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持星人 > 第八章 演员的自我修养

第八章 演员的自我修养

小说:持星人作者:川守字数:3279更新时间 : 2020-02-11 21:38:29
  熟悉的黑暗空间,眼前有一枚发着绿色微光的四叶草形状宝石。

  林初咽了一口吐沫:“你确定得到法则之力需要触碰星辰吗?”

  他能有这个困惑有充足的理由,这已经是第二次不触碰星辰的情况下得到获得法则之力的机会。

  “应该····是····没错··的。”赝作声音听起来有些心虚,“这个女孩到底是何方神圣,竟然也附带法则之力?”

  “被追杀之后连续获得两个法则,不知道这是幸运还是不幸,”林初咽了一口吐沫,“这件事再次证明你是多么不靠谱。”

  做好再一次头脑爆炸的心理准备,林初用力抓住眼前的四叶草,熟悉的疼痛,熟悉的肿胀与撕裂感,但怎么也说不上习惯。

  终于,绿色的流质进入心脏旁边的水晶,而水晶之中写着“能量”的石头多了一滴墨水。

  ·····

  汽笛响起,列车进站,林初眼皮跳动,眼见就要醒来,周子凝见状松开自己的右手。

  “到站了吗?”林初起身环顾四周,神情有些恍惚,“我送你回去吧。”

  他跳下车厢,举起双手。

  周子凝顺势跳下,被他接住。

  “不用了,我自己可以回去。”落地之后周子凝说道。

  “我想见一下你的父母。”

  “我父母不在广安,我现在暂时居住在叔叔家中。”

  “那就见一下你的叔叔。”

  “你不会还以为我是广安周家人吧?”周子凝神色失望说道。

  “不,你是不是周家人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想认识你。”

  林初说话非常直率,吃下果实获得法则他没话说,但触碰这个少女的皮肤就能获得法则之力,他是真的想不明白,而且那棵果树的线索现在就在这个少女身上,他至少得知道她住在哪。

  “好吧。”少女心跳有些加速,但还是乖乖带起了路。

  由周子凝带路,步行到广安最宽敞与最干净的大街,街内两边都是高墙,而只有靠东边的一条街有一扇两开巨大红门,此时门已经打开,仆人正在清扫。

  一路二人无话。

  因为整条街都属于周家,这里又不是于要道,所以这条街一般是没有外人的,仆人余光看见一个衣着破烂,脏兮兮的人朝着大门这边走,不一会就到了他身边,没有抬头,极其不耐烦说道:“快走快走,要饭去朱雀街要。”

  周子凝走到仆人身边,轻声说道:“周林,去告诉叔叔我回来了。”

  仆人一脸不可置信抬头,望向周子凝,上下打量了一番,终于确认她的身份,撇下扫帚回头跑进大门,边跑边喊:“老爷,小姐回来了!”

  没过多久,广安周家家主周成快步走出大门,也不管周子凝身上脏不脏,一把将她搂入怀中,泪流满面:“子凝,你吃苦了。”

  随即他注意到了跟在周子凝身后的林初,指着林初疑惑问道:“子凝,这是····”

  周子凝回头正经介绍:“我在荒原上遇见了他,然后遇到了狼群,是他把我从狼群口中救出来,带回这里。”

  “你以后千万不要瞎跑了,”周成严肃说道,“你的病不需要你自己操心,你也不要再让我们操心了!”

  周子凝乖巧答应,走到林初面前,似乎知道他要问什么似的,提前回答:“我没骗你,我确实不是广安周家的人,这是我叔叔,广安周家家主。”

  然后用手扒眼皮,吐舌头,比了个鬼脸:“接下来你想要报酬的话就跟我叔叔要吧,你赌赢了。”

  说着转身进入宅院大门。

  “请问这位公子想要我们怎么感激你呢?”周成看着林初说道。

  “我想让周家主帮我找个人,”林初看着周成说道,“不如我们进去谈吧。”

  “好,请。”周成举起右手,邀请林初进入宅院。

  二人一路走到周成书房,入座。

  周成书房约有百余平方,向阳的地方摆了一张宽大的红木书桌,上面摆着笔墨纸砚,和未作完画的白色宣纸,周围暗红色的书架上摆满了各种线装图书,甚至还能看见不少卷成圈的竹简和卷轴,墨香和纸张的味道扑面而来,没有丝毫的工业气息。

  事实上,除了有一些守旧的人之外,大周大部分地区都进入了工业化进程,但广安因为特殊原因仿佛还留在上一个时代。

  所有人都知道,这个“特殊原因”就是眷村的存在。

  “请问公子想让我们帮忙找什么人呢,也不是我们吹嘘,只要是广安城的人,我们都能在三天之内找到。”

  “我需要铅笔和一张素描用的纸。”

  毫无疑问,这两样东西在周成的书房内是都没有的。

  周成唤来仆人准备了林初所需的工具。

  林初拿着笔和纸,凝眉苦思,到底画谁呢?

