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红楼]公主自救手册 > 第 241 章

第 241 章

小说:[红楼]公主自救手册作者:山雨凭岚字数:0更新时间 : 2021-02-23 17:49:26
而他不说话了,  皇帝的话还在继续:“因此朕想着,便是皇后有什么,只需审问她身边的人,这什么便也就清清楚楚了,  若皇后果真是个守礼知谨之人,朕又怎么忍心让一国之母遭受那样的屈辱,这般日后且让皇后如何服众?”

        ……他管她怎么服众!

        程镮简直想要嘶吼出声了,只那词句都都到舌尖了,  还是颓然的消散了。

        可心中不是不苦涩的:这坤宁宫的众人本就是刑部……或者说他案板上的肉,有没有皇帝这话他都不会让他们讨了好去,  那么有没有这句话又有什么要紧?

        他今日撕捋这一出,  完全是为了拿下皇后!只不想皇帝三言两语之间竟是轻轻巧巧便就将他所有的话语全部拨了回来,还愣是让他说不出一个字来!

        那他要怎么办?他又能够怎么办?他要如何才能绕过皇帝将那皇后打得再也不能起身?

        因着这般的想法,程镮的思绪便就完完全全的陷了进去,  却是想了再想也无甚主意,因此便就不再开口了。

        而程镮不说话了,  自然没有人再有胆子去撸皇帝的龙须,  而皇帝也无甚心情继续了,便叫了退朝。一时三呼万岁,  众人跪下恭送皇帝离去。

        程铮也在跪送的人中,  只是等到皇帝带着戴权扬长而去了,他便就用一种似笑非笑的声音对着程镮道:“二弟果真心急,  只不知你这般的行事,  却会不会得一个毛躁的评语?”

        就说得那程镮面有薄怒之色:“怎么,  兄长想要说小弟做事冲动吗?”

        程铮顿时一笑:“怎么会?且我便是说一千道一万,只怕也进不得二弟的心,因此还是不说了罢。”

        就说得程镮直想要冷笑,只是到底按耐住了:“兄长这话叫小弟不敢接了,您是太子,您的话谁敢不进心?小弟这里恭听着呢。”

        只他这里讥讽着,那程铮却是抬脚就走:“罢罢罢,这皇后之事终究不过内宫之事,孤便是身为太子也不便多言,如此看来二弟还是好自为之吧。”

        程铮的话自有不怀好意的成分在其中,但程镮却也听不进去了,他满心满脑都被四个字装满了:内宫之事。

        是啊,这事儿既是要扳倒皇后,为何就不能与内宫之人商讨了?

        ……

        …………

        程镮这里兀自思量,不知要去寻‘何人’商讨他事关后宫的大计,那里程铮却是一路小步急行进了乾清宫,自门外便见皇帝早已在书桌的龙椅之上坐着饮茶了,于是程铮一番叩拜之后就在皇帝身后站稳了——便是朝中再发生什么不愉快的事情,这奏章也是一日疏忽不得的。

        如此父子两便就开始了每日例行的‘教学相长’。

        只虽是这样说,但皇帝向来不是一个好老师,不,他甚至于不能被称为一个老师,在该教程铮怎么做的时候他从来不开口,只默然着一张面无表情的脸看程铮在那里面对那些或简单或复杂的奏章蹙眉,徒然的试图从自己批复的话语中找出那个可能的理解来。

        而至于程铮对那些可能的理解是对是错,皇帝从来不问,也从来不关心。

        如此静默无声的翻阅之下,速度倒是极快的,且如今除了刑部正处于多事之秋,旁的衙门倒是风平浪静,因此不多时一摞奏章便就见了底。

        戴权猫着步伐上来,只将皇帝手边的茶盏换过,他的时间也卡得正妙:皇帝正伸手拿过最后一本折子。

        于是几息之后,程铮就见皇帝将朱砂笔放下,又轻轻的活动了一番右手手腕,只端起茶盏轻啜一口。

        便就斟酌着轻声开口了:“父皇,二弟今日在朝上所说——”

        一句未尽,但见皇帝微微侧头,只斜着眼睛看过来,那目光虽是从眼角中射出,竟也颇为锋利。

        就看得程铮心下一紧。

        可他要做的事情,又有那件不是刀尖上的起舞?

