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举之李瑜跃农门 > 80、救治

80、救治

小说:科举之李瑜跃农门作者:米米醋字数:0更新时间 : 2021-02-23 17:24:09
因为有姑奶奶这位熟人在,  两边的关系瞬间拉近了不少。宋三爷先是问候了姑奶奶的身体,又道,“她的事情,  我也都听说了。尹家靠着老太太发家,  却尽做些过河拆桥的事情,落到那样的下场,也算便宜了他们。”

        说话间,就有随从过来禀报受伤人数。此次水匪来袭,  虽无人员死亡,  但受伤人数众多。尤其是底层的船夫杂役,  几乎各个都带伤,  李瑜的三个随从也受了不轻的伤。

        “少爷,  他是为了救我才受了重伤,求您救救他。”小厮三儿不顾自身的伤,  磕头求道。

        原来当日求书的杂役知晓三儿是李瑜的仆从,就忍惧救了他,  谁知道被水匪发现,狠狠地捅了他一刀,  流了好些血,  肠子都破了,船上的老人都说没救了,可是三儿不信,所以求到了李瑜跟前。

        李瑜听了,  忙跟宋三爷打了声招呼,  就匆匆的去了底舱。此时,那位杂役正晕晕沉沉的躺在破木板上,肚子上已被塞了些草木灰,  黑色红色混在一起,显得骇人极了。

        他的同伴唏嘘难受道,“刚子真是命苦,他若没了,家里瞎了眼的老娘跟怀有身子的婆娘可怎么生活呀。”

        李瑜听了,也心有不忍。这位刚子虽然面容苍老憔悴,但今年也才18岁,这个年龄若放在后世,怕是还在学校里读书。可放在古代,却要扛起一家子的重担。

        “三子,你快别哭了,先去找一瓶最烈的酒来,还有准备好剪刀,针,还有羊肠,热水,棉布。对了,你们帮忙把他抬到我的房间里,这儿又脏又乱,容易招惹灰虫。”李瑜大声吩咐着,此时此刻,他脑海里只有救人一个信念。

        他原本就是外科医生,对于这些伤口再熟悉不过了。他先是简单的检查了一番,脑中定下手术方案后,就让人赶快把伤员转移到干净的地方。

        此时,所有杂役都围在李瑜门前,满目担忧的望着彼此。他们不知道举人老爷在里面做什么,可他们由衷的祈祷老天可怜可怜刚子,让他能够安然的度过这一劫。

        而屋内,李瑜做过消毒之后,忙开始进行手术,奴仆小四跟黄安在一旁见了,吓得躲到墙角一阵猛吐。倒是三儿,一直强撑着给李瑜打下手,腿抖的厉害,手却强力稳住。

        李瑜虽换了一副身子,但因为一直都有锻炼的缘故,此时做起手术来,仍旧熟练迅速。他全神贯注的缝合每一道伤口,根本听不见小厮的呕吐声。杂役已经流了许多血,若不尽快缝合,怕是会失血过多而死。

        屋内的人争分夺秒,屋外的人也觉得格外煎熬。宋三爷等人知道了这件事情,也在屋子里等着最终结果。

        剪断羊肠线,李瑜总算轻喘了口气,这个杂役虽受了重伤,但好在没有伤及肺腑,只是割破了肚子跟肠子,虽然流了很多血,但的确不是特别难的手术。

        “三儿,你去找宋三爷,问问他们此行有没有随从大夫。现如今血是止住了,但后续调养还是得找大夫,这两日你们轮流照顾他,若是出现发热症状,及时通知我。对了,照顾病人的时候,都要把自己收拾干净了。他如今受了伤,体质虚弱,一点点脏都会让他的伤口出现溃烂等问题。”李瑜尽可能的用通俗易懂的语言交代清楚。

        木门总算打开了,等候的众人推搡着就想进去看看同伴的情形,李瑜连忙制止道,“我明白大家的心情,只是病人还未痊愈,你们此时进去,除了打扰他休息之外,没有任何好处。大家都先行散去,把自己的伤口收拾收拾,过几日再来探望病人也不迟。”

        众人听话的站在门外,却焦急问道:“大老爷,刚子他好了吗?还能活吗?”

