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顾大人宠妻如命(重生) > 22、第22章

22、第22章

小说:顾大人宠妻如命(重生)作者:草莓酸甜字数:0更新时间 : 2021-02-23 17:42:55
顾策进了院子,苏娘子已经回屋休息去了,只有苏染染坐在石桌旁在弄石榴。她喜欢把整个石榴里面的籽都弄到碗里,然后再捧着小碗慢慢吃。

        她的面前摆着两个小碗,里面都装着小半碗挑出来的石榴籽。见到顾策,她便招了招手,还将其中一个小碗往他的方向推了推。

        顾策先去洗了手,然后才过来坐下,先将自己面前小碗中的石榴都倒在了苏染染碗中,又很自然的伸手接过她手中未弄完的半个石榴,开始干起活来。

        苏染染没去动面前的小碗,反而盯着认真的少年看了起来。

        这一刻,她仿佛穿越了时空,看到了那个也曾默默陪伴照顾过她的顾策。奇怪的是,少年时这样的场景其实有很多,她却偏偏想起了他们新婚的那段时光。

        那时候,顾策刚刚认祖归宗,他们也才搬到顾家,一切都在适应中。

        她这个市井之中长大的新妇,夹在两个“婆婆”和府中那些身着锦衣满头珠翠的女眷之中,分外的尴尬难熬,常常回房之后偷偷哭泣。顾策发现之后,就尽可能的陪在她身边。

        那段时间,她去请安的时候,有他陪着,她被唤去伺候“婆婆”吃饭,他会出现,席间她不敢动筷,他就亲自给她布菜,还将她身边不尽心伺候的下人发卖了,震慑府中的下人,甚至她被“婆婆”带去逛街,也有他骑马护在车旁。

        在他侯到差事之前,一直这样默默的守护着她,也在努力教导着她。

        可是后来,又是什么让这些被遗忘了呢?

        顾策见她迟迟没有动作,疑惑的看过来,苏染染笑了笑:“等你一起吃。”

        如水月色下,两个人无声的分吃了一个石榴,然后一起动手收拾好了桌子,又不约而同的站在了那个箱子前面。

        “这箱子里的东西怎么办?就这么收下不妥,再退回去也不合适,如意肯定第一个和我急。”

        小姑娘皱起了小脸,咬牙切齿的道:“早知道就不应该让他进门。”

        顾策顺应内心,伸出手拍了拍她的头:“无碍,他还会上门的,日后自有还人情的地方。咱们先把箱子抬到师娘屋子里,明日你们看看这些布料,有喜欢的就裁了做新衣裳穿吧。”

        如今也只能先收着了。

        两个人抬着箱子走走停停,将东西放到了主屋外面的堂屋中。

        临分别前,苏染染想了想,还是多嘴道:“师兄,你要不要帮他和夫子说说情呀?就给他一个能和你一起读书蹭文气的机会呗。说不定你们将来还能同科中举呢,要是他不争气,再将人轰走就是了。”

        上辈子,她与如意在京城重逢之后,曾经听她提过,说是金子洛后来是中举了的,虽然比顾策晚了几年。他中举之后就谋了一方知县,竟然干的像模像样,后来好像还高升了,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好大年纪了都没有娶妻。

        顾策上辈子做官做的孤独,身边助力极少,好像常常被人合起伙来欺负排挤,如果能趁年少时多结几份善缘,说不定将来就会大不相同呢。

        苏染染一片好心,可惜顾策听不到她的心声,更不知她是在为他的将来着想,所以他难得耍脾气的扔下了一句“不给蹭,我自己还嫌不够呢”,就径自走了。

        苏染染看着那气呼呼的背影,只觉得新奇不已。往常也有这样的情形,不过都是她生顾策的气,今日倒是稀奇,竟然反过来了。

        刚才一起吃石榴的时候,她感慨过后就觉得还是这样当兄妹好,相处自在,还不会患得患失,如今越发肯定了这样的想法。要不然,遇到这种时候,她早就诚惶诚恐,不知道要如何哄他开心才好了。

        顾策那天晚上回去之后就做了一个奇奇怪怪的梦。在那个梦里,他变成了一只傻猫。它的主人是一个爱哭的小姑娘,还给它起了一个奇葩的名字,叫顾小猫。

        主人赏给顾小猫一条小鱼,它舍不得吃,就将小鱼养在了鱼缸里,还为了这条小鱼,太阳懒得去晒了,老鼠也不去抓了,只一心一意守在鱼缸旁,盼着小鱼变成大鱼,能让它美美的饱餐一顿。结果眼看鱼要长大了,这一日,顾小猫挨不住饿出门寻了次食,回来一看,鱼缸竟然空了。

