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凤兄 > 第七章

第七章

小说:凤兄作者:辰冰字数:0更新时间 : 2021-06-08 06:09:22
次日,灵瑾睡到巳时三刻才醒。

        翼族大多早起,古时还有晨起而歌的习俗,就算是雏鸟,睡到这个时间,也着实算晚了。

        灵瑾揉揉眼睛,从床上做起。她感觉自己后脑勺有点不对劲,一摸脑袋,发现头发翘起来好几根。

        “小公主,你醒了?”

        香斐这个点已经来看她了,见她睁眼,便过去给她换衣服。

        灵瑾小脑袋还晕着,像个布娃娃一样乖巧,任由香斐摆弄。

        香斐不解问她:“你昨日做什么了,怎么这个点还睡不醒?”

        灵瑾瞌睡地眯着眼睛,听香斐这样问她,她“唔”了一声,却发现记忆昏昏沉沉的,只有星光下灯火辉映的片段。

        灵瑾茫然道:“想不起来了。”

        “啊?”

        她回忆着说:“我和哥哥爬上鸣凤台看烟火,烟火很漂亮,天色也渐渐暗了……然后我就开始犯困,记不起来了。”

        香斐哭笑不得:“这是玩得太累了吧。公主还是雏鸟呢,也难怪。赶紧洗漱,然后起来吃早饭吧。”

        灵瑾问:“香斐姐姐,那你呢,你昨晚做了些什么?”

        “我啊……”香斐捂脸,“我很开心啊!”

        比翼节的烟火和比翼舞结束了,但灯会和庆典还会持续两日。

        午后,女君兴冲冲跑来找灵瑾,刮她鼻子道:“乖瑾儿,听说你昨日想看灯会却出不去,只好和瑜儿爬上了鸣凤台。那今日,娘亲带你出去逛集市如何?”

        灵瑾先是眼前一亮,但又不由踌躇说:“我和哥哥傍晚约好了……”

        “我跟他说过了,说我今日想带你出门,让你们两个少待在一起一天。他说无所谓。”

        “那、那……”

        灵瑾心生雀跃,问道:“那哥哥一起去吗?”

        “他不去。”女君面露不满,“他说白天宁愿看书。”

        灵瑾听说寻瑜不去,情绪当即灰暗了一半,说:“那算了,哥哥不去的话,我也不去。”

        “别啊!”女君笑嘻嘻地拧她小鼻子,“他不去是他不好,学这个干什么?将来瑜儿生病了喝药,你要不要一起喝?走啊,娘今日给你买花灯。”

        灵瑾渐渐被说动了,尤其是听到女君说的花灯。

        不过,看着女君轻松的神情,灵瑾又忍不住在意:“可是,娘你不是凰君吗?就这样走到街上,不要紧吗?”

        女君笑了。

        她凤眸微扬,目光骄然恣意。

        女君对灵瑾眨眨眼:“出门嘛,低调一些就好了。”

        灵瑾:“?”

        半个时辰后,凤凰城街上现身了一对母女。

        母亲鬒发如云,衣绮罗系锦带。

        小女孩娇俏可人,发间带着雪白的耳羽,项晶珠,佩香草。

        小女孩被母亲抱在怀里,似乎平时很少出门,一双乌眸既新奇又不安,为了看遍街上的风景,她不时左右打转。

        这二人,俨然是一对家底殷实的寻常母女,大约也是趁着比翼节,出来观灯赏玩。

        小灵瑾因为年纪还小,平时都住在内宫,很少有机会到宫外来玩。更何况是与公事繁忙的女君一起,这对她来说还是第一次。

        灵瑾内心高兴极了,既是因为看灯,也是因为娘亲在身边。

        她双手紧紧环着女君的脖子,欣喜地四处打量。

        女君走到卖灯的摊位上,问她:“乖瑾儿喜欢哪一盏?”

