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持星人 > 第二十五章 陈大少华丽收尾

第二十五章 陈大少华丽收尾

小说:持星人作者:川守字数:3836更新时间 : 2020-02-18 17:20:15
  下一刻,不远处闪过紫色的电光。

  糟了,他们还有后手,狼人心道不妙,然而现在它已经四肢悬空,什么都做不成!

  它的力量与速度都远超三人,但是在没有借力点的情况下,它根本无法在浮空时移动,在这一刻的它就像个活靶子,它万万没有想到对方还有后招。

  林初佯攻的送死行为,让其放松警惕,失去躲闪的想法,陈飘零的一剑让其双脚离地,失去躲闪的可能,而真正的杀招在后面。

  王倾羽。

  在林初拔出卡在地上的剑之后,陈飘零虽然击空,但他的剑也顺势到达了王倾羽身边。

  然后他用飞剑带着王倾羽刺向狼人,并且在空中的时候二者分开。

  由于飞剑的加速,和王倾羽本身的速度,叠加起来,给了王倾羽巨大的力量。

  二重速度的叠加将她变成了一个人肉炮弹!

  她双手握住自己的长剑,目标正是狼人腹部。

  轰!

  剑尖与狼人接触却发出了爆炸的声音。

  撞击产生的巨大爆炸产生的气流将四周的雨全部赶走,在暴雨中制造了一个真空带,然后气流继续扩散,吹走了地上的碎石。

  过程发生在一瞬之间,狼人的腹部最终被贯穿,黑色的东西从狼人身体表面脱落,看样子这一下打碎了狼人某种坚硬的外壳。

  狼人满脸不可置信的表情,三个蝼蚁而已,竟然真的伤到了他,疼痛,剧痛,在变成这种相貌之后这已经是第二次感觉到这样的疼痛了。

  半跪在地上的王倾羽站起,朝着林初走来,她的脸色有些苍白,走路一瘸一拐,显然刚刚那一击对她的伤害也不小。

  只见她走了几步之后朝前面倒去,林初赶紧上前扶住了她。

  被狼人躲过的飞剑飞了回来,飞到了林初二人所在位置的上方屋顶,陈飘零伸手接住。

  从一开始他就躲在了屋顶之上,才有这样一套绝妙的组合攻击,如果他和林初站在一起,就必定会被狼人发现攻击,如果他站在远处,就无法观察战局,虽然陈飘零看起来非常不正经,但其心思之缜密,与王倾羽配合之默契让人惊叹。

  陈飘零高声道:“出于风度,我本会给敌人一个投降的机会,但你是怪物,所以你没有这个机会。”

  他高高从屋顶跃起,一剑劈向狼人的头颅,然而狼人虽然身受重伤却还没死,虽然速度减缓了许多,躲过这一剑的致命伤却足够了。

  在剑刃接触它的前一刻,微微偏头,长剑从它肩膀斩下,斩掉了狼人一臂,它趁着陈飘零还未站稳,一把抓住他的衣领,狠狠将他摔倒地上,然后大臂后摆,全力挥拳打向陈飘零的胸口,后者口吐一大口鲜血,失去了意识。

