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探虚陵现代篇 > 384 生活(下)

384 生活(下)

小说:探虚陵现代篇作者:君sola字数:0更新时间 : 2021-02-23 16:14:50
作者有话要说:如果看到章节是以前重复的内容,那就意味着订阅没到,因没有全文订阅,才会被晋江系统自动拦截了,还请购买补上前面全部的v章订阅,全文订阅,就可以正常显示了,全文订阅的读者不会受到这个系统的影响。如果全文订阅了依然发现内容重复,那么可能是之前app的缓存内容还留着,清除缓存重进即可。写文不易,感谢支持正版==

        如章节不对,请到晋江文学城补齐此文全部v章,才正常显示她把洛神带回来,有一部分原因的确是因为洛神那离奇的古人身份,这点非常地吸引她,作为一个考古工作者,她想更深入地了解洛神,说白了就是为了做研究,从洛神身上获取珍贵的资料。

        但是她自己内心深处很清楚,光凭这一点,还不足以让她领洛神回来沐浴,教她如何适应现代生活,甚至拿出自己的衣服给洛神穿。

        还有另外一个重要的原因。

        这个原因,师清漪其实并不是很理解。

        她只知道每每看见洛神,心里总觉得有点怪怪的,说不清那到底是个什么滋味。她很怜惜洛神,如果洛神这个古代人因为很难适应现代社会变迁带来的冲击力,而没法在这个社会上立足,她心里肯定会不舒服。

        想了很久,师清漪目光落到茶几上洛神喝剩的牛奶处。

        落地窗帘稍微拉开了些,有些刺目的日光穿透玻璃窗,洒落进来,给盛牛奶的玻璃杯镀上了一层金色的边。

        这两天多的时间里,她一个古代人,人生地不熟,究竟是怎么过来的?她身上没有能够在现代流通的货币,无法购买消费,她吃的什么,又喝的什么?

        根据师清漪的推测,洛神目前是一身古装,再加上她性格幽冷,好似并不是很愿意与他人沟通,那么她通过向长沙市里其他人寻求帮助来换取食物饮水等的可能性,非常之低。

        之前在大街上看见洛神时,洛神虽然精神不错,但是师清漪能分辨出来,她的面色相较落雁山古墓初遇那会,还是要差一些,有点苍白。也就是说,洛神她这段时间过得并不好,也许并没有接受过正常的饮食。

        想到这,师清漪立刻站起来,往厨房走去,打算给洛神弄点吃的。

        师清漪从师家搬出来后,一个人住惯了,厨艺一直很好。她准备一番,忙前忙后地剁了葱花,打算下一碗面条,后面掐好时间,又开了另外一个火,煎了一个荷包蛋,双管齐下。

        荷包蛋很快就煎好,师清漪拧熄了火。她听力很好,听到远处浴室门被拉开的声音,知道洛神洗完了,便把荷包蛋夹起来,卧在面条上,金黄的鸡蛋,浓郁的汤水,上面撒着绿色葱花,又切了薄薄的几片火腿,色相十分好。

        师清漪没回头,很自然地高声说道:“洛小姐,我给你下了面,你应该饿了,先吃点吧。”

