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持星人 > 第六十九章 闪回的记忆

第六十九章 闪回的记忆

小说:持星人作者:川守字数:3658更新时间 : 2020-03-14 18:00:35
  冷星翻转长剑看了看剑刃上的缺口,对林初的突然袭击一点也不意外:“我还在想你什么时候才出手,没想到我只是口头上吓吓这个小姑娘你就忍不住了,但你只开了六脉,主动攻击我就相当于蚍蜉撼树,其实,你最明智的做法应该是去搬救兵,不知道你和这个姑娘是什么关系,但你今天难逃一死。”

  “你手臂上的标记是什么?”林初喘着粗气,眼睛泛红,紧盯着冷星,想起刚才脑中闪回的画面。

  那天晚上月亮高悬,云朵稀疏,在明亮的月光下甚至可以看见云朵的湛蓝色。

  大半夜乌鸦还在不听鸣叫,发出烦人的嘎嘎声。

  月光穿过纸窗,打在林初的脸上,也许是月光太亮,也许是乌鸦太吵,平常都是一觉睡得到天明的林初偏偏在这个夜中醒了。

  林初刚刚在梦中似乎隐隐约约听见屋外有交谈声。

  “这和约好的不一样。”这是父亲的声音。

  林初意识模糊翻身下床,揉着眼睛,睡眼朦胧朝客厅走去。

  突然,房门被推开,母亲一脸急躁走了进来,将一枚银片塞到林初手中,抚摸他的脸说道:“小初,一会无论发生了什么,都不要害怕。”

  林初接过银片,一脸茫然,却没有应答母亲,而母亲也一点不意外,她把林初塞到床底下。

  “保重好自己。”母亲眼中带着决绝,而林初却透过门缝看见一个一个壮汉和父亲对立,父亲正在争辩着什么,壮汉却没有表示,母亲点了一下林初的眉心,微光闪烁,银片被激活,而林初四肢再也无法动弹。

  母亲出门,站在父亲身后,而父亲情绪非常激动,至于他说了什么,林初听不清,接着从远处射来一支羽箭,正中父亲的咽喉,而同时,壮汉拔刀,斩下母亲的头颅,鲜血像喷泉一样四溅,溅到了四周的桌椅,花瓶,花卉,案牍与壮汉的脸,在拔刀的那一刻,林初看见了壮汉手臂有一个乌鸦的标记。

  紧接着林府惨叫声不绝于耳,壮汉朝着林初的房间走来,而林初呼吸依然平稳,一点也不显害怕,或许对那时的他来说,根本不知道害怕是什么。

  壮汉在房间内四处寻找,打开了衣柜,查看了桌底,将头探到床板底下,与林初呆滞的眼光对视,却什么仿佛什么也没看见,一阵气浪一壮汉为中心扩散,所有木质的家具全部变成木屑粉尘,包括藏匿林初的木床,木屑刮的林初脸生疼,气浪将他的衣服割得破烂不堪,像下城区的乞丐,即便如此,壮汉也没有发现林初所在。

  银片所触发的阵法藏匿了他的身形。

  正在壮汉准备再寻找的时候,外面传来了尖锐的哨声,无数黑影从林府飞出,壮汉有些不甘心环顾林初房间,却也只能无奈离开。

  三个小时后,依旧是深夜,银片效果消失,林初爬起,缓缓朝着门外走去,踉踉跄跄,正门开着,外面停在别家房顶上乌鸦的影子那般清晰。

  然后他朝门口走去,突然他被什么东西绊了一下,跌倒在地上。

  那个东西软软的。

  林初站起来揉揉眼睛,但他发现手上有什么液体把眼睛糊住了。

  他向手上望去,在月光下手掌无比清晰,甚至可以看清掌纹的走向,但上面的颜色却无比突兀,那是红色,猩红的红色。

  小林初低下头看见的是父亲的身体,父亲侧躺在地上,面朝着他,眼睛圆睁,朝着林初,那红色的液体是从父亲身体下面渗出来的,不仅是从父亲身下,还有一部分从林初的身后渗过来,林初回头,看见了身首异处的母亲,大堂被他们两人的鲜血染红。

  然后他走出正门,在林府中游荡,横尸的护卫,不瞑目的丫鬟,晚上偷吃死在厨房的厨子······

  他在林府游荡,月亮动移,鸡鸣太阳升起,;林府上下254人,除了他,没一个活口。

  冷星手臂上与那天晚上壮汉手臂上乌鸦的图案一模一样,看见图案之后他怒火飙升,顾不得其他,但同时他也很奇怪,如果脑海中闪现的是林初的记忆,那他为什么会那么生气,毕竟他来到这个世界还不到一年,是林初影响了他,还是那本身就是他的记忆,是穿越后得了失魂症的陆开的记忆。

  ”“你说这个?”冷星撸起袖子,露出已经几乎溃烂皮肤上破损的标记。

  “······”

  林初没有说话,喘着粗气盯着眼前的男人,如果现在赝作还醒着一定会提醒他冷静,因为现在他面对的是一个至少开十脉的强者,但怒火已经燃尽了林初大部分的理智,他只想知道眼前的人和当初杀死父母的那个人有什么关系,他父母所谓的谋反到底是怎么回事,如果是谋反,怎么会在判决下来之前就没杀了满门,而皇帝为什么又单单放过被漏过的他。

  眼前这个标记所代表的组织和朝廷到底有什么关系。

  “你瞧瞧你,”冷星步态轻松,左右徘徊,上下打量林初,“虽然不知道怎么回事,但现在你一点也不冷静,你一个仅仅只开了六脉的蝼蚁也想审问我?”