        “目前血是止住了,若是能挺过前三天,活的希望还是很大的,所以大家也别焦急,三日之后再看,行吗?”李瑜虽然又累又饿,可仍旧好脾气的安抚他们。

        众人有了希望,自是千恩万谢的离开了。而另一边,宋三爷的随从大夫也背着药箱过来了,他小心的掀开纱布看了看伤口,惊叹道,“这,这不是已然失传的缝合术吗?这,这,李少爷,你怎么会这门手艺?”

        听老大夫说,缝合术是前朝的秘术,素有起死回生之称。据闻前朝有位大夫,曾替一位将军接过断指,还为孕妇破腹取过胎儿,只可惜他的医术太过骇人听闻,被当政者下令禁止,道什么有违天和,不敬父母等等。日子久了,信的人觉得这是秘术,不信的人,则觉得是谣言。

        老大夫正是相信秘术这一派。

        “你,你是跟谁学的?”老大夫热泪盈眶道。再也没有比此刻还要让他开心,振奋的了。

        “跟一位游医学的,也不知他姓甚名谁,只晓得他年纪很大,但是行事有些古怪。”李瑜只能撒谎回答。

        老大夫听了,点头道,“是极是极,听闻他们那一派,都有些孤僻难沟通。他们肯教导你,定然是因为你这孩子有诸多过人之处了。”

        因为一个莫须有的先生,李瑜受到了老大夫前所未有的关照跟喜欢。

        李瑜见他这般喜欢外科手术,就认真的把自己所学一一告诉他,谁料老先生却是捂耳拒绝道:“万万不可,如此技艺,哪能随意授人?”

        老先生虽然很想学习,可他亦有自己的行事准则,更不肯让李瑜背叛师门。反倒是李瑜宽慰他道,“我那游医先生曾说过,行医者,应以济人为重。所谓传承,秘术,皆抵不上生命之重。还让晚辈日后不吝教授,愿习者,授之何妨。”

        老大夫听了,竟又哭成个泪人,他伏地叩拜道,“先生大善,吾辈应当遵从之。待日后学有所成,定以书文敬之。”

        老大夫擦了把泪,而后扯着李瑜道,“小师兄,快来跟师弟说说,这线是怎么做的?”

        此后,李瑜就被老大夫给缠着了,就连沐浴之时,老大夫也要在门外跟他探讨相关内容。

        若不是李瑜有丰富的理论知识和经验,还真受不了老大夫这般强度的榨取。

        而另一边,宋三爷也收到了随从的回复,道杂役刚子已经能吃能喝了,只要再休养些日子,就能恢复如初。

        素来冷静理智的宋三爷听了,也惊的站起身子,他大步走出门外,亲自去看了那位卧床养病的杂役,见他的确能说能笑,不由暗暗道,“老太太的娘家侄儿,还真有几分本事。”

        宋三爷看了杂役两眼,又赏了他一袋碎银子,喜的杂役当即就要磕头谢恩,宋三爷制止他道,“你身子还未好全,就不要胡乱动了。”

        刚子真没想到自己不仅能活下来,还能得到这么一大笔赏银,当即喜的他连伤口的疼痒都忽视了。

        他的同伴或多或少还是有些羡慕的,皆劝他回头买几亩良田,好好在岸上过日子,就别再走船了。还有人道,“也是咱们命好,遇到的都是心善有本事的大老爷。听说前头的商船,死的可怜哩。哎,刚子啊,人说大难不死必有后福,这是你的运道,等到了岸上,就好好过日子吧。走船这行当,又苦又危险,能上岸,也是你的福分。”

        众人说着说着,不免有些感伤起来,若是可以,谁不想过上安稳的生活。

        刚子捡了一条命,很多也看开了,他点头道,“刘叔说的在理,等这一趟走完了,我就回家过安稳日子去。若是可以,我也想把儿子培养出来,能有举人大老爷一半厉害,我就满足了。”

        “哈哈,你这小子,野心倒挺大,不过我听三儿说了,举人老爷也是出身农家。若是你命好,保不齐真能生个聪明蛋,到时候啊,可别忘了我这些穷鬼啊。”众人哈哈说着玩笑话,心里边却充满了幸福感。

        生活太过悲苦,只是想想,竟让人觉得已然置身幸福中了。

        作者有话要说:  接档文:

        快穿之对照组逆袭手册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99.cc。笔趣阁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biquge99.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