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持星人 > 第八十章 瓮中之鳖

第八十章 瓮中之鳖

小说:持星人作者:川守字数:3292更新时间 : 2020-04-07 23:22:04
  “你说什么?”阎平表情呆滞。

  “所以你也不知道?”阎墨林眯眼,他突然想到那天晚上的医生,明明阎墨山来的时候手脚还有微微的颤动,针灸过后就完全停止,他一直以为是他的错觉······

  “你想要什么?”阎平语气平静。

  “告诉我他们在哪。”

  “谁?”

  “制造魔物的人,制造你们的人。”

  “我为什么要告诉你?你有筹码跟我谈判吗?”

  “你唯一的亲儿子现在在我们手上,不知道这个筹码够不够。”

  阎平听完愣了一下,随即大笑,最后抹掉眼角的泪水说道:“阎墨林啊阎墨林,你真的越来越不是个东西了,竟然用亲弟弟的命跟我谈判。”

  阎墨林沉默。

  “你这么做是在报复我吗?”

  阎墨林微微皱眉,想到了一些不好的回忆,但还是摇了摇头。

  “你妈刚刚嫁给我的时候你刚刚满七岁,我第一眼看见你的时候就想掐死你,刚开始我想拿被子闷死你,但都给你逃掉了,后来把你推到井中,扔到野外,都被你命大活了下来,后来我实在等不及想一刀劈死你,结果被你妈看见,当时她已经有八个多月的身孕,她用自己和肚子里的孩子相要挟,我才没有对你继续动手,不过,”阎平自顾自陷入了回忆,“呵呵,她既然威胁我自然要付出代价,怀孕的时候我不敢动她,可刚生下墨山的时候是她最虚弱的时候,只需要一分钟的窒息······”

  阎平缓缓握住拳头,手上长出黑色毛发,手掌变得厚重,指头长出尖爪。

  “你说什么?”阎墨林声音平静却有些颤抖,他牙关紧咬,眼睛几乎要喷出火焰。

  “哦?”阎平装作不经意抬眼,“你不知道吗,你母亲不是难产死的,而是生下墨山之后,我支开产婆,被我用枕头闷死的,你欠下的债当然要让你的母亲偿还。”

  右手拳头紧握,指甲嵌入皮肤,攥出血,滴在地面上,握住枪的右手也微微颤抖,却没有偏离方向。

  “在那之后你为什么没有再想杀我?”

  “你说有了墨山之后?”阎平似丝毫不惧子弹,前进两步,用左手食指按住枪口看着阎墨林的眼睛说道:“从看见你眼睛的那一瞬间我就发现你跟我是一类人,其实相较于墨山,我们更像父子,对吗?”

  “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阎墨林皱了皱鼻头。

  “哈哈哈哈,你当然听得懂,听说你的父亲是个酒鬼,经常殴打你的母亲?甚至连年幼的你也不放过?”

  “那又怎么样?”

  “但是奇怪的是,在你六岁的哪一年,你父亲突然失踪了。”阎平摇了摇头,“你是不是又要问‘那又怎么样?’,一个喜欢家暴的酒鬼,突然抛下妻儿失踪似乎很正常,但我一直觉得不对劲,觉得你母亲有事情瞒着我,但不管我怎么问她都不肯说,直到她生下墨山的那一天,我在她面前拎住墨山的脑袋的时候,她终于说了。”

  “当年是你父亲又一次对着你母亲撒酒疯的时候,你在后面一刀一刀一刀亲手把他捅死,她跟我说你当时捅死自己亲生父亲的时候脸上和现在一样,没有一点表情,但你母亲却吓傻了,你在确认自己的酒鬼亲爹彻底死掉之后让母亲帮忙一起把他丢进了不远处的枯井,并且往里面倒了许多土和石头,一直到井口,然后淡定清理现场痕迹。”

  阎平又向前一步,脸几乎贴在了阎墨林的脸上:“你母亲告诉我,井旁边的石头和土都是你提前准备好从远处运来的,这样别人才不会因为周围泥土被翻动过而有异样,一个六岁的孩子,搬动可以填满这个枯井的石头和尘土,想必你准备了很长时间吧。”

  热气吐到阎墨林的脸上,带着中年人的口臭,他却面无表情,没有后退半步。

  “我说对了?”阎平盯着阎墨林的眼睛,“你跟我一样,生来就不知道感情为何物,别人所谓的喜悦,愤怒,哀愁,快乐,你都感受不到,你只是假装自己有那些感情,融入周围一切,应该没有小孩和你一起玩吧,因为你根本体会不到他们的快乐,你根本无法和他们交流,你花了很多时间才知道,在什么情况下人会快乐,什么情况下会悲哀,什么情况下会恐惧、什么情况下会愤怒,你融入周围,假装自己有那些感情,假装自己是一个正常人,而那时七岁的你不像现在,还没有学会这些。”

  “所以就算杀死自己的亲生父亲也没有和其他人一样的恐惧,更没有所谓的道德枷锁,你只知道那样做是对的,是可行的,那样会给自己带来更好的生活,所以你就那样计划并且那样做了,不知道我说得对吗?”

