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持星人 > 第六十章 绝界行(三)

第六十章 绝界行(三)

小说:持星人作者:川守字数:2821更新时间 : 2020-03-08 19:00:20
  陈飘零用仅剩能用的左手提剑,割开了绑住麻袋的细绳,打开袋子,看见了关盼盼的脸。

  关盼盼看见陈飘零,又回头看见已经被斩首的鹧鸪,眼中泪光翻滚,一下就把陈飘零抱住,然后低声啜泣了起来:“我还以为····我还,以为·····”

  关盼盼泣不成声。

  陈飘零左手松开长剑,长剑掉落到地面上发出哐啷的声音,他用左手轻柔抚摸关盼盼的头部:“还以为什么?最后你那个眼神像是在跟我永别,也看看不起我了吧。”

  关盼盼依旧哭泣,说不出话,陈飘零继续自顾自的说道:“在他出手刺伤我的腿部的时候,我就想到了,利用我的能力,趁他不注意,将他斩首,做好决定之后,剩下的就是如何能让他放松警惕了,我首先用右手抓住他的剑刃,用能力覆盖他的长剑,然后将身份令牌露出,让他觉得杀掉我得不偿失,之后我趁他将你绑走提起,双手都被占用的时候操控藏剑将他斩杀。”陈飘零身受重伤,话语间却掩饰不住得意。

  “对不起····对不起····都怪我一开始没打败他,才让你受伤。”关盼盼不知听没听进去,用断断续续的声音不断道歉。

  “有什么对不起的,你现在还可以用你的血液帮我恢复啊。”陈飘零说道。

  “我现在已经没有精血之气,我自己受伤都无法马上恢复,也就更不能帮你了。”关盼盼断断续续说道。

  陈飘零仿佛遭到雷击,他都忘了这一茬了,他刚刚是以为之后关盼盼可以利用其鲜血帮他立刻恢复伤口,才表现得如此神勇,徒手抓住锐利的剑刃,但是现在关盼盼的回答却给了他巨大的打击。

  “这样啊····我早就预料到了。”陈飘零呆若木鸡,机械抚摸关盼盼的头顶,不知在想些什么。

  “那个····很不好意思打断你们的温存,但你们能听我说两句吗?”一个声音响起,是一个女性的声音。

  关盼盼迅速警惕转身,准备进入战斗状态,但是刚才才被鹧鸪提供的长针扎过的他无法完成变身。

  她现在的状态看起来就像一个护仔的野猫,很明显,来人也误会了,连忙解释道:“请你不要误会,我和这个男人并没有关系,甚至我们并不认识,我也不是你们的敌人,我来只是有人托我给他带一句话。”

  陈飘零抬头,来人正是花千落。

  ......

  “怕什么?”林初疑惑。

  而抖成筛糠的王倾羽再次用接近幼猫的声音带着哭腔回答道:“我怕黑。”

  林初有些吃,这一路在王倾羽阎王殿前绕过几圈,没有丝毫胆怯,她连死都不怕,竟然怕黑?

  但震惊之余,林初想起了王倾羽是一个女生的事实,他温柔抚摸王倾羽的后背,以安抚她的情绪,因为整个左手都被抱住,所以他只能用右手抚摸,但这个角度让他这个行为及其困难,导致他的姿势有些扭曲而怪异,不过还好,右手还是可以触碰到的。

  在林初的安抚下,王倾羽似乎慢慢平复了情绪,不再发抖,但是林初可以感觉到,她依旧害怕。

  于是他停止了安抚的右手,将身体扭回原位,刚才的姿势让他非常不舒服,现在好多了。

  “不要停。”王倾羽用祈求的语气说道。

  林初只能无奈再次把身体扭曲成一个诡异的角度,抚摸起王倾羽的后背,就像安抚一条受惊的小猫。

  随着林初的安抚,王倾羽再次平静加下。

  “不然我们先把火升起来吧。”林初建议说道。

  有了火光,王倾羽应该就不会这么害怕了。

  王倾羽低声嗯了一声,表示同意,于是林初准备起身生火,但王倾羽却像一块膏药一样紧紧贴在林初的手臂之上,因为没有了林初右手的安抚,王倾羽明显害怕得抖动了起来。

  “你这样我没办法工作啊。”林初无奈说道。

  “不要走。”王倾羽再次发出软糯的声音。

  虽然无奈,但林初还是以尽量温柔的语气说道:“好,我不走。”