  昨天一共看见的有四个人,那间暗室中的两个下属首先排除,那一开始打晕他的人和那个中年人,一定是那个中年人比较重要,但那个打晕他的人到底扮演了什么角色,肯定是帮凶没有错,但他又知道多少,是不是他复仇的对象之一呢?

  思考大约十分钟之后,林初决定把两个人全部画下来。

  不一会,素描完毕,仿佛两张黑白照片,栩栩如生。

  林初把纸张递到周成面前说道:“我想让周家主帮我找一下这两个人。”

  周成拿着两张素描纸,表情十分微妙,像是困扰,像是苦恼,又像是惊奇,两张纸来回打量许久,他把素描按在桌上,认真问道:“请问公子尊姓大名。”

  询问名字应该是刚开始见面的礼仪,但周成现在才问,显然是这两个画像让他受到某种触动。

  “我叫陆开。”

  “请问陆公子为什么要找这两个人呢?”说是两个人,周成的手指却在那个打晕他的年轻人的画像上敲打。

  “周家主认识这两个人吧。”

  “是,认识。”

  “那不能介绍给我认识一下吗?”

  “嗯···我可以介绍其中一个,不过陆公子为什么要认识他们呢?”

  “必须要说出原因吗?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我作为周子凝的恩人,必须要暴露自己的秘密才能让周家主帮我找人吗?”林初严肃说道。

  周成也严肃点头。

  “好吧,周家主,其实·····”说道这里,林初后仰,语气,神态,语调都上扬了一些,并加上了一点看似不自觉的兰花指手势:“我喜欢男人。”

  周成本来严肃的脸瞬间变得扭曲复杂,像吃了什么苦药。

  “您刚才说可以帮我介绍这个人,那周家主能不能引荐我们认识呢?”

  林初指着年轻人的画像,娘里娘气说道。

  “咳咳咳咳咳······”周成像呛住,剧烈咳嗽起来。

  “怎么了,周家主没事吧?”林初看着周成,眼神中带着一点含情脉脉。

  “没事没事,”周成右手猛挥,像是要驱散某种气息,“你在哪里见到的这两个人。”

  “哦~”林初学者赝作手指顶下巴望着天,作思考状。

  看着周成浑身起了鸡皮疙瘩,打了一个冷战。

  “好了好了,你不用想了,你画的这两个人根本不用找,一个是广安城执政官,一个是执政官副使。”

  “这么巧吗?”林初做出惊喜的表情。

  “不知道你在哪里看见他们,但副使是我儿子,我希望你离他远一点。”

  话刚出口,林初适时表露出失望的神色:“那我主要想找的其实就是····”

  话没说完,周成打断林初:“行了,公子的恩我也报了,请你离开吧。”

  周成下了逐客令。

  “真的不能通融一下吗,关于贵公子?”林初泪眼汪汪,像被抛弃的小狗。

  “不能!周风!把这个陆开公子请出去!”

  闻讯而来的下人拉住林初的胳膊就往外走,一边走,林初还恋恋不舍:“我真的不会打扰他的生活的,我只是想跟他做朋友。”

  “赶紧出去!”

  也许是看在林初是周子凝救命恩人的前提下,他没有说出“赶紧滚”三个字。

  不过周风还是强硬把林初拉出宅院,并且关上大门。

  门一闭合,林初委屈的神态立刻收敛,像变脸演员。

  “没想到你的演技这么好。”赝作哦说道。

  林初想着街外走去:“演多了就习惯了。”

  为了不让别人发现他血液的颜色,他自读了《演员的自我修养》,并且每日都在实践中锤炼自己的演技,他的演技不逊于任何一线演员。

  “不过那个周家家主倒是被你恶心得够呛。”

  “我也没想到他看龙阳者如看霉菌,如果我触碰他一下,说不定他今天要洗三次澡。”,林初叹了一口气说道,“不过这件事就算糊弄过去了,毕竟没人想再回忆和霉菌的相处和交流的时刻,估计我画的那两张素描他也会让人烧掉,然后给书房消毒吧。”

  “不过你真的是舍近求远了,广安城执政官可是一开始就在你的调查范围之内,如果去买几份报纸就能确认身份。”

  “报纸可以买,但如果报纸上没有我想要的线索,周家的大门在没有周子凝带路的情况下可没那么容易进了。”

  说着林初已经到了报刊亭,付两文买下今日报纸。

  头版便是:“广安城郊外蒸汽车晶能炉爆炸,造成两人伤亡,事故原因暂时不明。”

  上面有两名死者的黑白照片,已经无法分辨生前的身份,不过可以看出驾驶位是个胖子,而副驾驶是个瘦子,照片看起来是在夜间拍的,那些记者真就像秃鹫一样,不放过任何一块“腐肉”。

  “广安城好像只有一辆个人蒸汽车。”赝作说道。

  “是啊,在拉回我之后就一直归执政府管,目标已经明确了,刚刚得到的新法则是什么?”

  “是非常适合暗杀的法则。”赝作说道。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99.cc。笔趣阁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biquge99.cc