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凤兄 > 第十章

第十章

小说:凤兄作者:辰冰字数:0更新时间 : 2021-06-08 06:09:23
三年后。

        朝阳升至半当中,道室之内,灵瑾与女君面对面而坐。

        几年的功夫,小灵瑾已长大不少。

        她今年九岁大了,已褪去幼童的柔嫩,有了些女孩的外表。

        此时坐在女君对面的女孩,有着一头乌黑秀丽的头发。她肤质通透,灵眸秀唇,一双雪白的耳羽从发间探出,眉间另有一抹朱红。

        灵瑾的原形只有麻雀大小,所以她的个头始终比同龄孩童要娇小一些。不过,即使如此,灵瑾的坐姿却相当板正,气质无形之中凝透坚韧,仿佛天生生了一股清正之气,乍一看去,倒像是室中坐了一只白鹤一般。

        如今,灵瑾的功课,由凰君亲自教导。

        这两年,女君待她极为耐心。

        据宫中的女官说,在凤凰城中几百年了,他们都从未见过女君这般温柔慈母的模样。

        女君教导灵瑾:“将气沉入丹田,循环奇经八脉,最终在掌间成形,让它按你的心意展现形态。”

        灵瑾闭目凝神,按照女君所说的话做。渐渐地,她掌间浮出一道薄气,随着她的气息变化,又凝为灵珠。

        灵瑾眼睫轻颤,睁开眼眸。

        她将灵珠浮托在掌心,小脸上不经露出些许克制的雀跃。

        她压抑着内心的喜悦,面上还尽量保持着矜持和谦逊,端庄地问女君道:“娘,你看我做的有错吗,是不是这样?”

        “不错。”

        女君含笑点头,抚了抚灵瑾的脑袋。

        “瑾儿真聪明,才一遍就会了。”

        灵瑾谦虚腼腆地低下头,她雪白的颈子低下来,犹如吻水的天鹅。

        恰在此时,有一人从窗外经过。

        那是个身着赤金色罗衣的少年,模样比灵瑾略大一些。

        他两鬓留发,耳穿赤羽,一双凤目凛然张扬,气质矜贵而华美。

        他目不斜视,下巴轻抬。他经过时,就像一小团尚未完全长成的金火华云从窗前恣然掠过,光耀灼灼。

        灵瑾不由侧目望去,追逐这道赤金色身影。

        灵瑾忽然坐立不安。

        她问女君:“母亲,今日的课是不是差不多了,我可以下课了吗?”

        “可以,你自己玩吧。”女君懒洋洋地打了个哈欠,说,“我也该去批奏疏了,不然你们爹总是要叨叨。你自己回去吗,要不要找个女官陪你?”

        “不用。母亲,我不是小孩子了。”

        灵瑾浅浅一笑。

        她坐正,依从古礼端端正正地对母亲行了个师徒礼,然后才缓缓起身,往道室外走。

        灵瑾显然有些迫不及待。她刚出道室时,步子还是慢的,之后就越走越快,甚至小跑起来。

        终于,她在拐角之前,赶上了那道金红色的身影。

        灵瑾乌眸一亮,脱口唤道:“哥哥!”

        寻瑜回过头来。

        寻瑜今年十二岁,样貌已然是个俊俏少年。

        他凤目扬飞,玉面英姿。

        这些年来,他相貌愈发像女君,张扬中带着几分少年的英气,灼然似火莲。

        他见灵瑾小跑到自己面前,微微蹙了下眉,扶住她的肩膀,道:“怎么跑得这么快?万一摔……”

        寻瑜话未说完,眉头拧得愈深,扭开头,不等灵瑾听清,话锋已是一转:“万一摔倒时让人看见,会丢父亲与母亲的颜面。”

        “对不起哥哥,我记得了。”

        灵瑾重新站正,双手放在身前,姿态典雅。

        不过端庄归端庄,灵瑾望向寻瑜的眼神却亮亮的。她说:“哥哥,我等下打算去校场射箭,你一起来吗?”

        “不去。”

        寻瑜移开目光,几乎没有考虑。

        “我下午有事。”

        “噢。”

        灵瑾闻言,不免有几分失望。

        寻瑜对她点了下头,便转过身,径自离开。

        灵瑾失落地留在原地,身影看上去小小的,像个被遗弃在枝桠上的小白点。

        这两年,她与兄长关系其实还算不错,有时候她偷偷跟哥哥撒娇什么的,哥哥也不会说什么。

        只不过,不知是不是寻瑜性情的关系,她总觉得兄长对她有些若即若离。兄妹两人之间,绝不算冷淡或者无情,只是兄长对她似乎也不像爹娘对她那么亲近,有时还微微有些严厉。

        不过,仔细想想,寻瑜即使在爹娘面前,也是这样颇为疏离的样子,或许算不得奇怪。

        哥哥进入大学堂,课业变忙了,能陪她练箭的时间也少了,兄妹两人已经很久没有一起射箭。

        灵瑾能够理解哥哥的繁忙,只是偶尔还会有些落寞。

        灵瑾独自一人走去校场。

        女君翅膀受伤的事从未公开,为了翼国的长久安定,此事也不宜节外生枝。

        然而,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不知从何时起,“女君受了严重的战伤,下回择君大典恐怕不能蝉联帝位”的消息,仍在凤凰城小范围内不胫而走。