        灵瑾看着摊位上各式各样的花灯样式,拿不定主意。

        最终,她的目光落到一种赤色花瓣金色花蕊的莲灯上,不知怎么的,这盏灯让灵瑾想到哥哥。

        于是她小手一指,有些羞涩地道:“娘,我喜欢那盏。”

        “那就这盏吧。老板,这盏花灯几个钱?”

        片刻之后,灵瑾手上多了这盏莲灯。

        她牵着女君的手,高高兴兴地在街道上走着。

        女君笑眯眯地看着身侧的女儿,夸奖道:“这盏灯好看,你挑得不错。”

        “真的好漂亮!”

        灵瑾自从拿到灯,喜悦之情溢于言表。她一路都笑得甜甜的,眼神始终没有离开过手里的花灯,连两街的其他东西都忘了看。

        小灵瑾说:“好想快点灯亮起来的样子。”

        女君摸摸她的小脑瓜,道:“等黄昏时分,灯会重新开始,就可以点了。”

        小灵瑾期盼地等啊等啊。

        好在她们出门已是申时过半,等了一个时辰,天色便渐渐暗了。

        夕阳斜下,随着凤凰宫宫门前第一盏花灯再度被点亮,整条街一丈一丈亮了起来,将长街置于一片动人的昏黄中。

        灵瑾提着花灯,女君蹲下/身,在指尖燃起凤凰火,为灵瑾点亮赤色莲灯,微笑着看这小白鸟的双眸被灯光点亮。

        “喜欢吗?”

        女君和蔼地问她。

        灵瑾兴奋道:“很喜欢!”

        但她旋即又遗憾说:“如果哥哥也能看到就好了。”

        女君笑言:“谁让他自己不来的。好了好了,没关系,等会儿回家拿给他看就是了。”

        灵瑾举着花灯,欢喜地走在绚烂的灯会中。

        到了点灯的时间,街上的小孩子陆续多了起来。大家手里都拿着各式各样的花灯,三五成群,欢笑着在街巷里奔跑。

        灵瑾跟在女君身边,一眨眼的功夫,她身边已经跑过了三搓成群结队的小孩,他们都是和她差不多年纪的,看上去都住在附近,周围也没有大人管着,跑得十分快活。

        灵瑾眼巴巴地望着这些孩子,目光不由有两三分羡慕。

        她常年住在凤凰宫里,除了兄长,就很少见与她年纪相仿的人了,而哥哥也不大爱和她黏在一起,灵瑾有些想要这种可以一起玩闹的关系。

        就在这时,灵瑾本来望着别处,忽然觉得自己右边的手臂被人碰了一下,接着,又响起一下金石碰撞的叮鸣之声。

        灵瑾下意识地回头,正好看见一个与她差不多年纪的男孩和她擦肩而过。

        那男孩飞眉英目,耳露白羽,目不斜视。

        他衣锦佩玉,脚着饰珠丝履,身后背着一把合身量的小弓,但却是拓木弓臂、麋鹿筋弦,比灵瑾用的木弓要好许多,有着一种上等弓弦精工细作的精巧匠心。

        男孩跟在一个侍卫模样的大人身边,从灵瑾旁边错身而过,并未注意她。但灵瑾却看到,他身上一块刻有云中飞鹤的玉币佩饰在人群摩擦中撞掉了下来,然而男孩没有发现,已经朝反方向走去。

        灵瑾连忙帮他捡起来。

        “那个……”

        云沐今日,并非是来观看比翼节的灯会。

        他家族中的人学弓比绝大多数大型翼族要早,因此他在远比其他人小的年纪,就已经开始学习射箭。

        只是,他刚刚拿到手的、为他量身定做的新弓,弓弦却不算很顺手。所以云沐才专门把弓带出来,打算到与家族世代相交的工匠那里再做调整。

        然而,当他和家中侍卫一同走在节庆街上的时候,却忽然被人唤住。

        那是个小女孩的声音。

        她说:“那个……你的玉坠掉了。”

        云沐回过头,猝不及防迎上一张明眸皓齿的笑颜。

        倦怠的灯火中,小女孩手中提着花灯,芙蓉似的面颊被缱绻花火映亮,雪白的耳羽如浮雾轻云,发间金色流苏轻轻摇曳。她跟在母亲身边,笑起来甜得像初绽的栀子花。

        她将玉币递给他,说:“这是你的吧?”