        没有人回答她。

        整个屋子里里外外,都显得非常安静。

        师清漪恍惚了一下,以为自己还是一个人孤孤单单地住在这套三室一厅的居室里,好像从来就没有外人进来过一样,心底莫名地有些泛空。

        过了一会,她才慢慢地回过头去。

        厨房门口斜斜地倚着一个个子高挑的女人。

        乌黑的长发还很润,懒懒地披在肩头,十分旖旎勾人,但是女人脸上的表情却很淡,像是有雾气绕在她脸上。

        师清漪的白色衬衫很贴合洛神。

        洛神仿佛天生就非常适合白色的衣服,黑色长裤妥帖地包裹着她修长的腿,身高腿长,整个人看起来就是个模特中的模特。

        白色衬衫是掐腰设计的,衬得腰身越发纤细玲珑,前面两颗扣子没有扣上,露出晶莹的锁骨,而且由于里面没有穿内衣,胸前起伏被贴肤的白衬衣勾勒得若隐若现。

        明明看起来性感之极,师清漪却觉得居然又透着那么一点点禁欲的味道在里面。

        一个古代人,如今穿起现代的衣服来,那种感觉就不一样了,显得美丽而又干练,而且又萦绕出一种积淀的古雅高贵,历史此刻,仿佛就停留在了她的身上。

        这种现代都市与古代历史的混合,非但不觉得违和,反而融汇得恰到好处,令人着迷。

        洛神的眼睛宛若沉黑色的墨玉,深沉,暗敛,正安静地打量师清漪。

        师清漪愣了下,跟着把面碗和筷子递给洛神,轻声说:“你穿这个,很好看。”

        “多谢。”洛神接过面碗,微微点头。

        她的白衬衫袖口往上简单地挽了两圈,带着一种居家女人的温柔与随意。

        师清漪把洛神引到餐厅桌子旁,又倒了一杯清水,放到洛神手边上。

        洛神定定地看着面碗上黄白相间的荷包蛋,看了很久,并没有动筷子。

        师清漪有点尴尬:“洛小姐,你难道不喜欢吃面吗?”

        洛神侧过脸,淡淡道:“没有,我很喜欢。”说完,她这才起筷子,开始安静地吃面。

        师清漪和洛神不相熟,并且知道在吃东西的时候,和别人说话不礼貌,所以就只是笔直地坐在椅上,并不开口。

        洛神姿态优雅,细嚼慢咽,显得极有教养,捏握筷子的手指纤长漂亮,可惜左手的小手指,却是残缺的。偶尔她会淡淡地瞥一眼师清漪,师清漪目光与她一触碰,就有点不知所措,加上餐厅里安静,师清漪一直坐着,坐到后面,突然有点感觉如坐针毡了。

        她非常后悔家里没有干净而又适合洛神尺寸的内衣,现在洛神只穿了件白衬衫,里面什么也没有,低头吃面时,师清漪能够清楚地看到不应该看到的一些细节。

        给洛神买内衣,其实才是当务之急吧。

        眼看洛神终于将一碗面吃完,师清漪不着痕迹地吁了一口气,从纸巾盒里抽出一张餐巾纸,递给洛神。

        洛神会了意,朝师清漪点头,拿着餐巾纸擦拭嘴唇。

        师清漪手指交叉扣着,搁在餐桌上,郑重地道:“洛小姐,我们现在来谈谈吧,有很多事情,我觉得我需要和你说清楚。”

        “谈什么,如何谈。”洛神抿了一口水,深邃眼眸觑着师清漪。

        “谈接下来的安排。”师清漪做事历来很有规划,直接开门见山地说了起来:“洛小姐,我问你,之前我在车上跟你提的那个合作建议,你是否答应?”

        洛神点头:“应。”

        师清漪在问那话时,其实心里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她觉得要说服洛神与自己合作,应该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只是之前洛神还一副不置可否的模样,现在居然答应得这么干脆利落,这令她吃了一惊。

        洛神淡道:“师姑娘,我已然应你了,你缘何这般表情?”

        师清漪一摸自己的脸,故作镇定地微笑:“我什么表情?我只是对洛小姐你终于肯答应与我合作这件事,感到开心。”

        “我亦是愉悦得很。”洛神坐直身子,斜睨着师清漪:“师姑娘,我可以答应你的要求,提供你想要知晓的那所谓‘资料’,你若向我问询明朝事宜,我定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但是我这人喜欢公平,是以,我也需要从你身上得到我想要的。”

        师清漪一愣:“我身上,有什么东西是你想要的?如果你是想通过我来掌握这个新坏境的所有讯息,我早前在车上就说了,会给你提供帮助,令你能快些适应这个现代社会,而且我还会开给你工资,作为你提供考古资料的报酬。如果洛小姐你是想得到这些,那是完全没有问题的,我已经许诺过你了,请你相信我。”

        “不是。”洛神眼眸深邃,语调放慢:“我想要你这个人——”

        师清漪以为自己听力出了问题,清秀的脸微微一红:“那个……洛小姐,你不要总说一些让我困扰的话,我真的会很困扰的。”

        “很困扰么?”洛神轻描淡写说道:“我还未曾说完,我是说,我想要你这个人的所谓‘资料’。资料,听你先前些许言谈,你们此地,是这么叫的罢?”