        女君君临翼国已有七百二十年之久,帝位更迭,将在八十年之后。

        这对翼国来说可是了不得的大事。

        虽然百姓多半消息没那么灵通,还不知道女君已不再如他们所想的那样所向披靡,但是在凤凰宫中任职的仙官们多半知情。私下里,他们也会议论谁会是下一任翼主。

        灵瑾年纪虽小,但毕竟生活在凤凰宫里,这是离整个翼国的政治中心最近的地方,且她还是女君的女儿,因此不时会听到风声。

        出乎意料地,在仙官认为有可能会是下一任百鸟之君的人里,也有哥哥。

        要成为凤凰主,必须要满足三个条件。

        其一,血统必须是凤凰。

        其二,本身精通政论与国情,亦或得到精通此道的辅臣相助,两人结契,任期一百年内不可解契。

        其三,战力凌驾于其他凤凰之上,有号召百鸟之能,得以服众。

        兄长是女君和大祭司血脉,往上数八代都是凤凰,血统自然没有问题。

        还有政论,如今兄长已经在大学堂里学了三年,听说他天赋奇佳、过目不忘,无论文武课业都令先生赞不绝口。且他出生在凤凰宫中,从小受女君与大祭司二人耳濡目染,对政论的理解本就深于其他人。

        至于修为……寻瑜年纪尚小,现在论战力肯定比不过其他人,但距离择君大典还有八十年,到时寻瑜也快有百岁修为了,自不可同日而语。他是女君的血脉,女君当年也是不到百岁赢得的天下,众人都在想,寻瑜或许能重现当年神迹。

        灵瑾自然知道哥哥天赋出众,若非如此,她也不会对这个兄长又敬又怕,虽然仰慕,可兄长一望她,她就忍不住表现得更端正一些。

        只是,想到母亲现在的身体大不如前,灵瑾就有些不安的感觉。

        晃神间,灵瑾已经独自站在校场上。

        她熟练地取出弓箭,戴上防护手套,取弦上弓,一套动作行云流水般漂亮。

        灵瑾今年已经九岁,再过一个月也要进大学堂了。到了现在这个年纪,她和哥哥一起射箭的事,已经不用再藏着掖着。

        灵瑾如今跟着女君学射箭。

        女君在她的事情上亲力亲为,包括射箭,现在也是母亲握着她的手一点一点教她。不知是不是灵瑾的错觉,她总觉得母亲似乎对她和哥哥那点小秘密早有觉察,只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并未点破。

        不过,即使现在情况有了变化,灵瑾还是习惯傍晚时分到校场来,独自练习一会儿射箭。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几乎日日不歇。

        她的技术比起当年,可谓有云泥之别。

        灵瑾站在二十丈远的箭靶之前,腰杆笔直,目光如炬,白衣浅裳,一身出尘端直之气。

        灵瑾熟练地将弓弦拉满,松手射出,只听“嗖”的一道风声,箭头轻而易举地命中红心。

        灵瑾放下弓,往前走了几步,又射下一箭。

        这时,一个白衣白耳羽的身影,正不经意地走到校场边上。

        云沐走到校场入口处的时候,灵瑾正在随手练习。

        他原本是跟随长辈进凤凰宫,长辈去谈事情时,便让他到校场自己练习弓箭。云沐刚到,看到校场中已有一个女孩子在射箭,一愣,然后飞快地侧身躲到木柱后,悄悄往外观察。

        “小公子?”

        一旁的侍卫诧异。

        云沐抬起头,在唇前一比,示意侍卫不要说话,并且让他也一起躲到柱子后。

        这时,灵瑾正好又射了一箭,命中红心。

        云沐遥遥看着,不由面露诧异之色。

        “她射箭真不错……”他道,“没想到在云鹤家之外,还有和我差不多年龄的人,竟能在二十丈的射程命中靶心。果然不可坐井观天,自以为是。”

        侍卫岑风也归属于云鹤家,自然也有相当出色的弓箭造诣,他一眼就看得出深浅。

        他见灵瑾这么个半大孩子,射箭时竟有如此熟稔和从容,不免惊讶。尤其,这孩子明显不是出自云鹤世家。

        “果然不错。”

        岑风话语间不自觉地透出几分欣赏。

        他问:“不知这是谁家的孩子,怎么从来没有听说过?”

        恰在此时,灵瑾略微侧首,露出白皙婉雅的侧脸。

        灵瑾的面容,让云沐看得怔了怔,脱口道:“是她……”

        “你见过她?”

        “嗯,以前见过一面。”

        几年前,比翼节,花灯连天夜。

        云沐不禁失神,记忆被一下子牵扯回那个童年之夜,莫名地,他感到一丝命运兜转的奇异和与之而来的欣喜。

        良久,他从木柱中走出来。

        他走到灵瑾附近,在离她还有半丈远的位置站定,微微停顿,才主动开口:“……你好,好久不见。”

        “嗯?”