  然后它捡起了地上左臂,递到嘴边,一口咬下,然后嚼碎咽下,之后再次咬下一部分,咀嚼吞咽,直到吃掉了半只手,同时它喷涌的鲜血速度开始减缓,伤口开始凝固。

  王倾羽见状,一剑斩向狼人脖子。

  此时狼人已经为完成了对左胳膊的最后一口吞咽。

  它眼神一撇,侧身闪避,王倾羽斩空,身体失去平衡。

  狼人出现在她的身后,一记腿鞭击中王倾羽的腰部,她顿时被击飞,越过林初撞上他身后的墙。

  没等林初做任何反应,狼人像瞬移一样出现在他面前,一记腿鞭将他踢倒,踩住他的胸口,却没有用力,只是控制住林初,同时等待它消化结束,伤口完全愈合再好好处理这些蝼蚁。

  林初感觉仿佛有万吨巨石压在他身上,令他呼吸困难,他双手抓住狼人的脚掌,用尽全力上举,但脚掌与他的身体仿佛粘在一起,一动不动。

  他随时可以利用能量法则赋予狼人动能逃脱,但他没有这么做,因为他看见狼人身后缓缓爬起的陈飘零。

  狼人低头睥睨脚下的蝼蚁,眼神有些愤怒,有些不屑,有些残忍。

  正当他准备发力的时候忽然感觉一阵眩晕,周围的景色都在旋转。

  很奇怪,双腿并没有发力,却会有这种只有空翻才有的感觉,然后它看见了自己的身体,或者说躯干,因为躯干上缺少了左臂和头颅。

  这一刻它才明白,它的头颅和躯干分离了,换句话说它的头被砍了。

  最后一刻它看见了陈飘零的脸。

  陈飘零吐了一口带血的唾沫,从胸前掏出了一个东西说道:“幸好本大爷怕死,随时带着护心镜,要不就真的被你个丑东西得手了。”

  他将已经残破不堪的护心镜扔到了怪物脸上,狼人眼前一黑,永远失去了意识。

  王倾羽从废墟中爬起,走到屋外,看着狼人的尸体说道:“从伤口来看,大概李四就是被这个魔物杀的,他应该就是眼前这个魔物所杀。”

  “李四是谁?”陈飘零挠了挠头问道。

  王倾羽瞟了陈飘零一眼,后者打了一个激灵。

  “李四就是我说的消失的尸体,你竟然能迷路,出来的时候有没有好好看任务说明?”

  陈飘零眼神飘忽,看起来有些心虚,“那既然魔物解决了,我们是不是可以回去了?”

  “还没有,我刚才说了,李四的尸体被人清理掉了,应该是有见不得人的秘密,或许是因为害怕我们从尸体上发现什么东西,而且广安的魔物不只一只,警事司找我们来的原因可不是为了这只魔物。”

  “那我们赶紧通知学院吧。”陈飘零说道。

  “通知学院暂时也没有用,其他人都有各自有自己的事情,也就我两个闲人有功夫管管广安的异状。”

  ······

  警事司,南门晋处理完那颗天雷之后,在司长办公室,坐在客座,和办公桌前的警事司司长对谈。

  “我问过那个摘星学院的小姑娘,也问过那个藏花谷的小姑娘,再结合我自身的经验,不借助大型器械,不借助法术,几乎不可能在那种情况下杀死执政官。”

  “这就是你的处理结果?”司长有些不满。

  “不,在交谈中我发现那个摘星学院的小姑娘在撒谎,她应该知道某种方式可以达成那样的效果,但却为了某人隐瞒了。”

  “你说王倾羽?她初来广安,有可包庇的对象吗?而且不可能是他们自己人,执政官死的时候,我还没有向摘星学院求助。”

  “所以我查了她到广安之后和谁打过交道,最终结果是一个我熟悉的人,是上次周仁特意去眷村见的人。”

  “你说······林初?”司长皱起眉头,“但他只是一个眷村村民,就算是十脉武者,也做不到在那种情况下杀死执政官,何况是他,而且最重要的是他跟执政官根本没有交集,连最基础的动机都没有。”

  “不,我查过了,有交集,放榜当天,前执政官让自己手下的四个六脉武者分别在广安的四个区的衙门内蹲守一个人,而且最好在没人看见的情况下打晕带回。”

  “你的意思他们蹲守的是林初?”

  “对,最后让周仁在静安区蹲到了,他把林初带回了执政府,后面的事情我们不得而知,但在第二天凌晨,执政府唯一的蒸汽车在郊外爆炸,炸死两个人,让人很难怀疑和林初无关。”

  “所以那场爆炸也是林初造成的?”