        师清漪被噎了下:“关于我的资料吗?”

        洛神点头。

        师清漪说:“具体是指哪方面?”

        洛神眼角微微挑起:“你的生辰八字,是独自一人还是有其他亲友,倘有其他亲友,请务必告知于我。你自小到大的详细点滴,生活经历,总之,关于你的一切事宜,我都想要知晓。你‘研究’我,我自然也要‘研究’你,我觉得这再公平不过了。”

        师清漪现在觉得自己越来越捉摸不透眼前的女人了。

        她这到底是想做什么?

        原来人口普查从明朝时就开始流行了吗?教授可没说过。

        洛神的手指在餐桌上轻轻点了点:“师姑娘,只是你自小到大的经历和你的生辰八字,乃至亲友这类的而已,这本就是你自己知根知底的,其实也算不得什么秘密罢?我拿这些与你做交换,这笔买卖,我觉得你并不亏,你为何要犹豫?还是说——你自己也糊里糊涂,根本就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她的眼神锐利似冷刀,似是要将一切迷雾撕裂。

        “我有名有姓,真真实实地活在这世上,又不是半道上从石头里蹦出来的,怎么会说不出来。”师清漪被洛神一激,心里莫名紧张,甚至有点急躁,接下了洛神的话头:“我的生日是在秋天,十月五号,一九八五年出生,现在已经二十七岁了。你们明朝的历法与我们现在的不同,需要换算,鉴于你对我们的时间没有一个清晰的概念,我现在可以大概地先跟你解释一下。”

        “秋日出生,二十七岁?”洛神唇角浮现一丝凉凉的笑意,打断了她:“师姑娘,你不像是二十七岁的人,看起来倒像是才二十岁出头,很是年轻呢。”

        “其实人类发育到一定成熟的阶段,比如说十八岁至二十岁,参照普遍水平,后面的容貌直到三十岁,一般来说不会有太明显的变化。另外发育阶段因人而异,有些人很早就发育了,即使真实年纪小,也显得很成熟,而有些人即使年龄不断增长,看起来却比较年轻,单纯地以容貌来判断年龄,是很容易出现大误差的。”师清漪说到这,微微一笑:“不过洛小姐,听你话里意思,我可以当做是你在夸我保养得好吗?”

        “可以。”洛神声音没什么起伏,“对不住,打断你了。关于你们此处的时间问题,愿闻其详。”

        师清漪说:“牵扯到时间换算问题,我需要先知道洛小姐你进墓……不好意思,冒犯了,我的意思是,洛小姐你具体是明朝哪个年间的人,才好进行换算。”

        顿了一会,洛神才轻声回答她:“我入墓那一年,为洪武七年间。”

        “太祖皇帝朱元璋在位年间?”师清漪历史考据癖发作,兴趣被提起来,解释道:“洪武七年,按照我们这边的历法来计算,是公元一三七四年,我们采用公元纪年,现在是公元二零一二年,也就是说,洛小姐,你从落雁山古墓苏醒那一刻起,相当于来到了距离你生活朝代六百三十八年之后的新环境了。”

        “六百三十八年后。”洛神呢喃着重复了一遍,忽然淡淡地笑了:“很好。”

        说完,他晃了下神,看见师清漪眼睛紧紧盯着石台上的那个白衣女人,一动也不动,以为她给吓呆了,急忙走过去,拍了拍师清漪的肩:“师小姐,你别怕,她只是一个死人。说白了也就是只粽子,看她这模样,不会诈尸起来扑人的。”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99.cc。笔趣阁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biquge99.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