        灵瑾从觉察到有人靠近,就放下了木弓,见对方主动和她打招呼,她侧首,露出一个迷茫的表情。

        云沐似隐约失望:“你没有印象了?”

        “什么印象?”

        “不……没事。”

        云沐摇头,谦然而问:“我可以和你一起在这里射箭吗?”

        灵瑾点了点头,就转回头,专心于射自己的箭,并未多言。

        云沐站在一旁,他卸下了自己的灵弓,却没有立刻射,而是站在一旁安静地看灵瑾射箭。

        灵瑾一个人射箭习惯了,不是很适应射箭时身边有陌生人,眼神往旁边瞥了两眼。

        然后,她注意到这个男孩腰间,佩了一块雕有云中飞鹤的玉币。

        灵瑾愣了愣,倒有了几分印象,觉得好像以前见过他,但具体是什么时候,却记不起来了。

        灵瑾的注意力在飞鹤玉币上停留了一会儿,回过神来。

        她又举起弓弦,流利地射了两箭,依然都命中红心。

        这时,在旁边静静看她的鹤族男孩,忽然动了。

        他走到与灵瑾平行的位置,用脚尖在与灵瑾相同的射箭距离比划了一下,划了一条线,接着缓缓后退,直到又多走了三丈远,才停下来。

        他蓦地开口:“公平起见,我也用木弓。”

        还不等灵瑾意识到男孩这句话是什么意思,他便放下自己的灵弓,换了把不知从何处取出的木弓,熟练地开弓上弦。

        他竟是两种弓都随身带着,还背了箭筒。

        接着,他手一松。

        白色矢尾的飞箭像风一般飞窜而出,云沐两颊的鬓发被带得飘荡一霎,接着,箭光直直命中靶中,正中靶心!

        然后,他侧首看向灵瑾。

        这样的举动,无疑带着一种微妙的挑衅和试探。

        灵瑾轻轻抿了下嘴唇,却没有露怯。

        她白靴轻挪,也开始往后退,直到退到比鹤族男孩还要远三丈为止,才举弓射箭。

        两人都是白色的耳羽,只是灵瑾个子更娇小一些。

        她像是一把雪亮的剑,没有丝毫折弯的迹象。灵瑾手中的弓像是她的一部分,箭仿佛就是受她控制的羽毛。

        灵瑾的箭射出去了,不偏不倚,同样命中红心。

        云沐似乎微微有些惊讶。

        但他并未就此罢休,反而跟着往后退,然后再度射箭。

        两人来来回回,不知不觉竟比较了近半个时辰。

        这时,远处的侍卫向云沐打手势,示意他该走了。

        云沐对侍卫点点头,回头,却对灵瑾道:“你的射艺真出色。”

        “诶?”

        灵瑾见鹤族男孩忽然与她搭话,望过来,似乎有些意外。

        她后知后觉,反应却很礼貌:“……谢谢。”

        云沐问她:“你看起来和我差不多大,难不成也是今年进大学堂吗?”

        灵瑾点了点头。

        她听云沐说起这个,倒是稍微端详了一下对方。

        她迟疑地问:“你也是?”

        “是。”

        云沐应道。

        眼前的白羽女孩,给人的印象并不太外向,对于不太熟悉的人似乎并不热络。

        云沐其实平时也不会如此,但今日,他破例自我介绍道:“我叫云沐,等进大学堂以后,我们或许还会相见。”

        灵瑾颔首。

        这时,云沐的视线落在灵瑾的弓上,问她:“不过,你的射艺这么好,为什么到现在都不换灵弓?”

        听到她问起这个,灵瑾手心力道一沉,她握着手里的木弓,却并未回答。

        云沐迟疑道:“难不成是特意用木弓,来保持最初的手感?不过,灵弓使用上与木弓有许多不同,默契也需要培养,还有些灵弓不喜欢主人使用别的弓。如果已经有灵弓的话,还是尽量用灵弓比较好,等进了大学堂,也可以早点进入高级射艺。”

        灵瑾抚摸着自己木弓的弓臂,有一会儿没有说话。

        许久,她轻轻地应道:“嗯,我会考虑的。”

        云沐说完这番话,就领着侍卫离开了。

        等他走后,校场上又只剩下灵瑾一个人。

        她定了定神,又从先前一瞬间的失神中恢复过来。

        她转动弓臂,看向远处的箭靶,却并未回到先前射箭的位置,而是继续后退,一直后退到了校场的边缘、离箭靶最远的地方。

        灵瑾走到先前云沐射过箭的一个靶前。

        那个箭靶的靶心上还插着一支箭。

        灵瑾并未退缩,反而继续和平时一样提箭、上弦、开弓,雪白的箭笔直迅疾地窜了出去!

        下一瞬,它穿破云沐之前留在那里的箭矢,将那支箭从中间劈成两半,稳稳扎进箭靶里。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99.cc。笔趣阁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biquge99.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