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凤兄 > 第十二章

第十二章

小说:凤兄作者:辰冰字数:0更新时间 : 2021-06-08 06:09:23
数日后,终于到了大学堂开学的日子。

        灵瑾站在凤凰城大学堂门前,眼前是重重叠叠重檐庑殿顶高阁,青松立于门前,竹林茂然其中,门内一眼望去看不清有几重楼阁,仿佛深不见底。

        灵瑾是独自一个人来的,她事先已经请父母和哥哥都不要来送她,但即使是她自己的主意,当她初次站在这座历史悠久的大学府前,竟还是生出一丝紧张。

        灵瑾缓步踏入。

        大学堂是义务制教育,这是翼国的立国之策之一。

        但凡是年满九岁的雏鸟,无论品种大小出身高低天资好差,一律要进入当地的大学堂接受官方教育。

        翼国各地都设有大学堂,但其中以都城凤凰城的这座大学堂历史最为悠久,迄今已建有八千余年。

        灵瑾走在其中,只见从入口通往布告广场的路上,要过数道门楼,每一道门楼的门槛两侧都立了红柱,红柱上都有写有门联。

        只见第一道联上写——

        【德配天地,浩然正气参天穹。】

        【学贯古今,锦绣文章惊海潮。】

        走了几步,又见一联——

        【志在千秋,何拘功名?】

        【心装日月,谁与争骄!】

        灵瑾继续往前走,入目又是一联——

        【博古通今,意气勃发,千载读书过万卷。】

        【端身正气,风华正茂,少年不狂何时狂?】

        门联上的字飞扬恣意、行云流水,看得出书法功底深厚,而行文间却有一种年少狂狷的昂扬感。

        不知怎么的,灵瑾觉得这几幅联的字行笔之间看着有些眼熟,仿佛在哪里见过。

        灵瑾一联一联看过去,等走到底,来到新生聚集的大广场,正好有统一着装的师兄师姐接应。

        一位身姿伟岸的师兄见灵瑾是一个人过来,主动过来接引。他双手在宽阔的腰上一插,露齿笑道:“这位小师妹怎么一个人站在这里发呆?快点过来罢。”

        灵瑾还沉浸在那些对联眼熟的字迹当中,见有师兄主动与她搭话,不由问道:“请问师兄,这一路上的门联,你知道是谁写的吗?”

        “门联?”

        师兄摸了下后脑勺,显出迷茫的神色,显然平时不太注意。

        他说:“抱歉,我不太了解……这些门联挂在这里已经许多年了,平时也没人仔细看,只好像听说是几百年前一位师姐写的。对了,我记起来一点,那位师姐好像叫竹……竹……”

        “是叫竹依!”

        这时,一个师姐听到两人的对话,大步走过来。

        她卷起手中的册子,在师兄后脑勺上不客气地敲了一下,道:“你个呆子,连这都忘!竹依上君是七百年前与女君结契的辅臣,也是我们凤凰城的名人,厉害得很。这些,考试都考过多少次了,还不记得!”

        师兄吃痛地挠着头,无辜道:“我是习武的啊……”

        师姐冲他翻了个白眼,但转头看向灵瑾,又笑盈盈的:“这位师妹是第一天来大学堂,是想找参加入学校考的报考点吧?不如由我带师妹过去,顺便给师妹介绍一下大学堂的情况如何?”

        这师姐看上去靠谱得多,灵瑾连忙点点头。

        “师妹随我来。”

        师姐一边带着灵瑾走,一边娓娓道:“翼国的大学堂跟其他国家的普通学堂不一样,不需要每天定点上学放学,修炼内容在一定范围内是可以自己选择的,课程时间安排也很自由,只要修足学分就准许毕业,因此没有严格的毕业时间,宽松与否、学习什么也因人而异。

        “毕业后也不用急着离开大学堂,如果暂时对自己的能力还不满意,可以继续留在学堂中学习。而且我们凤凰城的大学堂,拥有翼国最大的藏书库,珍惜的古书心法数不胜数,都是完全对学生开放的,在这里修炼大有益处。

        “……对了,你之前问起的竹依上君,曾经就在大学堂里修炼了近百年,与女君结契之前,还曾在大学堂里当过先生,所以学堂中留了不少她的墨宝,你可以去找找。

        “总之,有的人会在这里学到谋生的手艺,四五年内就快速毕业;也有人一直留在学校里修行,打下扎实的修为基础;还有人会帮学校里的老师做事,到凤凰宫里辅佐仙官,最后谋求一官半职。

        “每个人的兴趣节奏都是不同的,出路也不同,全看你个人选择。”

        灵瑾仔细地听着,但等师姐说完,她脱口却问道:“师姐,那位竹依上君……”

        “嗯?怎么了?”

