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持星人 > 第二十七章 五个人与第一次刺杀

第二十七章 五个人与第一次刺杀

小说:持星人作者:川守字数:3250更新时间 : 2020-02-18 17:22:22
  王倾羽赶紧把林初扶起,拖到让陈飘零租来的马车里,昨天她一夜未睡,当然看见了林初倒在村前,但她却什么都做不了,即使可以通过通讯球发声,但林初完全听不见,幸好第二天有人到了村口,她指挥那人把林初唤醒,虽然现在又昏了过去,但至少已经使用了符纸,而且离开了眷村法阵。

  她把林初的身体安置好之后对车夫说道:“出发。”

  车夫应声,挥鞭,马开始向前跑动,王倾羽将手放在林初鼻头,又摸了摸他的脉搏,虽然呼吸和心跳都十分虚弱,但总体还算平稳,看情况,毒发还不会死,不过不知道能坚持到何时,她紧咬牙关,祈祷林初要撑住。

  “快点!”王倾羽对着车夫催促。

  车夫没有说话,马车速度加快,但王倾羽却感觉事情有些不对劲。

  她掀开门帘问道:“我们去哪?”

  “老板,您忘了吗,我们去青城山啊。”

  “青城山距离广安三十里,有三条路可以选择,我们走哪条路。”

  青城山距离广安的三条路分别为,路最好走却有些绕远的官道,距离最近,路面凹凸不平由各个村落集资修筑的小道,和距离不远不近,却正好要通过关隘的商道。

  “老板你说你特别急,让我走小道,难道您忘了吗?”

  “我说的明明是走官道,车里有病人,走小道会加速他的病情。”王倾羽说道。

  “对对对,您瞧我这记性,我记错了,老板您说的是走官道。”

  听到车夫这么说,王倾羽毫不犹豫拔剑,将剑身驾到车夫的脖子上:“你究竟是谁?原来的车夫哪里去了?”

  “老板,我只是记性不好啊,你为什么要这样。”车夫说话时都有些结巴,非常害怕,“我不就是记错了走官道还是走小道吗,这种事情不至于要命的吧。”

  “我只是叫了一辆车在眷村门口停靠,从未告诉车夫目的地,刚开始我以为是我刚才喊话的时候不小心透露,但现在看来,是你暴露了。”

  车夫摆出举手投降的姿势说道:“好吧好吧,是我疏忽了。”

  “百鬼堂这次派了多少人过来?”王倾羽问道。

  “五人。”

  “还有四个人在哪?”

  “这个我就不知道了,老板。”

  “你似乎一点也不害怕。”王倾羽眼睛微眯,“现在我的剑稍微动一下,你就人头落地了。”

  “我当然怕呀,老板,求求你不要杀我。”车夫求饶,但语气却十分敷衍,“我上有八十老母,下有嗷嗷待哺小儿,求您不要杀我。”

  “你在等什么?”王倾羽突然警觉,对方似乎一直在拖延时间。

  “明三五啊明三五,你才出去几年,连明宗为什么叫明宗都忘了?”车夫语气阴沉。

  王倾羽惊觉大事不妙,手腕用力,准备直接割喉,却发现自己斩在了铁片上,对方已经提前预料到了这一幕,在脖子上戴了一副铁箍。

  “我当然是在等炸弹爆炸呀。”

  车夫还没说完,王倾羽抱起躺在后座的林初,撞烂木质车厢,木屑散落一地,二人在地面翻滚两圈,就听见轰的一声,整个车厢爆裂开来,木屑扎得王倾羽生疼,马匹直接被炸死,四周都没有车夫的身影。

  他绝对不会被自己的炸弹炸死,小路周围巨树环绕,杀手不知道躲在何方。

  她大意了,明宗之所以叫明宗,就是因为明宗刺杀往往与暗宗传统杀手不同,他们善于制作和运用炸弹,并且将其伪装成各种形状,或者藏在车厢底,或者藏在饭菜之中,或者伪装成蜡烛,甚至藏在动物的身体里,这是明宗的绝活。

  所以这就是为什么王倾羽当初还是一个小女孩的时候就会被明宗发觉,然后吸纳,因为小女孩最不容易引起怀疑了,无论将炸弹藏在何处,小孩最容易全身而退。

  如果只是她一人遇到这种程度的刺杀,轻而易举就可以逃离,但现在身边有一个半死不活的林初,她低头看了看躺在地上的男人,一动不动,还有呼吸,像是睡着了。

  “明三五,你是不是想知道我躲在哪里?”声音同时从至少三个方向传来。

  王倾羽瞄准了其中一个方向,掷出飞刀,一个黑色的东西从树上掉落砸到地上。

  那是一个简易的扩音装置,声音经过看不见的丝线传导到扩音装置,然后发出声音,模拟人声。

  同时,一枚飞刀从王倾羽正后方射向她的背心,她挥剑档开,飞刀在空中爆炸,然后同一个方向连续射出了五枚飞刀,王倾羽一一挡下,最后一枚飞刀炸毁的时候,铁屑刮过王倾羽没有一点瑕疵的脸,留下一枚红线,流出鲜血。