  “不,那场爆炸是执政官灭口,我询问过眷村村长,他给我看了林初写的几篇文章,其才华横溢,写出的无论是文章还是诗词歌赋,每一篇都是百年难有,只要有人写出其中一篇就可以留名青史,而林初也参加了本届科考。”

  “但状元却不是林初······”

  “不仅如此,而且林初是白卷。”

  “那说明······不······不可能,朝中怎么可能发生这么荒谬的事情。”

  “林初是林观海的儿子,而林观海是因谋反而被株连九族,谁知道里面还有没有恨他的人呢?”

  司长拈着胡须:“确实如此,眷村之人本身就不算帝国之百姓,不在皇帝的荫蔽之内,都只是苟延残喘而已,他们全部都没有背景,而对付起这种人来,根本不需要考虑是否被报复,说不定就真的有人冒了这个险。”

  “只不过他冒险,灭口任务失败,不仅如此,其手下还被反杀。”

  “如果真如我们想的那样,林初的动机确实充足,但我们也没有证据去逮捕林初,而且他的作案手法我们现在一点头绪都没有。”

  “不,已经有头绪了,在发现摘星学院的小姑娘在说谎之后,我联系家族的人,查了摘星学院的详细资料,发现他们和一般的门派不同,他们利用天上的星辰坠落的残骸代替灵根修炼,这样就可以让无灵根的人成为修炼者,同时星辰残骸还带有法则之力。”

  “法则之力?”

  接着南门晋向司长详细说明了各路法则,“这就让他们在武者期间就可以使用出类似于法术的东西,并且有可能比法术更强大。”

  “这么说的话,林初是摘星学院的一员?”

  “现在可能还不是。”

  “什么意思。”

  “林初与王倾羽第一次见面在今天,而执政官被杀却在几天前,说明林初早就拥有星骸,并在今天被王倾羽发现,而她还不知道他的法则之力,所以才会心虚包庇。”南门晋指尖扣动桌子说道。

  “就算如你猜测,林初试卷被替换,而被执政官灭口失败然后利用什么法则之力反杀,这个故事很精彩,但我们没有一丝证据,而且如果真如你所说,如果我们从动机入手,势必会被卷入政治的漩涡,你因为有家族的庇护可能可以逃过,但我只是一个普通的吏而已,不是官,在政治面前只会被碾碎,而你的家族可能也会伤到元气。

  但如果我们从手法入手,又不可能证明林初就是拥有法则之力的那个人,毕竟作为一个智力正常的人都知道,在刺杀完执政官之后都会把法则之力暂时封存,至少不在第二人面前表演,他可能连摘星学院的人都不会信任,更不会信任其他人,而且这件事怎么说林初也有理,所以就这样算了吧,虽然会留下政绩污点,但至少比死要强。”

  “不,这件事不能就这样算了,林初犯法,就应该被惩罚。”

  “但他也只是被逼无奈,在那个情况下,谁都会这么做。”

  “我们只是法律的执行者,没有评判的权力,至于林初到底是什么罪,审判权还是交给法务司吧。”

  司长站起有些急切说道:“所以说你还是准备卷入这个政治泥潭,我警告你······”

  “朝廷的归朝廷,执法的归执法,大人,你是不是忘了这一句话了?”

  司长被打断之后没有生气,反而冷静了下来,坐下说道:“你的意思是请执法队过来?”

  “他们可以回溯死者的记忆,只要他头上有官员印记,”说着他指了指自己的额头,“而执政官的尸体现在还在冷冻柜保存完好。”

  “但这件事一定会牵扯出政治漩涡。”

  “那就与我们无关了,大人,那是执法队和朝廷的问题。”

  “但这里是广安,请修炼者进来,你想好了吗,你的推理都是猜想,都是故事,如果最后什么都没查出来的话······”

  南门晋赶紧接过话茬说道:“那我将一人承担所有责任,并且如果查出来什么,功劳全在大人身上。”

  “今天我累了,”司长揉了揉额头,“这件事明天再说吧。”

  南门晋不甘心“唉”了一声,然后行礼转身离开。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99.cc。笔趣阁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biquge99.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