        “不……”

        灵瑾说了一半,又迟疑地停住了。

        她想问的太多,可对“她”了解得又太少,竟反而不知该说什么。

        最后,她问:“竹依上君在大学堂里,是教什么课的?”

        师姐这下可笑了:“竹依上君原形虽只是小小的麻雀,但却是个全才。她教过的课可多了,从书法到政论,从卜算到我们机关术,你以后就知道了,你绝对避不开她的。”

        这时,两人正好走到了。

        师姐指指前面人山人海排着队的队伍,说:“前面就是登记入学校考的地方了,你到末尾排队就行,我就不送了,还有其他新生要接。”

        灵瑾才渐渐回过神来。

        灵瑾虽然娇小,却有一副天然笔直的身姿,如清霜傲雪。听师姐说了这么多,她便自然行了一礼,道:“我知道了,多谢师姐。”

        “谢什么,不必这么客气!”

        师姐潇洒地将手一挥:“你快过去吧。”

        “好。”

        等目送师姐离开,灵瑾在自己胸口摸了摸,从内袋里取出一枚护身符来。

        灵瑾在听到师姐说出“那些字联是竹依上君所书,竹依上君过去曾经是女君结契辅臣”的话以后,已微微恍惚,便想起了自己为何觉得那些门联的字迹眼熟。

        这枚护身符,灵瑾从小带到大。

        护身符看上去有些陈旧了,表面用红色的丝线绣着“平安”二字,里面藏了一张写有小诗的素绢——

        【结发三千载,合鸣九万音。身无玄凤翼,愿予玉明心。】

        年幼的时候,灵瑾只以为这是母亲给她的,不解这护身符的意思,还奇怪为什么护身符里的小诗好像是情诗。

        但现在,她确定了自己的身世,便逐渐明白过来,这只怕是她亲生父母的遗物。

        大学堂门联上的字迹,正是与这枚护身符里藏的小诗,字迹相似,肯定是出自同一人之手。

        无非是门联上的字更潇洒恣意些,而护身符内的小诗大约因为是写给心上人,字写得更端庄秀雅一些。

        那首小诗的署名,就是一个“依”字。

        竹依。

        她的亲生母亲……

        灵瑾捏了捏护身符,然后藏回胸口。

        这枚护身符,她大多数时候都不离身,一直放在衣服的前襟内袋之中。

        灵瑾的思绪不由长久地停留在那几幅对联上,她直到在登记入学校考的队伍里排队时,还有些浑浑噩噩。

        等轮到她自己了,灵瑾才猛然回过神来。

        负责登记校考的,又是另一位师姐,她月白色长袍,发顶立玉冠。大约是负责登记太无聊了,她将考试条目往灵瑾面前一递,便懒洋洋地撑着腮等着。

        灵瑾拿起毛笔,钝钝地浏览着考试项目。

        关于入学校考,灵瑾事先了解过。

        大学堂的入学校考分文试、武试和技艺三门,每门课下都有十数种小分类,学生只需要根据自己擅长的内容,选定相关科目去考就行了,最低选五门,多则不封顶。

        所以,如果有自认为百艺精通或者完全不知道自己擅长什么,完全可以花时间全考,由考官来判断他们的天资。

        灵瑾逼自己集中精神,暂时忘掉其他事,将注意力放到选择校考项目上来。

        她其实早在家中就想好了要考哪些项目,也做好了心理准备。

        可是,当她翻到“武试”的部分,将目光真正凝在列在最首的“射艺”两个字上时,灵瑾原本坚定的心境却忽然产生了一丝动摇,萌生出若有若无的怯意来。

        这不再是在家中自己一个人偷偷射箭了。

        她必须要在所有人面前,在所有大型翼族和小型翼族面前,展示自己的射艺。而她的竞争对手,一大半都将会是有能力拉得开灵弓的大型翼族同龄人。

        “怎么了?”

        负责登记的师姐见灵瑾迟迟不动笔,转过头催促:“难不成是还没有想好?”

