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你不可能是我学姐[女尊] > 73、第 73 章

73、第 73 章

小说:你不可能是我学姐[女尊]作者:桀然错字数:0更新时间 : 2021-02-23 17:42:52
褚城御彻底清醒了。

        隔了会儿,  她将被子向上拉了拉,用被子把人裹得更紧,抱住,  道:“就这么睡。”

        顾思琴:???

        是不是不行?

        顾思琴扒拉开被子,  “快点,  你生病了我还得照顾你呢。”

        见她依旧没动,  顾思琴像条毛毛虫一样滚来滚去,  把被子挣脱开,  而后掀开被角,给外面那个一直看着他折腾的人盖好。

        两人并排躺在床上,  盖着同一个被子,但隔着一段距离。

        被子的中间被撑开,冷风“嗖嗖”地往里灌着。

        褚城御将自己那边的被子往中间扯了点,压紧,  重新躺回原来的位置。

        顾思琴:“……”

        她是不是,真的不行?!

        还是他吸引力不够?

        顾思琴捋着侧边头发,  眯了下眼睛。

        “关灯,  ”他说:“我要睡觉。”

        褚城御曲起手指蹭了下他的脸,  将灯关了。

        黑夜里,感官更加敏锐,一切的感知都被放大。

        身边的人只要动一下,  她就能感觉到。

        “啪。”

        顾思琴按了位于床头的小灯的开关。

        被打开的灯是小夜灯。

        灯是地灯,在床的四角处,暖黄色的,  专门为不喜欢在纯黑暗环境下睡觉的客人准备,照明效果细微。

        只是让周围环境并不是全黑。

        骤亮的暖光在褚城御心中撒下漫天软羽。

        酥酥麻麻的,让人沉醉、让人悬浮、让人难以自抑。

        柔软的手指轻轻勾了勾她的,  很轻的声音,伴着湿软的呼吸,在耳边响起,“褚城御。”

        他说:“我很好奇,盘中餐你都不吃吗?”

        “还是不是女人啊。”

        褚城御再克制不了。

        怎么能克制?

        又拿什么去克制?

        从她见到顾思琴这个人的时候,理智就已经先情感一步,全面溃败逃离。

        漫漫余生,甘愿永远沉沦。

        此刻她只能遵从本能,任由心火疯燃,席卷佳人,烧至天明。

        ……

        好累。

        感觉没什么力气。

        睡了一觉也没有多少作用。

        “几点了……”顾思琴推了推身边的人,想让她别抱得那么紧。

        声音有些虚,还带着哑。

        褚城御收紧抱着他的手臂,另一只手拿起床头柜上的手机,打开看了一眼,“十点半。”

        昏暗的室内,手机的亮光刺眼。

        褚城御看过后将手机倒扣,将人锢在怀里,道:“再睡会儿吧。”

        顾思琴闭着眼,摇头。

        头发蹭在褚城御身上,她手顺着发丝往下滑,“那再来一次?”

        “……”

        “不要……”顾思琴推她,“我要喝水……”

        十点半,才睡了不到四个小时,很困,但是更渴。

        他身上没什么力气,也没精力管那只不老实的手,闭着眼窝在她怀里软软道:“要喝水……你下楼给我倒杯水嘛。”

        跟几个小时前求她慢一点的时候几乎一模一样,就是缺点迷离。

        褚城御喜欢那点迷离。

        褚城御吻着,哄道:“再来一次,然后给你倒。”

        ……

        床边凌乱躺着几件皱巴巴的睡衣,褚城御迈步踩过,从行李箱里拿了几件干净衣服,走进浴室。

        浴室里面也有些乱,昨天本来已经结束,熟料顾思琴坚持要洗完澡再睡,后来不过是转了个战地继续,硬生生又把睡觉时间往后拖了许久。

        后来辗转……

        ……还是别再想了。

        顾思琴已经被她折腾得又睡着了,再来就真的太不是人了。

        褚城御打开淋浴,将水温调至比平常再凉些,冲了个快澡,将衣服穿好,回到床边,低头亲了下顾思琴的额头,柔声道:“我下楼给你倒水。”

        顾思琴往被子里缩,无意识哼唧了一声,“唔……”

        褚城御轻笑,将小夜灯关掉,又亲了下,出了房门,将门轻轻关上,转身下楼。

        一楼客厅,顾心远坐着,膝盖上放着抬笔记本电脑,视线却不在其上,好久都没动过。

        她问身旁的人,“思思的房间还是没人应?”