  “......”阎墨林没有说话。

  “哈哈哈哈,是不是感觉自己多年的伪装一下子被看穿了?”阎平后退半步,“你之所以加入警事司,并不是你有什么天然的正义感,而是那些繁复的法典可以告诉你怎么做是对的,怎么做是错的,让你更能融入周围人群之中,就像混入绵羊群之中的一只山羊,你想跟他们一样,愚蠢的绵羊当然无法看穿你和他们有什么不同,不过我在看见你的第一眼就看穿了你的真面目,因为我们是同类,我们都是山羊,而我讨厌你,因为我们是同类,所以我知道你什么都做得出来,我必须要在你做出什么之前杀死你。”

  “那墨山出生之后你为什么没有继续想杀死我?”

  “没有继续?不不不,不是没有,而是不敢,你能杀死自己的亲爹,当然可以杀死自己异父的弟弟,你现在还不懂那种那种感觉,我本以为我一辈子就会装作绵羊一直生活下去,但看见墨山的那一刹那,我突然感觉到自己有了软肋,而且比起讨厌你,我更希望墨山不受到伤害。”

  看着阎墨林疑惑的眼神,阎平说道:“现在你还不懂,但当你有自己的骨肉之后你会懂的,正因为体会不到感情,所以当那种感情出现的时候才那么珍贵。”

  “既然这样,你又为什么要变成魔物呢?”

  “为什么不呢?”阎平反问,“在你们眼中我是魔物,而在我眼中你们都是食物。”

  “就像我们看待家畜那样?”

  “很聪明,当他们找上我的时候,我本来没准备答应,但他们许诺给我了很多东西。”

  “包括随意捕杀人类?”

  阎平有些意外看了阎墨山一眼:“不,当然没有,直到现在我也不能‘随意’捕杀人类,”阎平把‘随意’两个字咬得很重,“他们许诺给我了其他的东西,虽然现在还没有全部实现,不过有一点我已经感觉到了,捕杀人类的那种快感。”

  阎平闭眼,身体微微颤抖:“嘶~~~尤其是看见他们恐惧的眼神,和撕开他们的皮肤,他们那种绝望的嘶吼。”

  仿佛经过颅内高潮,阎平流下眼泪:“那是我作为人类从来没有体验过的感觉,心理上的快感与快乐,我第一次体验到感情这种东西,虽然选择答应的时候并没有在意这一项,但体验过之后才知道,那种感觉是那样美妙让人上瘾。”

  “作为人类没有体验过的······”阎墨林低声重复,“你的意思是你已经不把自己当人类了?”

  阎平嗤笑一声:“别装了,你们不是称呼我为魔物吗?难道我自己还要对人类的身份有认同感吗?还有,别装了,你不也从来没觉得自己是人类吗,所以你和我有什么区别?同样是杀人犯,同样没有道德感,只不过我能从中感觉到快感,而你不能而已。”

  “所以他们现在在哪?”

  “刚刚我肯陪你聊了那么多你都不明白吗?仅凭你这可怜的小火器是伤不到我的。”

  “我们手中有人质。”

  “呵,我也有。”

  “你确定吗?”阎墨林意味深长说道。

  阎平怔了一下,回头看向刚刚林初躺着的墙角,现在空无一物。

  他转身走到墙角不可置信说道:“怎么可能?”

  回头,这个房间之后阎墨林背后的门和同一面墙上的窗户,而他刚刚都是面向这一边,林初不可能凭空消失。

  目光扫视房间一圈,林初根本没有逃离的可能,这是他的家,他最清楚。

  “你把他藏哪去了?”阎平上前两步左手揪住阎墨林的衣领,右手已经变成熊爪在阎墨林的脖子旁边跃跃欲试。

  “你再去刚刚他躺的地方看看。”阎墨林丝毫不惧。

  阎平哼了一声,松开阎墨林的衣领,转身到墙角仔细查看,左手在墙上抚摸,发现了一条方形的缝隙,连接地面,大约有一米高。

  右爪猛向墙上砸去,轰一声,墙面出现一个规则的大洞,在一边缝隙上镶嵌这门轴,这堵墙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被改造成了一扇暗门。

  阎平起身低吼,转身朝着阎墨林冲去,又掌瞄准了他的脑袋,如果被击中,阎墨林的头会像西瓜一样爆裂。

  在阎平快要近身的时候,阎墨林淡定扣动了扳机,从枪管中射出的并不是子弹,而是大片白色的生石灰,将阎平整个包裹其中。

  阎平惨叫一声,停止动作,双手猛揉双眼,发出痛苦哀嚎。

  下一刻,地动山摇,仿佛地震,房间中传出无数齿轮扣合传动,巨大锁链摩擦地面与钢铁的声音。

  整个房间墙面向四周张开,像未完成的模型,而造就藏好的铁笼组合拼接,把阎平关在其中。

  阎平端着枪,枪口在栏杆的缝隙中对着阎平。

  而此刻四周开阔,无数警事司警员围堵上来,火枪对准牢中阎平。

  火枪手后面还跟了三个人,分别是周仁,王倾羽和陈飘零。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99.cc。笔趣阁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biquge99.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