  于是他只能用一只手生火,过程极其困难,王倾羽此时的状态是根本指望不上了,林初凭借着直觉与触觉,捡回了刚才四处散落的枯枝和干草,接下来缺的就是一枚打火石,现在只有一只手的情况下靠钻木取火是不可能了,所以他只能找到刚才王倾羽用完之后丢在一旁的打火石,如果王倾羽现在还正常,再让她从空间之中拿出一个打火石就行了。

  林初觉得王倾羽的那个所谓的空间就像一个百宝袋,什么都能拿出来,不知道会不会有一天,她会从里面掏出一个活人来解决他们此时的困境。

  林初在地面仔细摸索,现在视野全黑,没有一丝光线,只能像盲人一样凭借触觉来寻找东西,紧紧抱住他胳膊的王倾羽让他的搜索工作难上加难。

  过了大约一个小时,林初终于在不远的地方摸到了打火石,幸好他记得打火石的形状,在这之间他摸到无数各种各样的石头,甚至还摸到过像石头一样却软软的东西,直觉告诉他这是某种动物的粪便,他想闻闻确认一下,但是最终却忍住了,他害怕自己吐出来。

  接下来就是最后一步,用一个手生火了,他一只脚踩住打火石,然后用小刀在上面刮擦,立即,火石上升起火花,重复几次,火花点燃了枯草,然后用枯草引燃枯枝,一个简易的火堆就升了起来,照亮了周围的环境。

  林初看向自己的右手,上面有黑黑的痕迹,该死,刚才摸到的果然是粪便,林初在心中如此想到。

  亮光升起之后,王倾羽似乎恢复了平时的冷静,她松了一口气,松开了一直抱着的林初的左臂,然后十分贴心的掏出了手帕给林初擦手。

  林初接过,仔细擦拭自己手上类似于粪便的痕迹。

  王倾羽则坐在一旁,双手抱膝,看着燃烧的火光,好像在发呆,又好像在回忆什么事情。

  林初终于清理完手上粪便的痕迹,将手帕还给王倾羽明显不合适,此时王倾羽说道:“把那个东西扔了吧,我还有的是。”

  既然正主已经发话,林初也不再犹豫,随手将手帕扔在火堆之中,当作燃料,然后坐在火堆之前,坐在王倾羽身旁。

  “你是不是有些好奇我为什么这么怕黑?”王倾羽扭头看向林初,声音也已经恢复了平时的样子。

  好奇?当然好奇,从刚才开始林初就想问这个问题,但是由于王倾羽的情绪一直不稳定,他也实在问不出口,既然现在她主动提了,他也就没什么好客气的了。

  “嗯。”林初回答干脆直接。“我觉得我们进入这个峡谷之后,在天还没黑之前,就挺暗的,你进入那个空腔的时候,想必里面光线也不是太好,而且你的灯笼还坏了,但是为什么你现在如此恐惧?”

  此时林初脖子上的蘑菇已经成熟,脱落,而林初的境界也已经回升到了五脉实力。

  王倾羽没有直接回答林初的问题,而是又拾起一株幼菇,再次切开林初的伤口,将蘑菇缝在林初的伤口之中。

  还是拙劣的手法,还是相似的疼痛,还是熟悉的感觉。

  虽然感觉熟悉,但并不代表这种感觉林初就习惯了,疼痛再次让他i呲牙,如果可以选择,他宁天天被九号捅穿肚子也不愿意承受在王倾羽手下的穿针之苦。

  因为火光微弱,光线并没有白天的时候好,所以王倾羽的手法则更增添了林初的疼痛。

  王倾羽似乎看出了林初所受的折磨,说道:“最后一次了,忍着点。”

  林初龇牙咧嘴,连回应的力气都没有了。

  终于缝合完毕,明明刚才一直在工作的是王倾羽,林初却全身冒汗,脱力在一旁喘着粗气,看起来像是要昏厥过去一样。

  王倾羽再次抱膝坐在火堆之旁,看着燃烧的火焰说道:“黑暗会让我回忆起一些不好的东西,十几年过去了,我还是没有完全摆脱那个阴影。”

  林初此时也已经缓过神来,认真听着王倾羽讲述她的过去。

  “黑暗的环境会让我心生恐惧,不过这么多年我已经基本克服了稍微暗一点的环境,但直到现在,那种绝对的漆黑还是会把我拉回那个深渊,即便我知道我已经逃出来十几年了。“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99.cc。笔趣阁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biquge99.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