  因为林初躺在地上,她没办法简单躲掉这些飞刀,如果她躲开了,林初就会死,她可以肯定这个杀手的境界最多只开了五脉,她轻轻松松就可以杀死,但是林初死了,她就输了,她的目标并不是杀死杀手,而是让林初活下来。

  她反手一枚飞刀丢向对方飞刀来时的方向,精准命中,一个飞刀发射装置掉落到了地上,而装置中的凹槽刚好可以容纳六枚飞刀。

  昨天那个姓姜的大胆表露杀意反而让她疏忽了,虽然他当时不能杀死林初,但杀意可并没有就此消散,他一定连夜通知了自己的儿子,布下这天罗地网。

  但即便如此,机关密度如此之大,面积就不可能太大,万一她离开这片区域,对方能怎么办呢?

  王倾羽背起林初准备离开,只要离开这片区域,对方就无可奈何了。

  正准备动身,远方一辆马车朝着眷村方向驶来,应该是每日例行运送物资的,但在它行驶到距离王倾羽十五米左右的距离的时候,地面突然爆炸,装物资的车厢四分五裂,马匹与运送者被炸得血肉飞溅。

  正准备全速奔跑离开的王倾羽一下子僵住了,对方在四周都埋下了地雷。

  “看来被你发现了,我还期待看见你被炸开时候美丽的场景,只有我知道哪里埋着地雷,多以你往反方向走也没有用,那里也有地雷,我来的时候刻意避开了。”四周又传来杀手的声音。

  话音刚落,丛林中再次射出无数飞镖,王倾羽背着林初闪躲,用铁剑弹开飞镖,飞镖在空中爆裂,铁屑飞溅,划伤了王倾羽的衣服,手臂,额头,以及林初的身体,不过万幸的是,二人都没有受到爆炸的直接伤害。

  王倾羽再次向着刚才飞镖来时的几个方向射出飞刀,几个发射装置应声而落,上面飞镖已经射空。

  密林中不知道还安置着多少暗器装置,这样下去,她们二人迟早会死在这些暗器装置之下。

  但王倾羽似乎一点也不慌,语气平稳问道:“听你的语气,你不是来杀他的?”

  三十三号躲在一个角落,用手中的扩音设备跟王倾羽对话,设备其实并没有放大声音的功能,它只是利用机械装置把声音分散成不同声源,然后发出声音,单个声源发出的声音甚至比他本来的声音要小,这让他不得不大声讲话,但这个扩音装置话筒的隔音效果很好,耳朵再好的人,也不可能从他所在的方向听到声音,这也是他为什么敢如此挑衅王倾羽,因为对方根本找不到他所在,就算把所有扩音设备都击落,也绝对找不到他这个声源。

  而王倾羽二人就只能如同铁牢中的困兽,慢慢体力消耗殆尽而死。

  但听王倾羽的语气,她一点也不着急,三十三号只能将这归结为虚张声势,明三五还在百鬼堂的时候就是如此,喜欢逞强,到死不肯服软,如果当时任务失败,她承认自己的错误并且认罪,最后也不会落得如此下场,也不会引来那个人····

  想到这里,三十三号捏紧了手中的话筒,他恨不得立刻杀死眼前这个可恶的女人,但他还是决定与她再玩玩。

  “小姐昨夜毒发,堂主命令所有广安城的杀手追杀林初,但是明三五,你要知道,我们明宗对你的怨恨,就因为你,我们明宗几乎全部身死,宗主死了,兄弟死了,明宗只能并入暗宗,所以只要能杀了你,其他的都是可以舍弃的,而且明三五,我明白一个很简单的道理。”

  “什么道理?”

  “那就是,当劫匪挟持一个人质威胁他人的时候,这个人质最有用的时候就是劫匪杀死这个人质之前,一旦这个人质身死,那么劫匪手中就没有底牌了,林初在你身边作为一个累赘,如果我把他杀了,你完全可以上树来找我,以我的能力,是绝对没有可能战胜你的,当然,我只是举个例子,我不一定在树上,所以我只剩先杀死你,然后再杀他,毕竟杀死他就像捏死一只蚂蚁,现在你已经没有戏唱了,要不然你乖乖走入地雷区自杀算了。”

  三十三号胜券在握。

  “你是明四四吧。”王倾羽突然说道。

  她竟然记得他,明四四是他在明宗的代号,现在两宗合并,明四四也永远变成了过去。

  “是又怎么样?”

  “明四四,你年纪应该比我还小,我们师出同门,你应该叫我姐姐。”

  “你在说什么屁话!你有什么资格说这种话!”明四四脑袋青筋暴起,对着话筒喊道,“宗主死了,哥哥姐姐们都死了,都是你害死的,你有什么资格这么跟我说话?”

  明四四虽然愤怒,但却并没有失去理智,对方想通过激怒他大吼来获得位置情报是不可能的,如果王倾羽心中打的是这个算盘,那她就错了,大错特错,明四四在心中这么告诉自己。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99.cc。笔趣阁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biquge99.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