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持星人 > 第十三章 威慑力

第十三章 威慑力

小说:持星人作者:川守字数:3423更新时间 : 2020-02-14 12:42:59
  周仁踱步回到自己的办公桌前,继续思考,如果林初为了自保杀死执政官,并且警事司无法通过手法追捕凶手的话,就只能通过动机追捕,执政官在位多年,跟他有仇的人有很多,想必警事司会一一排查,那么和执政官过节并且杀死执政官之后获益最大的人是谁呢?

  周仁得到一个更惊悚的答案,他就是这件事明面上最大获益者,执政官身死,他作为副使会接过执政官的位子,成为广安城新一任执政官,青州府会提议广安内几位人作为新副使候选,而他则有权利决定最终谁当新的副使,也就是说,执政官一死,广安执政府就是他一人的天下。

  蒸汽车在广安城外爆炸,炸死两名底层办事员,明显是灭口,小妹在爆炸不远处被被一位年轻人发现并且送回,父亲似乎不愿谈及那位年轻人,他究竟在隐瞒什么呢?

  周仁再也坐不住,直奔周家而去。

  匆匆进入周府大门,没跟任何人打招呼,当然也没有仆从敢拦他。

  询问父亲所在,走到周仁书房,在周仁惊愕的表情中,开门见山:“父亲,当时送回小妹的那个年轻人要了什么报酬?”

  周成皱眉:“这跟你有什么关系。”

  “你只跟我说小妹被一位年轻人送回,但似乎不愿意多提及,到底是为什么?”

  “这件事重要吗?如果你仅仅是想满足自己的好奇心,我劝你在这里打住。”

  “这不是好奇心,那个人也许对我很重要!”

  也许是周仁的话语中带着歧义,周成听到这句话面容惊愕,呆在当场,最终坐下,似乎老了十几岁,有些颓废说道:“你难道也喜欢男人吗?”

  这回轮到周仁惊讶了,他觉得自己在和父亲谈论生死大事,父亲却谈论起了性取向,真是驴唇不对马嘴,他有些悲愤说道:“你在说什么胡话啊父亲!现在是说这个的时候吗?”

  这句话刺激到了周成的某个神经,他站起怒斥周仁:“送子凝回来的那个小子是个龙阳!他当场画上了你的画像,还要我引荐,我一怒之下就把他赶出去了,你现在对这个小子感兴趣,叫我怎么不担心!”

  “他画了我的画像是吗?”周仁抓住重点。

  “对啊,不知道你们在哪里接触过,我可不希望我的儿子沾染那种恶心的癖好!”周成依然愤愤不平。

  周仁听到这里已经冷静下来:“他有没有画别人的画像?”

  “有,他还画了执政官的,他肯定是看到你和执政官一起便服出行的时候盯上了你,真是让人作呕。”

  此时,一位下人突然闯入书房:“家主!最新消息!执政官乘车经过玄武大街时被刺杀,当街有几百个人,没人看到凶手,也没人看到他是怎么作案,警事司已经封锁了现场。”

  周成二度震惊,这个消息可比知道自己的儿子对龙阳之事感兴趣要爆炸多了,他揉了揉自己的额头,确认自己现在没有做梦。

  最终周成终于理清思绪,冷静下来:“你这次来的原因应该跟这个消息有关吧。”

  “有关,我们是不是可以好好聊聊了,你们当时到底聊了什么?”

  “当时他让我帮忙找人,于是用素描画下了你和执政官的面部画像,然后我心生警惕,想知道他找你们的理由,然后他表现出自己有龙阳之好,说对你感兴趣,于是我情急之下就暴露了你们的身份,他知道画像中的人是执政官,也知道另一个是你,知道你是我儿子,也是副使。”

  “他画出的东西呢?”

  “我嫌恶心,就让下人烧掉了。”

  “现在有人能画出他的相貌吗?”

  周成思考片刻说道:“子凝知道,可以让她画给你。”

  ······

  周成找周子凝要到了林初的画像。

  周仁看过之后,闭眼,长叹一口气,“果然啊····”

  “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

  接着周仁向自己的父亲解释了这几天发生的事情。

  周仁喝了一口茶,停了片刻接着说道:“被我打昏之后,他也许被执政官抛尸荒野,然后恰巧遇到子凝,把她带回,而那辆晶能车就是在回来的时候爆炸。”

  “世间哪有这样的巧合?”

  “这些只是我的猜想,如果按照我的猜想继续往下想,回到周家的林初,谎报假名,并且得到了我的身份,你觉得是为了什么?”

  “复仇?”

  “对,他画了两幅画像,现在其中一人已经死了。”

  周成额角冒出汗水:“但怎么可能呢,光天化日之下,杀死执政官且不留下任何踪迹。”

  “虽然不知道具体手法,但现在我们当这种推理是正确的,他真的在光天化日之下杀了执政官,如果他的手法不暴露,那么从动机来看,他明面上的动机是最小的,不会有一个八竿子打不着的眷村村民,即便那一天凌晨他反常地在归来不到半天就再次外出,他下一步会怎么做,现在才是我担忧的问题。”

  周成喝了一口茶,润了润喉咙问道:“那你觉得执政官为什么要杀死林初?”