        四十多岁的管家道:“没有,李叔刚上去敲过。”

        顾心远点点头,“等两分钟再去敲一次。”

        管家:“好的。”

        管家刚走,楼梯上便走下来一人,顾心远抬头看,正对上褚城御的视线。

        顾心远将笔记本合上,起身,将电脑搁在自己刚坐的位置上,走向褚城御。

        两人在中间位置停下,之间隔了两米距离。

        “怎么只有你,”顾心远像是在问贵客昨天休息得好不好一样,亲和道:“思思呢?”

        褚城御道:“还在睡觉。”

        顾心远:“那你下来是要……?”

        褚城御:“他渴了,想喝水。”

        顾心远没再说话,打量眼前的人。

        头发依旧湿着,像是洗完澡以后只拿毛巾擦了擦。

        全身难掩餍足,眉眼慵懒,整个人透着愉悦。

        更别提脖子上和锁骨上的吻痕。

        很好。

        顾心远笑了下,将衬衫袖口折了两折,“现在还不到午饭的时间,我带你参观一下这房子吧。”

        这柄软刀子终于开锋,尽管笑着,却阴森寒凉。

        也不再装客气。

        褚城御点了头,对她态度的改变视若无睹,“我先给他送杯水,行吗?”

        顾心远没说话。

        褚城御慢慢道:“他身体不舒服,醒来喝不到水会更难受。”

        顾心远趁脸上的笑还能维持,从唇齿挤出四个字,“速度快点。”

        这栋房子很大,相比于别墅,其实更像是庄园主建筑,地上四层,地下三层。

        褚城御送完水回来,顾心远带着她向楼下走,走得是楼梯,目的明确地朝一个地方走着,期间不发一言。

        看架势,一点都不像是在带客人参观房子。

        褚城御也没多问,毕竟这从顾心远说那句话时候的表情就能看出来。

        地下三层,顾心远推开一间房的房门,说道:“倒是很沉得住气,进吧。”

        褚城御率先走进,“我相信姐姐不会害我。”

        房间很大,最中间摆着个拳击台,周围有各种配套用品。

        顾心远走进来,拿起套未拆封的衣服扔给褚城御,“进里面换上。”

        衣服是运动短衣短裤,褚城御换好出来的时候,顾心远也换了一副,正在带拳击手套,头都没抬,道:“找个合适的,自己带。”

        顾心远动作熟练,哪怕不是专业人士,也肯定是个骨灰级业余爱好者,不然也不可能在家里摆拳台。

        然而褚城御对此一窍不通,从未碰过。

        她走到放着拳击手套的架子前,不耻下问:“选这个有什么讲究吗?”

        顾心远道:“选你的幸运色。”

        褚城御:“?”

        顾心远:“让它保佑你能少挨点揍。”

        “……好的。”

        看来顾心远是彻底放弃伪装了。

        褚城御看了下她带的拳套大小和样式,从架子上挑了个和她的一模一样的露指拳套戴上。

        基本合适。

        顾心远活动着手腕,看她戴好,道:“给你三分钟热身。”

        顾心远下手毫不留情,拳拳到肉,擦到就是火辣辣的疼。

        褚城御也不逞多让,虽然没打过拳击,但她身体素质好、力量强,灵活,再加上不太清楚拳击规则,总有出乎顾心远意料的阴招。

        两人你来我往,在对方身上留下不少伤痕。

        几分钟后,褚城御架挡顾心远挥过来的拳头,身后就是擂台绳。

        顾心远另一只手挥过来,褚城御偏头躲过,顾心远一击不中,退开,站在不远处缓息。

        良久,她吐出一口浊气,转身走下拳击台,道:“到此为止吧。”

        顾心远解着拳套,“思思已经成年了,他要做什么,按理来讲我都不该插手。但他是我弟弟,不过多大,都是我弟弟。”

        她将解开的那只扔到一旁,开始解另一个,“所以既然他喜欢你,我就祝你们幸福。”

        作者有话要说:  ……拉灯以后又开了小夜灯。

        (捧脸)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99.cc。笔趣阁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biquge99.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