        便将那心强制的按压回原位,只对着皇帝一笑:“儿臣知道父皇不耐烦听这事儿的,只儿臣着实是有话要说的,须知这伤口可不能捂,越捂越是容易溃烂,若是不及早医治,结果只怕收不了场。”

        就说得皇帝越发的蹙了眉,将那茶盏嗑哒一声放回桌面上:“你的话儿听着仿佛有道理,细说来听听。”

        程铮便对着皇帝一揖,这才道:“今日二弟在这朝中说了这许多,虽听着不甚有道理,但到底却要记得人言可畏四个字。”

        顿时便让皇帝一噎,此时那目光岂止是锋利,简直寒冷如冰了。

        可程铮哪里会甘心在这样的目光下退败?就只将心壮了又壮,这才道:“其实在这件事上皇后娘娘着实无辜,她便再是天下之母,也不过一个深宫女子,这四面宫墙围着她,又哪里知道手下的奴才在外面做些什么呢。”

        这话……倒是有趣。

        皇帝再不想能够在程铮的嘴里听到对皇后的求饶之词,便难免好奇了三分,只盯着程铮看了又看:“那你的意思是这事儿怪不得皇后?”

        “儿臣是这样想的。”程铮就道:“只儿臣这样想了,却不知道天下人会不会这样想。”

        皇帝的眉头在听到那‘天下人’三个字时便就皱了起来,只到底忍耐着道:“为何这样说?”

        程铮便叹息一声:“这夏秉忠可是皇后娘娘夏的亲近之人,事事离不得的,因此这秉忠出了事,人们总免不住有些联想吧?且这银子……整整一百万两还打不住!委实也太过了些。”

        说到这里便是皇帝也难免头疼,一时只恨不得将夏秉忠的尸身烧了,再拌了饭去喂狗!

        只也知道便是这样也是说不清的,就一声长叹:“这些奴才,背主……背主啊!”

        登时说的整个御书房内的宫女太监全跪了下去:“陛下息怒,奴才再不敢的!”

        皇帝便就唾了一声:“别瞧你们现在各个说的好听,只怕拿银子的时候那手不会软!”

        宫人们不免更加惶恐了些,只叩头如捣蒜不提。

        程铮且不说话,只等皇帝气过了这一轮,这才缓缓道:“可这事儿,说到底也不是皇后娘娘亲自做下的,因此也不是没有法子挽回娘娘的声誉。”

        皇帝虽是正在生气,可听到这样的说法时那蓬勃的怒气也不免的滞了一滞,就纳闷道:“你的意思是……?且一句话说完罢,这样吊着朕有意思吗?”

        “儿臣不敢!”程铮就跪下去:“这事儿说到底也是那夏秉忠贪婪,只要我们能够证实这银子不是皇后娘娘赏给他的,而是他在外面借着皇后娘娘的名义贪来的,那……皇后娘娘再错也错不过一个识人不明的罪过。”

        就说得皇帝蹙眉不语,只一时间却不知道在想什么。

        程铮就在皇帝的脸上看了又看,虽是看不出什么,但瞧着也不像是生气——更不像是对自己生气——便只将□□再揣摩了一遍,这才道:“儿臣也知道这识人不明也算不得什么好名声……只皇后做了事儿总是要认的。”

        单这一句话便就让皇帝感到啼笑皆非,就看着程铮说不出话来。

        可在这种笑意的背后心中不是没有放下的。

        那是对程铮心性的放下——

        皇帝知道程铮和皇后是不睦的,且皇帝也盼着程铮和皇后不睦,所以在这种期盼中皇帝会希望程铮帮皇后说话吗?

        答案自然是否定的。

        因此在程铮开口的时候他的心中便也警铃大作了起来,只唯恐程铮学会了什么,就此飞出他的掌控了。

        可如今看来,这程铮便是学了什么手段只怕也有限,难道他就不知道无论要做什么,最要紧的便就是不能让别人看出自己心中的好恶来吗?而观程铮的话语,那明晃晃摆着的便就是对皇后的不喜不屑。

        如此想着,也有心思逗弄程铮了,就道:“这般皇后的名声也好不了,又何必多事?”

        程铮就脱口而出:“她眼瞎是她一人的事儿,也好叫天下人知道我皇家还是青白的,并没有那许多的肮脏手段。”

        说了这句,程铮的面上才有些懊恼之色,就红着脸低下头,只道:“儿臣失言,还望父皇恕罪。”

        皇帝的心情不由更好,便就道:“你这孩子,都多大的人了,说话还这般没轻没重,日后怎生得了?”

        说着便又训斥了几句,才道:“只你说这事儿于皇后无由……却不知如何你要如何证明这事儿?”

        程铮且笑了:“这事儿其实刑部已是查的差不多了。”

        只迎着皇帝略带惊讶的目光道:“这夏秉忠却是去了张刘周贾四家吧?且也查出了光那贾家一家便就分三次给了夏秉忠十八万两银子?”

        这事儿皇帝自然也知道,却依旧有些不解:“所以?”

        “所以这四家人究竟是为了什么给这许多的银子?”程铮信心满满道:“我们只要证明这这银子源于夏秉忠和他们达成的私下里的协议,而并非是皇后从中伸手,那人们的关注点自然便就会转移。”                <p/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99.cc。笔趣阁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biquge99.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