  “当时执政官让我去堵林初的时候,刚好是放榜日,而执政官告诉我的地点也是放榜的衙门门口,当时我遇见林初的时候他正在看榜单,而且看样子一脸震惊,而且有些愤怒,你觉得在什么情况下看榜会出现这样的情绪?”

  周成用手指敲打桌面,仔细思考说道:“他落榜了,不服气。”

  “也有可能他的成绩被别人抢走。”

  周成瞪大眼睛看着自己的儿子,毕竟这个结论太具有冲击力。

  “我们假设林初成绩被洛阳的某位调换,那么调换者肯定想杀死林初,并且不想让更多人知道,毕竟在帝国,如果这件事被爆出,会成为关乎生死的污点,那执政官就有了封口的理由,也正是如此,执政官从未告诉我为什么当时要去抓林初。”

  周仁双手撑着额头说道:“如果到现在我们猜想没错,那至少得到了结论,林初因科举问题被执政官灭口抛尸,但灭口失败,活下来的他为了保命杀死了执政官。”

  周成摇了摇头:“我还是觉得这样的猜想不现实,那现在林初就是这一连串事情的关键人物,我们也许得找到他才能了解事实真相。”

  “不是找到,是必须赶快找到,在他下一次动手之前。”

  “为什么?”

  “我刚才就已经说了,虽然我没有接到杀他的命令,也完全不知道执政官杀他的理由,但我还是直接参与到这件事中来,在他的仇人排序中,执政官如果是第一,那我肯定就是第二,现在第一已经死了,我就成了新的第一,如果执政官真是他杀的,那么他真的就是广安城中的幽灵,虽然现在我们不知道这个幽灵下一次什么时候动手,但他下一次动手的目标一定是我!”周仁越说越激动,最后额头布满了汗滴。

  “那你找他能说什么?你跟这个事情无关?这件事会构成一个猜疑链,你们都不知道对方有没有说谎,他说他不杀你,你信吗,你说你和这件事没关系,他信吗?要我说,用周家的资源,做掉林初就好了。”周成缓缓说道。

  “不,父亲,”周仁单手对着父亲,“你不懂,他是个幽灵,而且最重要的是他现在正住在堡垒中,眷村是囚禁他们的监牢,也是坚不可摧的堡垒,广安能进眷村的只有四个人,执政官,执政官副使,警事司司长,和警事司副司长,执政官已死,警事司的两个人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不可能帮我们灭口。”

  “他每个月有三次出来的机会,而周家如果要对付他只能紧紧盯着眷村大门,片刻不能分神,而且不能让其他村民发现,一旦他觉得周家是他的敌人,以他今天表现出来的能力,能屠掉周家满门!”

  周仁抬头,盯着自己父亲的眼睛:“就算他不信我,把我杀了,那也总比周园死绝要好。”

  他眼神决绝,已下了必死的决心。

  周成叹了一口气,拍了拍周仁的肩膀:“现在你已经是广安执政官了,按照你的想法去做吧。”

  周仁起身,走到一边,面对父亲,跪下,一头磕在地上:“多谢父母生养之恩,现在时间紧急,无法再去和母亲告别,请父亲替我转达。”

  然后起身,转身,不再回头,像赴死疆场的战士,从马厩里拉出一匹马,骑上,快马加鞭赶往眷村。

  不久到眷村门口,一步一步接近那个排斥一切外人的水幕,将要跨过之时,水幕剧烈波动,将要爆发巨大能量供给不速之客,此时他额头上一枚符文闪烁,水幕似被母亲安抚一般安静下来,任由他穿过。

  额头上的符文是有品阶官员的证明,虽然现在只是最低的从七品,但足够有进入眷村的权限。

  有人看到陌生人来到,赶忙呼唤村长前来询问,一番交谈之后,村长行大礼迎接,周仁问了林初的居所,村长则亲自把他带到林初破落的房子之前,简陋的木门外有一枚铁锁,林初现在还没回来。

  村长热情招待,让周仁去其他地方等,周仁婉拒,说自己就在门口等就好,村长见状离开。

  周仁抱着双臂,靠在一旁的大树跟前,尽量敛去自己所有的敌意,这次他是来谈和的,更准确说是来投降的,虽然心中没有太多恐惧,但理智告诉他,投降是唯一生路,这样做也是为了保全周家。

  虽然周仁不知道这个案例,但日本在美国投下原子弹之后,并没有彻底崩溃,但日本所有人的心已经被不能理解的高维打击吓破了胆。

  就像《三体》中,地球人知道未知文明可以用一粒他们不能理解的“子弹”摧毁太阳系时,他们想不是反击,而是寻找在“子弹”下活下去的方法,即便他们自认为做好了万全准备,一枚小小的二向箔还是摧毁了整个太阳系,谁知道林初除了那颗“子弹”之外会不会有“二向箔”呢?

  他做好了一切心理建设,最终却没等来林初归来,却等来了另一个不速之客—南门晋。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99.cc。笔趣阁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biquge99.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