丁四个等级,甲等的评定不可超过考试总人数的一成,且只有前十名才有标注名次,含金量还是很高的。

        她绝大多数科目都考在了甲等,只有琴艺是乙等。不过,灵瑾原本就知道自己琴艺生疏,只是跟在爹身边随便弹过,不算出色,这次也是那日听了大学堂内师姐的建议才选考的,乙等已经比预期好了。

        灵瑾的目光长久停留在“不应设限”这四个字上,乌眸浅浅弯起。

        “不过,这样一来,选些什么课呢?”

        女君兴致勃勃。

        这时,一个金红色的少年人影从窗外走过。

        女君见到寻瑜,立即出声叫住他:“瑜儿。”

        寻瑜停下步子,在门口站定。

        他转过头来,一双凤眸沉静而锋锐。

        女君笑言:“你来得正好,过来一起看看你妹妹的大学堂入学考核结果。她考得不错呢。”

        灵瑾见到兄长,忽然便紧张起来。她今日拿到的成绩,无论如何也算不上丢脸了,她莫名有种展示的心态,想让兄长看看,她不是个一无是处的妹妹。

        然而,寻瑜听完母亲的话,就不感兴趣地移开视线。

        他说:“只不过是个入学考核,成绩好也没什么可意外的,日后再说吧。”

        说着,他便头也不回地走了。

        灵瑾习惯了哥哥严格和疏离,却没想到他连看一眼的兴致都没有,不免失望起来。

        “啧,死小子。”

        女君咋舌。

        她回头就笑盈盈地薅灵瑾的头毛:“乖女儿,别理你这个傻哥哥,以后有他后悔的。来,跟娘说说,你想选什么课?”

        灵瑾回过神来。

        她又重新看向自己手里热乎的成绩单。

        灵瑾的手指指到自己有名次的两门课上,道:“射艺和术法吧。”

        女君笑了:“果然随我。不过,就这两门?”

        大学堂的毕业时间没有严格限制,所以对同时修习几门课也并没有规定,只要至少有一门课在修就行,别的并不着急。

        灵瑾除了射艺,别的课程都没有仔细了解过。

        虽然许多人都明里暗里跟她说,像她这样的小型鸟,射艺是修不到高级课程的,不如学些烹茶品茗的功夫,悠闲安逸地度日就好,但灵瑾自己却不甘心于此。

        按照大学堂的毕业要求,她至少还要选两门课。而且,由于射艺很可能修不到高级,在其余的课里,她必须要考虑升级的可能性。

        不知怎么的,这时,灵瑾想起了大学堂玄关那一幅幅豪放而潇洒的字联。

        【博古通今,意气勃发,千载读书过万卷。】

        【端身正气,风华正茂,少年不狂何时狂?】

        脑海里浮现出一个模糊的女子人影。

        灵瑾从未见过她的相貌,因此无法想象出来,只凭着本能认为她与自己有点像、身材和自己一样娇小。

        灵瑾不觉摸了摸自己胸口的护身符。

        然后,她对母亲道:“剩下的课选什么,我想到处参考看看,再做决定。”

        是夜。

        凤凰宫里夜灯初上,宫中侍官各自回家,只余下轮班的守夜人。

        宫中渐静。

        灵瑾提着灯笼,走到哥哥的寝宫外,敲响了他的房门。

        咚咚咚——

        “谁?”

        “哥,是我。”

        咯吱——

        房门开了,灵瑾抬起头,迎上兄长略带锐意的凤眸。

        寻瑜的眼神有点凶,像是在质疑她为什么天黑了还过来找他。

        灵瑾主动过来找寻瑜,本就忐忑,见到兄长如此眼神,她心脏更是一提。

        寻瑜问:“什么事?”

        “哥哥。”

        灵瑾缓了缓神,她手里拿着上午收到的入学考核结果和一张尚未填完的课程申请。

        灵瑾说:“我还没想好以后要再选些什么课,所以想着过来见哥哥。我能不能问问,哥哥你在大学堂三年,选修了些什么?”

        寻瑜的凤眸在夜色中微微睁大。

        “你……难不成想和我选一样的课?”

        灵瑾面颊逐渐热起来,在兄长面前,她总有几分拘谨和紧张。

        灵瑾不安地问:“不行吗?”

        她解释道:“你是我兄长,我选一样的课的话,平时有不会的地方就可以问哥哥。而且,如果是同一个先生,在大学堂也能经常见面,说不定还能一起来回凤凰宫。”

        “……”

        “哥哥?”

        不知是不是灵瑾的错觉,她觉得寻瑜有一刹那看起来,居然有些无措。

        但那一丝无措转瞬就没了,快得像是错觉。

        “……倒也不是不行。”

        寻瑜侧过身,让她进屋里来。

        “我选的课很多,而且都是比较难的,你不一定跟得上。”

        灵瑾走进兄长屋里。

        寻瑜很爱看书,他寝殿内布置干净简单,唯有书籍堆得多。从竹简古籍到纸质书册,高高地堆满了书架和桌案。

        寻瑜对竹子木头类的东西似乎有些特殊的感情,桌上放着几片竹片、一块雕了一半的木头、一把小刻刀。

        灵瑾知道哥哥有时候会做手工,手艺不算很精湛,也没有特意学过,只是一种兴趣。就像有些人压力大的时候会啃指甲或者拔自己头发一样,寻瑜压力大的时候就会雕木头。寻瑜有几个常用的木头书签,就是他闲来无事自己刻的。

        灵瑾敲门的时候,寻瑜似乎就正在做木雕。室内灯火通亮,桌上散落着不少打卷的木屑,那个小木雕才刚出了个轮廓,看不出雕的什么。

        寻瑜让灵瑾进来,就自然而然在桌面上一拂,将木屑和雕了一半的木头都收了,让她坐在对面。

        寻瑜拿出自己的大学堂修业记录来,推到灵瑾面前,道:“我修过这些。”

        灵瑾将脑袋凑过去,还没仔细看,只是一瞧记录上的课程数量,就忍不住呼道:“哥哥,你该不会已经可以毕业了吧?”