        云沐愣了愣。

        过了片刻,他才回过神来,从女孩手中接过他的家徽佩饰,道:“是,谢谢。”

        “不客气。”

        女孩注视着他背后的弓,看上去很有兴趣。

        “你的弓好精巧,是哪里找的?”

        云沐道:“不是找的。我家里世代习弓,家中世交和门客中有不少都是制弓人。这是找我父亲的友人特别做的,他家中世代都是专精弓箭的匠人,在制弓上的造诣非同寻常,而且他只愿意给自己看得上眼的人制弓,如果觉得没有眼缘,即便凤凰女君前往,也不会有用。”

        “世间竟还有这样的匠人!”

        女孩面露惊异,乌眸里流光一闪一闪的。

        她羡慕地望着云沐背上的弓,轻声道:“真好啊……”

        云沐被她注视着,不知为何竟然生出一丝紧张感来,面颊浮上霞红。

        这时,女孩回过神来,对他挥挥手道:“那我走啦,再会。”

        云沐一怔,忙不由道:“那个,你叫……”

        可惜他开口已经晚了,那提着花灯的女孩牵着母亲的手,眨眼间,就已消失在喧嚣人海之中。

        “哥哥,我今天和娘亲出门,在街上撞到一个人,他的弓好漂亮。”

        等回到家以后,灵瑾迫不及待地去找兄长,把花灯给他看。然后,她又不禁提起在街上遇到的那个男孩,还有他那把漂亮的弓。

        灵瑾比划道:“也是小孩子用的弓,比孩童弓还要小,但是木工和纹饰却完全不亚于大人用的弓箭,甚至还要更好。”

        寻瑜原本在看书,听到灵瑾说的话,就抬起头来,问:“那个人,是不是也是白色的耳羽,身上有玉币形玉饰,玉饰上是鹤飞云中的雕纹?”

        灵瑾点头,惊讶地睁圆眼睛:“哥哥,你怎么知道?”

        寻瑜转回头,平静道:“那是云鹤世家的人。”

        “云鹤……啊,他们的原形是仙鹤?”

        灵瑾的眼神有些好奇。

        她问:“那也是很大型的翼族吧?”

        “嗯。”

        寻瑜微妙地瞥了她一眼。

        “你……”

        “嗯?”

        “算了。”

        寻瑜又别开头,没有再讲。

        徒留下灵瑾一个人满头疑惑,对寻瑜的态度百思不得其解。

        春风渐烫,比翼节余韵未消,翼族百姓还沉浸在春季繁衍的愉快之中。

        今年的一批雏鸟尚未破壳而出,夏季的热意还未携来雷雨。忽然间有一日,凰君刚回到内宫,翼国边境的线报已经十万火急加急送来。

        “陛下,水族军队昨日未曾宣战,就突袭了我国东境水域,试图占据潜江淮江两条入海河川。驻边兵将奋力反抗,但毕竟准备不足,眼下前线危机,请陛下增援。”

        为了第一时间将战报送到凤凰城来,好几位信使连夜飞赶,几乎飞折了羽翼。

        此时,最后一位信使闯进凤凰宫来,一身风尘,狼狈不堪。

        女君本已打算休息,闻言,当即站起,她美眸上扬,眼锋如炬,果断道:“备军!”

        一个时辰后。

        小灵瑾从自己的屋中匆匆赶来,扯住女君的袖子,眼中是抑不住的不安与无助:“娘,你非去不可吗?什么时候能回来?”