        它辛辛苦苦养大的小鱼被隔壁那只野猫叼走了,顾猫猫实在太生气了,喵喵叫着就扑了过去,结果小鱼又突然变成了苏染染的脸,他又气又吓,一下子就醒了。

        顾策醒了之后就睡不着了,便干脆起身点了油灯,拿起画笔画了一幅画。画上一只小傻猫费力的用爪子圈着一个小鱼缸,鱼缸里一条小鱼欢快的游着,不远处的花盆后面一只金黄色头顶三撮毛的野猫偷偷摸摸的望着这边,腮边留下了可疑的水滴。

        他拿着这幅画看了半天,临出门前,就将这幅画托白大娘带给了苏染染,说是特意为她准备的,让她试试看能不能变成绣品。

        连一朵能被人认出的花还都没有绣出来的苏染染听了这话,摇头晃脑的感叹道:“唉,顾策原来是一个多么好的孩子啊,怎么就学坏了呢,还会为难人了。”

        苏娘子正好从旁边经过,又气又笑的轻轻拍了她一下:“说的什么话,没大没小。”

        苏娘子没有记错,这一日的确是赶集日。白大娘一早就去逛了一大圈,买了不少东西。

        自家娘亲想去逛一逛,苏染染虽然有些畏惧出门,却放心不下,到底鼓起勇气,决定一起去。

        为了避开人流最多的时候,娘俩个一直等到吃完早饭,又做了一会绣活,这才跟着白大娘一起出了门。

        这会儿集市上人流虽然比之前少了许多,却仍然热闹非凡。这一天是大集市,周围十里八乡的人都会过来买卖东西,只要你仔细溜达,总能找到心仪的东西。

        苏染染上次逛集市,还是很小的时候了,这一次难得出门,她特意带上了帷帽,还多带了几块帕子,到时候若是不小心与人碰上了,有帷帽在,擦眼泪也方便。

        三个人一路逛下来,出乎苏娘子意料之外的是,自家女儿路过从前最喜欢的卖脂胭水粉和绢花的摊子时,竟然只是看了半天,最后一样没买,倒是拿她自己的小金库买了好几样外边传来的种子。

        小姑娘还十分认真的给她解释:“这是给我爹准备的,爹喜欢种地,就让他种呗。等将来咱家买了地,我就把这些给爹爹,让他随便鼓捣去,万一哪一天种出一样来,咱们就要发财了。”

        苏娘子爱怜的拉住了她的手,只觉得自家女儿这阵子懂事的让人心疼:“你这孩子,想的倒够远的,买地这事儿,等你爹回来再说。”

        苏染染很高兴,她娘能这么说,这事儿就成了一大半了。

        她扳着手指算了算日子,自家爹爹这些时日应该没跑长镖,要不然会提前捎信回来的,短镖的话,估摸这几日就能归家了。等爹爹归家,她好好劝一劝,说不定买地的事就能拍板了。

        这些日子光花钱了,总算要有一件能赚钱的正事提上议程了。

        “娘,咱们再买些绣钱吧,我觉得自己这几日进步了不少,说不定过几天就能绣帕子卖了呢。”

        苏娘子自然不忍心打击女儿,只是忍笑忍的十分辛苦。

        这集市上卖的绣针绣线质量都一般,给苏染染这种新手用绰绰有余了,苏娘子这种绣工好的却是不用这种的。

        等逛完了集市,她想要去金家的如意绣庄买绣线,结果被苏染染劝住了:“娘啊,你还是再歇一段日子吧,等把这个月的安胎药喝完了,请那个大夫复诊了,他若同意,您才能复工。而且你都是当师傅的人了,咱们以后也不能随随便便接绣活了,等我回头问问如意,让她帮咱们接几件大单子。”

        一趟集市逛下来,苏娘子点了点,除了女儿买的绣线和那种子,其他都是家中常用的,针头线脑,调料油盐,还有像鸡蛋豆腐这样的吃食,半点多余的钱都没花。

        唉,她们娘俩可真是会勤俭持家过日子啊。

        只是她心疼女儿,临走时又问道:“染染啊,你要不要买盒胭脂,或者买点吃食?娘陪你去陈记买绿豆酥啊?”

        苏染染刚想说不用,她没有什么想买的,就被不远处偷偷摸摸冲她招手的人惊住了,立刻改口道:“娘,我自己去陈记,你上次答应过要给我做红烧肉,还一直没做呢,你和白大娘去买点肉,再称两根排骨呗,我想喝莲藕排骨汤了。”

        苏娘子立马忘了什么勤俭过日子,点头应下,白大娘还在旁边打保票:“染染呀,你放心吧,有我陪着你娘呢,我和老张家的肉铺熟,保准让他给咱们切最好的那一刀肉,排骨也挑最好的。”

        苏娘子痛快的拿了银子给女儿,自己跟着白大娘走了。

        苏染染直到自家娘亲拐弯了,这才转身,面带迟疑的朝躲在旁边小巷子里的老太太走过去。

        <p/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99.cc。笔趣阁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biquge99.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