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持星人 > 第十一章 暗杀执政官

第十一章 暗杀执政官

小说:持星人作者:川守字数:4051更新时间 : 2020-02-13 00:59:33
  闹钟准时响起,林初睁眼下床,带上装备。

  十一月三十日0:00,他使用了本月最后一次离开机会。

  离开眷村,到达广安城,此时朱雀大街灯火通明,仿佛没有夜晚的存在,人们在这里玩乐到天明,毕竟这里是广安最繁华和热闹的商业娱乐中心。

  拐入幽暗的尔化街——这里是他最熟悉的地方,他准备在这里练习狙击技术。

  破落陈旧是尔化街的代名词,这里的一切都被覆盖上了十几年的灰尘,没有人清扫,也没有人在乎,就仿佛这条街道不存在,这些年像尔化街这样的街道在广安城越来越多。

  戴上狙击指套,装上瞄准镜,展开,向着尔化街幽暗的深处瞄准。

  林初把目光放在瞄准镜的十字准星上的时候却吓了一大跳。

  他看见一个狼人正将一个人缓缓逼入墙角。

  在皎洁的月光下,狼人墨蓝色的狼的毛发泛着光芒,其手脚皆长,身高超过两米,双手五指利爪足够穿透人的胸膛,就算距离这么远,林初也能感觉到这个狼人带着如恶鬼般的气息,也能感觉到那个被逼到墙角的人的肝胆欲裂。

  狼人仿佛十分享受这种被猎物惧怕的感觉,并没有着急动手,而是伸出手,掐住猎物的脖子,将对方顶到墙上,缓缓抬起。

  “这是什么东西?”林初在脑海当中询问。

  “不知道,看起来像人和魔兽的结合体,我建议你最好不要掺和。”

  林初沉默,测算距离,调整归零,准星对准狼人头颅,启动第二项能力,发射。

  “我有义务提醒你,你这种行为叫做找死!”赝作语气前所未有的严厉。

  “我只是测试一下狙击活动靶,为明天早上狙击执政官做准备。”

  9000J左右的动能瞬间被赋予到铅弹身上。

  咔哒一声——这是铅弹突破齿轮与弹簧限制的声音。

  接着铅弹以每秒一千四百米的速度突破枪口,在空中划出一道不可见的抛物线,正中几百米外狼人头部侧面,被击中者左耳爆裂,在空气中炸出血花。

  而狼人像遭到重锤一样,向右踉跄两步,手下的猎物也握不住,落到地面上,猎物连滚带爬朝着林初的方向而来,穿过这条街巷,就是繁华的朱雀大街,但凡狼人有一点灵智,也不会选择在那里动手。

  狼人遭到重击过后几秒就反应过来,林初通过狙击镜清晰可见,铅弹并没有穿透狼人头颅,也没有给他造成致命伤害。

  第一次狙击就遭遇了滑铁卢,要知道一个十脉阶武者全力一击也就十吨的力量,其蕴含的能量也就一万焦耳,而林初发射的铅弹则已经拥有接近一万焦耳的能量,也就是说,这个狼人也许十脉武者对付起来都会很困难。

  狼人转身,用利爪扣出嵌入头颅的铅弹,带出不少黑色的液体,那也许就是狼人的血液。

  它随手将铅弹扔到地上,面对猎物,向前冲去,两步,三步···

  不到三秒,它追上了猎物,并且从后方抓住了猎物的头颅,像灌篮一样将其狠狠扣在地面上。

  林初清晰看见了脑花炸开的血浆,狼人抬眼,对准林初的方向,眼神似乎已经与林初对视。

  通过瞄准镜看过全程的林初赶紧收起狙击镜,卸下,摘下狙击手套,放回包中,转身,爆发平生最大的力气逃离这个危险的地方。

  当时根据林初的估算,他狙击点距离狼人超过八百米,在夜色下狼人应该看不见他这边的情况,但这也说不定,狼本身就是夜行动物,在夜晚视力好一点也是理所应当,但他不觉得就凭这一眼,狼人就能看清它的脸,并且找出他的行踪。

  “它应该不会追上来了。”