        “不……”

        灵瑾踌躇。

        “还没有想好的话,可以先到旁边再想一会儿,不用急着选。”

        师姐点了点纸面,说道:“小型翼族的话,通常选文试和技艺类的比较多,不过在武试里面,暗器和匕首这些讲究灵巧的科目也很适合小型鸟类。

        “当然了,因为弓箭是翼族最为出名的兵器,憧憬弓箭的小型翼族也不少,也是可以的,学一学并没有坏处。只是小型翼族因为身体所限,将来是用不了翼族最强大的神兵——灵弓——的,所以小型翼族的射艺课程通常都只能修炼到初级,后面的高级课程是练不到的。”

        那师姐端详了一下灵瑾,笑着道:“我看这位师妹,气质端秀出尘,像是个雅致的人儿,不妨考个茶艺或者琴艺如何?即使以前没有接触过,若是考官觉得你有资质,也不会很难通过的。”

        灵瑾抿了抿嘴唇。

        师姐这一番话,反而让她心一横,下定了决心。

        灵瑾提起笔,一挥,在“射艺”的考试科目后面写下了自己的名字。

        师姐看到灵瑾的名字,这才有些错愕,等回过神来,便作揖道:“你原来是……原先不知是公主来临,失礼了。”

        灵瑾不卑不亢道:“不必,我只是普通弟子,寻常待我就好。”

        “灵瑾师妹真是好性情!”

        话虽如此,那师姐看起来还是有些紧张。

        她看了看灵瑾写下名字的位置,一滞,期期艾艾地道:“灵瑾师妹难不成只考一门?射艺竞争一向激烈,师妹又……不如再看看别的吧。”

        射艺是热门科目,灵瑾报名的时候,这一项后面已经密密麻麻写了许多人的名字,比其他兵器长一大截。

        灵瑾本来也没有打算全堵在射艺上,她翻过条目,便又选了几项文试和技艺,大多是女君和大祭司在家里教过她的。

        等选完这些,灵瑾犹豫了一瞬,终于,还是将师姐推荐的项目也写上了。

        “这样就可以了。”师姐对待灵瑾的态度,忽然变得谨小慎微,“接下来学妹记住各科的考试时间和地点,到点过去就行。”

        “好。”

        灵瑾道谢,这就要离开。

        不过,她刚一转身,眼角的余光中,仿佛有一道灼明的身影一晃而过。

        灵瑾灵敏,立即顺着那个方向望过去,可是目之所及都是来来往往的学生和经过的师兄师姐,并没有找到灵瑾所以为的那个人。

        有一瞬间,还以为是哥哥。

        灵瑾怔了怔,便回过神。

        她事先已经跟爹娘和哥哥都说过,不需要他们专门过来陪她,以兄长的性情,肯定是不会过来的。

        大约是错觉吧。

        “诶,刚刚那个小小的女孩子,不是你妹妹吗?”

        此时,离大学堂的集合广场有几步路的地方,山望望着灵瑾的方向,随口道。

        寻瑜头也不回,目光仿佛从不曾斜视。

        他轻描淡写地道:“或许是吧。”

        “什么叫或许是。”山望不满地皱起眉头,“来都来了,干嘛不去打个招呼。小公主第一天来大学堂,这里这么多大型翼族,指不定她会害怕的。”

        寻瑜说:“她不会。”

        “寻瑜,不是我说你。”山望看他冷冷淡淡的样子,不由委婉地谴责他,“小白雀妹妹不是挺可爱的?虽然你们不是亲生兄妹,但毕竟一起长大,小白雀妹妹也没做错什么,你何必对她这么疏远?”

        “……”

        寻瑜不言。

        过了一会儿,两人走到岔路口,山望要往课室的方向去,寻瑜却折了个头,似是要往回走了。

        山望意外:“你要去哪儿?”

        寻瑜道:“回凤凰宫。”

        “这不是才刚出来?”

        山望竟摸不着头脑。

        他蓦地想起些什么,怪道:“对哦,你今日本来就没课……那你一大早还特意出来一趟是干嘛的?”

        寻瑜稍顿,回答:“我之前有东西落在这里,过来拿一下。还有一点在意的事……顺便看一眼。”

        言罢,寻瑜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山望茫然地站在原地,搞不清楚情况。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99.cc。笔趣阁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biquge99.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