        大学堂虽然只要修一门高级课程加三门初级课程就可以申请毕业,但所有课程就跟毕业的规则一样,没有具体的结束修业时间,都是跟着师父修炼,师父觉得修业完成就算完成。

        正因如此,即使是初级课程,要修完也不容易,更不要说高级课。每个人修完一门课的时间长短不一,但绝大多数人完成大学堂的毕业条件,至少也要七年以上。只有极少数天赋异禀之人,才能提早。

        而哥哥……这才几年?

        灵瑾神情震惊,寻瑜本人却表现得很轻描淡写。

        “大学堂于教育修炼方面所能提供之助益,远胜于毕业所需。”寻瑜说,“要毕业固然简单,但你我修炼,目光不可局限于此。世人想学之事,几乎都能从大学堂中学到,此处书籍取之无禁,更兼有良师益友。若有潜心修炼之心,世间很难寻到更好的去处,又何必急于毕业?”

        灵瑾认真听兄长说着。听完他这一番话,灵瑾若有所思,然后不禁露出几分怅然的憧憬之色。

        灵瑾轻轻道:“哥哥果然厉害。”

        寻瑜听她这样说,表情反而别扭:“怎么忽然说这个。”

        灵瑾正仔细看着哥哥的修业记录。

        这张绢纸上不仅记录了寻瑜已经修完的课业和成绩,也写了他现在正在修的学业。

        短短三年间,寻瑜已经完成了七门初级课业,其中射艺、术法和政论都修到了高级。

        升入高级课程以后,术法课会进一步细分,按照不同类型的术法由不同先生教授。

        而寻瑜光是术法的高级修业就修了三种。他现在同时在听三名先生的术法课,还在修射艺和政论。

        除此之外,他还修过一些不太受人重视的杂学,包括书法、地质、四海文化、历史等,有一些修业尚未完成,但先生给的评价都很不错。

        灵瑾一向知道兄长优秀,但看到这么多课业,一瞬间还是感到了自己的无力和渺小。

        寻瑜比她大三岁。

        从小到大,灵瑾都有一种兄长走在自己前面几步的感觉。

        她卖力想要追逐兄长的脚步,可这一回,他走得好像有些太远了。

        寻瑜见妹妹看着他的修业记录许久闷声不吭,不禁蹙眉。

        他说:“怎么一副被吓到的表情。你才刚进大学堂,还不太了解,这些课看起来多,实际修起来不难。”

        “真的?”

        灵瑾生出一丝希冀,但又将信将疑。

        她想到寻瑜之前说的话,不禁说:“哥哥想得比我长远多了。我只顾着眼前,想着要从大学堂毕业就要修满四门课,还觉得越早修满越厉害,大家肯定都想尽快学完然后毕业。而兄长却能提醒我,入大学堂的目标并非是修完学业,而是真切地修炼、学到东西。”

        灵瑾说得真挚。

        她说着说着,脸上挂了一丝笑。灵瑾这些年越是长大,言行举止越是端庄,可笑起来却很甜,带着梨花飘散般的春意,仿佛还有栀子花开的香味。

        寻瑜蓦地别开视线,道:“不过是正常思路而已。”

        灵瑾听兄长这样说,反而对他又多了一分尊敬。

        灵瑾乖巧地坐着,这时,她伸出手,轻轻拽了拽寻瑜的袖子,唤他:“哥哥。”

        寻瑜低头看她,却并未出声。

        灵瑾拿着兄长的修业记录,遗憾地说:“哥哥现在在修的课都太难了,我还没法修。”

        “……”

        “不过,”灵瑾一双乌眸望着兄长,又眉目弯弯地笑起来,“射艺和术法,我和哥哥是一样的。虽然我现在还只能上初级,但如果我上课时有听不懂的地方,可以来问兄长吗?就像小时候那样。”

        寻瑜注视着灵瑾的笑脸,微顿,半晌,闷声吐出两个字来:“……随你。”

        “那哥哥将来如果又有感兴趣的初级课程,而且我也能选的话,能不能提前跟我说一声?要是我也感兴趣,我们就能一起上课了。”

        “……好。”

        次日,高级射艺课上,寻瑜空中射靶,连发三十箭,三十射三十中。

        众人从未见过寻瑜这么好的状态,阵阵惊呼。

        先生也惊了,对寻瑜夸赞连连,直说女君后继有人。

        寻瑜耳畔溢满赞美之词,他却波澜不惊,只是淡淡地道谢。

        山望在众人中,看寻瑜这般射箭,也看得咋舌。但他和寻瑜相熟,比起其他人,从寻瑜的脸上,山望还看出点别的意思来。

        等寻瑜从空中落下,山望便上前道:“阿瑜,你今天好像心情特别好啊,是遇到什么开心事了吗?”

        寻瑜凤眸明亮,神采奕奕,尚未收起的赤色凤翼如火般饱满张扬,精神状态明显好于往常。

        听到山望这句话,寻瑜嘴角弯了一下,似笑而未笑。

        但很快,他就将嘴角这点弧度压了下来。

        寻瑜缓缓收起翅膀,表情淡淡的。他的眼尾微微扬起,嘴上却一本正经地回答:“我没开心。”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99.cc。笔趣阁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biquge99.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