        寻瑜紧抿嘴唇,静默不语。

        女君轻抚灵瑾的脑袋,明艳而笑:“短则一月,长则半年,放心,娘亲一定把他们打得落花流水,然后平安回来。你们等着喜讯就是。”

        言罢,她又看寻瑜:“瑜儿,娘不在的时候,好好照顾妹妹。”

        “……我尽量。”

        寻瑜起先不言,过了片刻,终于点了下头。

        “娘……”

        小灵瑾还拉着女君的衣服不肯撒手。

        女君俯身抱了抱她,遂起身。

        大祭司走上前,替女君披上赤红披风。

        他眼中尽是对女君此行前途未卜的忧虑和无奈。寻瑜和灵瑾尚是蒙昧孩童,尚且对现在的形式感到不安,更何况是大祭司这般知道战事凶险难测的千岁凤凰?

        然而,他凝视着妻子,最终并未阻拦,只是道:“你走后,我会日日卜算祈愿,只盼你武运昌隆,平安归来。”

        “放心。”

        女君这一笑,张扬而明媚。

        她对家人们道:“那我走了。”

        小灵瑾不得不一指一指松开母亲的衣袖,不舍地望着她跃空而去。

        女君化为赤凰,在空中呼啸一声,华翔而去,只留下一道朝霞烈焰般的赤光。

        望着母亲远去的身影,灵瑾眼眶忽然涌上一阵泪意。

        她很害怕,这种亲人远去的感觉,她明明没有印象,却莫名觉得似曾相识。

        奇异的恐惧徘徊在心头,但灵瑾知道自己如果掉了眼泪,不仅没什么用,还会让哥哥和爹爹平白为自己费心。

        她趁着两人都看着天空母亲离去的方向,而没有看到她,连忙自己偷偷擦了。

        当晚,刚到傍晚,便是暴雨。

        雨水啪啪打在青瓦上,宛如连串爆竹炸裂。

        这么大的雨,便没有办法练射箭了。

        寻瑜没有去找妹妹,就坐在屋中读书。

        正在读书间,他听到外面的侍官们议论——

        “忽然这么大的雨,必定是女君亲率翼军,已经在与水族交战了。水族尤善水术,大型水术每回都会影响天象,没想到这次这么厉害,居然连凤凰城都是这样的暴雨。”

        “上一回如此,还是五年前的大战吧。”

        “不知前线战况如何。毕竟连累到了凤凰城,只怕十分凶险。”

        “水族的老龙君早有颓势,如何比得上我们强盛的女君?”

        寻瑜被他们说得心烦意乱,索性放下书,早早地熄灯休息。

        夏夜急雨,惊雷不绝,水打芭蕉。

        寻瑜这夜睡得十分不好,一会儿是雷声,一会儿是噩梦,烦得他在半睡半醒间眉头紧锁,一张稚嫩的脸却是满面烦闷的神情。

        忽然,一阵惊雷巨响,彻底将寻瑜震醒,烦得他翻了个身,逼自己闭紧双目。

        不知过了多久,惊雷暴雨声中,突然夹杂了几声细弱的敲门声,轻轻的,几乎让人以为是不是风吹动的错觉。

        寻瑜一顿,坐起身来,问:“谁?”

        “哥哥……”

        门外传来灵瑾的声音。

        她只是叫了他一声,就没有继续说话。

        寻瑜微愣,从床上坐起,走出来,打开房间门。

        只见灵瑾孤身一人站在屋外,双手抱着一把小小的雨伞。这样的伞在这样的天气里,几乎遮挡不住风雨。她在如此暴雨中走过来,鞋袜头发都湿透了,灵瑾缩着脚站在门前瑟瑟发抖,看着可怜。

        灵瑾踌躇,然后才道:“哥哥,我有点想娘。”

        寻瑜沉默。

        良久,他侧过身。

        “……进来。”

        他说。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99.cc。笔趣阁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biquge99.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