  快步走的林初尽量融入夜晚的人群,前往下一个练习地点,广安废弃的街区很多,不仅仅只有尔化街。

  “这种事你以后尽量少掺和,尤其是你实力这么弱的前提下。”赝作严肃说道。

  “我说了,我只是练习一下狙击移动靶,刚才距离狼人大约八百米,八百米如果没问题的话,那么狙击执政官应该不会有问题。”

  “以后你再去尔化街必须得小心了。”

  “如果可以的话,我也不想去。”林初叹了一口气,毕竟那个神棍跟他说了三天之后要前往那里做最终检查,“希望那个神棍住在那里能平安吧。”

  那个狼人如果在尔化街活动,那条废弃的街巷毫无疑问会成为最危险的地方。

  走远之后,林初又在广安找了一个废弃的厂区练习,他用石头在水泥墙上花了白色的标靶,从一环到十环距离均匀和画得规整。

  “如果不是穿越的话,我以后真适合当地理老师。”丢下石块,拍了拍手上的灰尘,林初自我吐槽。

  “其实你也可以当素描或者数学老师,当个手工课老师也不错。”赝作也有些戏谑说道。

  “哎呀,你说我以前怎么没发现自己这么全能,”林初懊悔拍了一下脑袋,“要是这样的话,我何苦还偷窃为生呢?”

  “可能因为偷窃产出投入比最大吧,毕竟你是个聪明人。”

  “也是,移动支付兴起之后就越来越难偷到钱了,穿越说不定也是一件好事。”

  二人聊着,林初推到了一百米左右的距离,装载瞄准镜,投入子弹,咔哒一声,子弹被扣合,瞄准,发射。

  十环,新的子弹顶着旧子弹更嵌入墙面。

  接着二百米。

  十环,新的子弹恰好顶在了旧子弹上。

  三百米。

  十环,三枚子弹在墙上开了一个小小的隧道。

  ······

  一直退到一千米的时候,有点偏了,打出一个9.5环。

  上前,抚摸着只有两个弹坑的痕迹,林初感叹:“看来我真是个天才,以前在地球的时候我应该去参加奥运会。”

  “也许只是你新的身体稳定性更强,如果前世的身体你可能连小区联赛都出不去。”

  “说得你好像有多了解我似的,而且不要用前世这个说法,我可不记得我死过。”林初翻了翻白眼。

  忽然他感觉有点头晕,“我的精神力是不是有点消耗过度了?”

  “是的,不过不算严重,你现在的体质和反应能力大约是普通同龄人的四分之一左右,相当于喝了七八斤白酒,所以你最好祈祷自己不要遇到抢劫的流氓,至少在你好好睡一觉之前不要遇到。”

  说着,林初朝着自己狙击的地点前进,打开随身携带的怀表,上面显示时间2:48,“看来我还可以休息五个小时以上,这么长时间能恢复精神吗?”

  “就算你刚才使用了破坏法则,休息超过五个小时也能完全恢复,不过我更担心你睡过头。”

  “放心吧,这个怀表带有闹钟功能,一切都在计划之内。”

  时间3:32,林初到达了地图上的第十三个巷口,这个巷口位于一个废弃的厂区和一个废弃的居民区中间,两边不同的区域围起高墙,中间留有大约五六米的过道,由于两边都已经废弃,所以必定不会有人经过。

  深入巷中六百三十二米,面朝玄武大街,这里就是他选定的狙击点,往左边是厂区的高墙,右边是通往废弃居民区的小巷,废弃居民区与普通居民区相连,他狙击过后,拐入右边小巷,穿过废弃居民区,从普通居民区出来,和融入人群,也可以看看结果。

  接下来他装好装备,灌入铅弹,带上指套,装上狙击镜,把装备掩藏在自己的外套内,席地而坐。

  上好八点闹钟的发条,他靠在墙上,很快进入梦乡。

  八点整,叮玲玲玲的声音在一条废弃的小巷中响起,林初睁开眼睛,关闭闹钟,起身活动筋骨,在充分放松之后,摆好姿态,今天是他第一次以狙击手的身份做事,希望可以成功。

  看着狙击镜中被放大的街道,他默默祈祷。

  ······

  广安执政官今年43岁,家住玄武大街128号的四合院中,在执政官的级别上,他的房子不算奢华,因为某些原因,至今未婚。

  每日会在广安城中心的制政府上班,每天最晚不会超过十一点半点回家,不抽烟,只在应酬的时候喝一点点酒,晚上十二点之前上床睡觉,保证睡眠充足七个小时,睡前会喝上一杯热蜂蜜水,进行半个小时的吐纳之后就上床睡觉,几乎能熟睡到天亮,早上醒来能抛去前日的一切烦恼与困惑与疲劳,就像婴儿一样迎接第二天,内心一直追求平静且没有波折的生活。