  说完,冷星突然发难说完,他蓄力,然后猛然向前斩击,林初如临大敌做出格挡动作。

  二人距离大约三米,冷星挥剑完全够不到林初。

  林初看着冷星的无用的动作本能格挡,却只听见了剑风的声音,他警惕且疑惑看着眼前的男人。

  “哦。我忘了,现在不能直接使用灵力,需要这样。”

  冷星说完,深深吸了一口气,蓝色灵力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覆盖冷星手中的剑刃,举剑。

  蓝色的灵力覆盖整个剑刃的,他向下斩出,在空中留下一道扇形波纹,波纹像刀刃一样向着林初的方向而去,其速度极快,几乎可以比拟火枪子弹。

  波纹空气中衰减极快,到达林初身边的时候,蓝色的波纹已经极其暗淡,几乎透明,波纹与铁剑撞击,发出清脆的声响,声音却并不大,就像普通人挥剑互相斩击发出的声音。

  “这样通过呼吸利用灵气的效率还是太低了啊。”冷星叹了一口气,似乎有些遗憾,“那么接下来尝试一下近身战斗吧,这个也好久都没有体验过了。”

  说着,他中心前倾,朝着林初冲来。

  说是是冲,二人距离也不过四五步。

  林初将心神沉浸到心中,出发名为破坏石块中的那一滴墨点,力量从心口涌出,充盈整个短剑,

  他朝着冷星横斩,无形波纹朝外扩散,前冲的冷星瞳孔猛缩,透出恐惧,急停,然后向后跳去,却没有完全躲过波纹,他整个人从大腿与小腿的关节处被截断,整个人分成两截。

  波纹毫无疑问摧毁了以林初为中心向前一百八十度的墙面,半座房屋垮塌。

  冷星落地发出一声闷响,他满脸惊恐,而随着天花板失去墙壁承重,建筑材料坠落,将冷星埋入其中,本来完好的房子只剩下了一半,以林初为界限,一半是废墟,一半是正常的小屋。

  强烈的眩晕与刺痛冲击林初的大脑,他一个站不稳半跪到地上,这次精神的负担明显比白天要高得多,看来一天使用两次这个法则之力还是太勉强了。

  许久,他强忍着呕吐的冲动与头脑的刺痛,爬起,确认冷星那边暂时没了动静之后,他满头大汗转身准备解开周子凝的捆缚。

  眼前无数重影出现又消失,耳边全是耳鸣的嗡嗡声,在他松绑的时候周子凝猛烈挣扎,最终叫喊着神门,眼神中充满焦虑与恐惧。

  周子凝应该想表达什么,但他现在什么也听不见,什么也想不了了,只能凭借自己彻底眩晕前给自己下达的命令行动——帮周子凝松绑。

  ······

  周子凝看着林初笨手笨脚怎么也解不开自己手脚的捆缚,心中充满焦急,因为他看见埋着冷星的砖石杂物抖动了几下,那必定不是幻觉:“小心,他要出来了!”

  林初仿佛听不见他的大叫,他满头大汗,眼睛几乎失去焦距,脚步虚浮,随时有可能倒下,任凭他怎么叫喊,怎么呼唤,林初只会笨手笨脚解开她手脚的捆缚,因为刚才林初在使用出刚才惊天一招之后手中剑就化为粉尘消失,所以无法直接割断绳索。

  随着埋着冷星的砖块抖动越剧烈,她心中也就越焦急,冷星没有死,只是断了双腿,以她的战斗力和林初的精神状态,只要冷星脱离废墟,那他们就只能是案板的鱼肉,何况冷星还有手下没有回来。

  终于,林初解开了捆缚他右脚的最后一道绳索,但来不及他清醒,废墟中,一只手爬出,按在某块砖上,然后凭借手臂的力量,整个身子一跃而起,举剑朝林初刺来,而后者却仿佛一点也没有察觉。

  就在冷星的剑马上就要刺到林初之时,她起身朝着冷星冲去,她知道自己改变不了结果,但即便如此也绝对不能让林初死在自己之前,就算挡住一刀也好,就算拖延一秒也好,即使这一秒没有什么意义,至少她努力过,她不会看着他的尸体而后悔。

  她尖叫着为自己打气,冲向冷星,双手向前,要推开空中的冷星。

  一个完全没有习武的普通人,想推开一位十脉武者,就像螳螂想推开路边的马车,滑稽可笑。

  冷星完全没有在意周子凝的举动,即便他在空中,她也不可能让他的重心产生偏移,所以他对周子凝的行为毫无反应。

  然而当周子凝双手接触到他的胸口的时候,他表情剧变。

  冷星就如同弹弓上的石子,像枪管中的子弹,瞬间被向后“发射”了出去,他急速后退,像流星一般,飞向了天空,落到不知名的地面。

  周子凝知道这种行为完全是送死,不过她已经做好死亡的准备,所以她眼睛紧闭,准备迎接即将来临的死亡。

  过了许久,死亡并没有像她想象中一样来临,她睁开一只眼睛,确认眼前的状况,却发现本应该在她身前的冷星消失得无影无踪。

  嗯?????

  周子凝满脸问号,冷星消失了?

  然后她回头,看见半躺在地上,准备爬起,却僵在原地,嘴巴大张,几乎能塞下一个苹果的林初。

  本来她已经准备好迎接死亡,她觉得死亡距离她不过三米,然而死亡却仿佛一个跛脚的老太太,从她眼前出发三米处的椅子起身出发,她闭眼迎接,过了许久却依旧没到达她身边,于是她睁眼,发现老太太在半路摔到,并且好像直接摔死了。

  这就是她目前的感受。

  “这是怎么····”本来她想问问刚才睁着眼睛的林初这是怎么回事,但话还没问出口,只见林初一个鲤鱼打挺起身,然后迅速牵住她的手,转身,只说了一个字。

  “跑!”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99.cc。笔趣阁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biquge99.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