  直到那个人给他下达了任务。

  早晨七点半,生物钟十分规律的执政官睁开了眼睛,下床,他已经忘记了昨日思考的问题,也忘记了昨天是什么让他头痛欲裂,他只记得今天周仁在他到达制政府之前把眷村村民出入的资料放到他的桌子上。

  经过简单的洗漱过后,他出门乘上了车架,前方有两匹枣红马拉着车厢,上面雕刻着蜂鸟的浮雕,车厢四角有鎏金的装饰,整个车厢由珍贵的红木和钢铁共同打造而成,两边窗户装着玻璃,铁质车轮中间有无数交错的轮毂支撑车轮不变形,外面橡胶环绕减震。

  马车走得很慢,因为前方有两名五脉武者骑马开道,后方有一名五脉武者护送——本来应该有两名,但今天早上周仁去眷村拿资料去了。

  四周八名步行的火枪手护卫,像驶在水中的船一样破开早晨密密麻麻的通勤人群。

  执政官在车厢中撑着脑袋思考昨天没有想明白的事情。

  杀死林初是那个大人交给他的任务,要求也是不能让第三个人知道试卷被调换的真相,所以他就将当时在场的胖瘦二人灭口。

  当天他给自己的四个护卫交代了任务,让他们分别在广安的四个区等待林初的到来,最终等到林初的是周仁,周仁成功把林初带到了执政府,当时在场只有他和手下的胖瘦二人,到这里计划都十分顺利。

  但让她想不通的是为什么他一定要用那个紫色的果子杀掉林初,虽然根据记忆片段,那个紫色的果子确实沾之即死,但是谁给他那个紫色的果子的呢,他想不起来。

  明明如果杀死林初的话还有更好的方法,比如将他迷晕之后带到野外,用刀杀死,然后埋起来,或者直接丢到野狼口中,不是要容易得多吗?

  以他的性格为什么会做出这种舍近求远的事情呢?

  他想不通,他感觉自己越是接近真相,头就越发疼痛,他捂着脑袋,冷汗流了下来。

  忽然,他感觉左边有一束光打到了他的眼中,他偏头看去,只看见一条幽邃的小巷。

  下一刻,一颗圆滚滚的铅弹穿破玻璃,碎片四溅,没被打碎的玻璃上裂纹像有生命般四处生长,碎片还滞留在空中,弹丸依旧前进,在执政官呆愣的表情中,子弹击中了他的额头。

  弹丸与皮肤接触,旋转的子弹在他只有几道抬头纹的额头上卷起螺旋的皱纹,紧接着皱纹崩裂,就像被撕碎的布帛一样,红色的血液飞溅而出,露出里面的经络和红色的肌肉。

  血液滞留在空中,弹丸继续前进,穿过肌肉,击中头骨,下一刻头骨产生裂纹,再下一刻,头骨破碎,执政官的额头上出现了一个直径约三厘米的洞,头骨的碎片一部分刺入了执政官的大脑,一部分向外溅射。

  头骨碎片滞留在空中,弹丸继续前进,在执政官的大脑中旋转,将其豆腐一样的大脑绞成了豆浆,最终穿透执政官的后脑勺。

  打碎玻璃,打在玄武大街的某堵墙上,深深嵌入。

  两次玻璃的脆响盖过了弹丸嵌入墙体的声音。

  血浆溅射到了车厢中,玻璃碎片落地,骨头碎片同时落地,执政官手扶在车门把上,侧方车门开启,执政官滚落到了地上,没了生命。

  在远方通过狙击镜看到一切的林初,收起自己所有的装备,穿过居民区,玄武大街已经乱成一团,光天化日之下执政官突然身死,众人纷纷上前围观,林初也混入其中。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99.cc。笔趣阁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biquge99.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